第181章中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神医,请你给我治疗这病吧?”
  易耀东向宁彬说道。
  宁彬摇了摇头道:
  “易先生这不是生病?”
  在场的人听得这话,脸上都显露出吃惊的神情。
  “兄弟,你说的那些症状,不是病是什么?”
  赵泰龙向华风问道。
  “易先生的这些症状,其实是他体内的邪气所催生。”
  宁彬说到这时,看着易耀东的左手,
  “易先生,把你的左手拿给我看看?”
  易耀东脸上带着疑惑之色,把左手放在宁彬面前。
  宁彬将衣袖往上撩了撩,露一只镶嵌钻石的瑞士名表,价值好几百万。
  宁彬瞪大了双眼。
  他看见这只名表,散发着一道道邪气。
  这些邪气钻入到易耀东的体内。
  “易先生,这只表就是邪气之源。不但你的体内有着大量的邪气,而且你的家人体内,也侵入了邪气。”
  “只是你家人体内的邪气,比你的少许多,他们身上出现的症状,也就比你轻微许多。”
  “他们有感觉,但感觉不明显。”
  宁彬分析道。
  易耀东听得宁彬这么一番说道,脸色变得不好看了。
  病就是病,跟邪气有毛线关系?
  再说了,邪魔那一套,谁信啊?那是迷信。
  不过,易耀东看在赵泰火的份上,并没有发火,而是对赵泰火说道:
  “赵兄,你这个兄弟,很是滑稽幽默啊?”
  “易兄,宁神医那不是滑稽幽默,他说的是实话,你要相信他。”
  赵泰火神情认真地回答道。
  “易先生,你这只表是怎么来的?”
  宁彬问道。
  “怎么?你是想调查我财产的来源?”
  易耀东睁大双眼,盯着宁彬质问道。
  他可是忍不住了。
  这小子,把他当傻子来胡弄。
  “易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因为邪气从这只表发出来的,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人在你这只表上施了邪法,让你中了邪。”
  宁彬解释道。
  “中了邪?我看你才是中了邪?”
  易耀东立马回复道,
  “年轻人,要走正道,别用邪魔歪道来骗人,这样会害人不浅,也会把你给害了。”
  “我这没骗人,我说的是真的,你就是中了邪,根源就在你这只手表上。”
  宁彬向易耀东解释道。
  “你没骗人,你没骗人,你没把人骗死!赵兄和唐姐就被你给骗了,可我易耀东,你是怎么都骗不了的。”
  易耀东说到这里,朝着赵泰火与唐嫣拱了拱手,说道:
  “赵兄,唐姐,告辞!”
  宁彬看见走出门口的易耀东,被一股邪气笼罩着,只露着一个头。
  他暗叫了一声:
  “不好!”
  这可是要遭受灭顶之灾的预兆啊!
  宁彬看了看四周,见门口贴着对联。
  他撕了片红纸下来。
  嘴里念念有词,用银针扎破指尖,在那红纸上涂来抹去。
  要是能一匹鸡毛就好了!
  宁彬在心里说道。
  只这个时候在哪去找鸡毛?
  而且眼看易耀东就要走出这山庄。
  宁彬把张红纸递给赵泰火:
  “赵兄,你一定要让易先生把这张红纸带在身上,不然的话,他可是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赵泰火一听,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事关易耀东的生死呢!
  忙拿着那张红纸,追赶易耀东去了。
  过了一会儿,赵泰火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那么老易,真是倔!我好说歹说,他都不要那红纸。最后我跟他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揣在身上也不碍事。然后硬塞进他的兜里。”
  赵泰火说道。
  随后看着宁彬,问道,
  “兄弟,易耀东真有那么严重?”
  “他要不揣着那张红纸,还真活不到明天。”
  宁彬很是肯定地说道。
  赵泰火听了,心里感到很是后怕。
  在山庄吃完饭,赵泰火把宁彬送到家。
  宁彬想到自己吃了饭,徐娜还没吃呢。
  便为徐娜做好了饭菜,等着徐娜回来。
  他的心里还美滋滋地想着,徐娜会怎么奖励他呢?
  给他一个拥抱,还是给他一个吻?
  不管是哪种,都是对他极大的奖赏。
  门外响起了汽车轰鸣声。
  不对啊,这不是徐娜那辆车的声音啊?
  宁彬一长身,透过窗子,看向外面。
  那是一辆保时捷。
  还真不是徐娜的车。
  不过,当宁彬看见从驾驶室里下来的人时,宁彬的脸变了色。
  这人是刘阳。
  宁彬脑子里浮现出刘阳在酒店向徐娜求婚的情景。
  刘阳想进来,徐娜没同意。
  咯咯咯!
  高跟鞋磕着地面发出的声音传来。
  “还不错嘛,找了个专职司机了?”
  宁彬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这是怎么啦?谁找专职司机了?你难道不认得他吗?他是我表哥刘阳。”
  徐娜看了看宁彬回答道。
  “别说得那么亲,那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
  宁彬回了这么一句,接着又补了一句,
  “怎么,想死灰复燃?”
  徐娜狠狠地剜了宁彬几眼,可宁彬根本就没看她这边。
  “宁彬,你这是吃错药了吧?你就不能正常地说话?我的车,我让秘书送一个客户去了分公司,还没有回来。”
  “刘阳来公司谈业务,我也就搭了他的顺风车,这又怎么了?”
  徐娜向宁彬解释道,
  “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难道没有个数吗?”
  说实话,宁彬还是很相信徐娜的。
  可不知为什么,他看见刘阳送徐娜回来,他就闷得慌,也就说出那些话来。
  “饭菜做好了,在锅里热着,你自己吃吧。我吃过了。”
  宁彬说完,站起身,往房间走去。
  第二天,宁彬一大早起来,做好早点,他没吃,便去了医馆。
  端木青青穿着运动衣运动裤,正在晨练。
  看见宁彬,笑着打招呼道:
  “彬哥,这么早就过来啦?还没吃早点吧,你尝尝我做的早点。”
  宁彬想知道端木青青的厨艺,便笑着答道:
  “那谢谢了!”
  “彬哥,你怎么还跟我说谢谢?我的命都是你给的,我什么都是你的,我不管怎么做,都报答不了你。”
  端木青青红着脸说道。
  宁彬摆了摆手:
  “以后我俩都别说谢谢,我那不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说到这里,宁彬想到了之前那想法,便对端木青青说道:
  “青青,我想让你去欣欣药业做秘书,你愿不愿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