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红纸救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彬见其他人想要阻拦,摆了摆手:
  “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我要他们请神容易送神难!”
  荣升听得宁彬这话,睁大双眼,盯着宁彬说道:
  “切!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神,我看你特么就是个垃圾!”
  说完,便叫司机开车离开了医馆。
  半路上,宁彬的手机响了。
  云波将宁彬的手机收了,随后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响起一道浑厚的声音:
  “宁神医,我是易耀东……”
  “你是易耀东,我记下了,等一下我们保安队就来抓你,你跟宁彬是一伙的。”
  云波回了这一句,挂掉了电话。
  半个小时,宁彬被荣升与云波带到了保安队。
  两人立即对宁彬进行突审,想从宁彬嘴里掏出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样才好名正言顺地抓宁彬。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问,宁彬就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这可把荣升与云波气得暴跳如雷。
  因为他们要真掏不出些证据来,他们可交不了差啊!
  “你小子以为不说话,我们就奈你不何了?跟我打,打到这小子开口为止!”
  荣升凶狠地说道。
  就在这时,有一位保安急匆匆走了进来:
  “报告队长!刚刚易耀东打来电话,叫我们不许动宁彬一根毫毛,还说他们马上就到!”
  荣升眨巴了两下眼,想起来了:
  “易耀东?不就是医界大佬吗?他弟弟易雄,是我们保安队的大佬,他父亲是我们市的大佬,他跟这小子是什么关系?”
  云波脸色变白,瞪大双眼道:
  “在回来的路上,就是这易耀东打来了电话,我还说要去抓他,这下可怎么办?”
  “砰!”
  房门被人给踹开了。
  荣升与云波吓得差点儿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从门口走进一行人,前头两位,正是易氏兄弟。
  “宁神医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何要抓他?”
  易雄很是威严地向荣升与云波质问道。
  荣升与云波找不到话来回复了。
  “他们说,我那医馆的证件是假的。”
  宁彬却是代荣升二人回答道,
  “我跟他们据理力争,说我的这些证件,都是在相关部门办理的,是真的。他们说,他们说是假的就是假的。”
  易雄对身后的人说道:
  “把他俩隔离起来,好好审查!”
  “遵命!”
  易雄身后的人回答道。
  下午,宁彬在易耀东易雄的陪同下,回到了医馆。
  荣升与云波交待了,是刘阳指使他们干的。
  宁彬暗自点着头。
  这个刘阳,看来是要跟自己干上了。
  很好,即然他想玩,那就陪他玩玩。
  在客厅落坐,宁彬看着易耀东说道:
  “易先生,谢谢你了!”
  易耀东却是一脸感激地说道: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要不是你那张护身符,我可就见不到你了。”
  原来,易耀东回去后,吃了晚饭上床睡觉。
  可他刚躺下去,就觉得头一昏。
  随即看见一黑一白二人穿墙而入,手上拿着哗啦啦直响的铁链,两人的舌头伸出来有一丈多长。
  当时,他还在想,这是什么怪物?
  咋跑到他家来了?
  这两个怪物,红不说白不说,把那哗啦啦直响的铁链,往他脖子上一套,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
  往门外走去。
  他当然不愿被两怪物带走了。
  他张开嘴大声叫喊。
  他发现,他的脖子被铁链套住,任他怎么叫喊,都叫喊不出声音。
  他极力挣扎,却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这两个怪物带着他一路狂奔。
  他能听得见耳边的风呼呼作响。
  一路上,他看见许多的幻影,像云一样的飘浮在空间。
  最后,这两个怪物把他带到一座桥上,有一个老太婆,手里端着一只碗,碗里盛着绿幽幽的汤汁,要他把这碗汤喝下去。
  说是把这碗汤喝下去,就会忘记之前的一切事。
  这时候,他猛然想起来了。
  这个老太婆不就是孟婆吗?
  原来他被两个怪物带到奈何桥上来了,马上就要进入鬼门关了。
  而带他到这里来的,不是怪物,而是黑白无常。
  他不想死,他不能喝这碗孟婆汤。
  黑白无常见他不喝孟婆汤,可不耐烦了,他俩把他擒着,叫孟婆端着那碗汤,硬灌下去。
  此时的他崩溃了,绝望了。
  显然,他被带到这里,那是死定了。
  可就在这时,他的眼前闪现出一道红光。
  孟婆,黑白无常都被这红光击倒在地上。
  他也就乘着这道红光回来了。
  等他醒来时,却发现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他的胸口上,贴着宁彬给他的那张红纸。
  这是他老婆送他到医院,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来这张红纸,贴在他胸口。
  因为他回去时,他曾给他老婆说起过,有位宁神医,要他把这张红纸带在身上,才能救得他一命。
  说完后,他对他老婆说,这纯粹就是迷信,胡说八道。
  他老婆在把他送到医院后,猛地想到了这件事。
  决定试试,便把那张红纸,贴在他胸口上。
  不曾想,他却醒过来了。
  连医生都感到十分惊奇,不可思议。
  他们对他进行了检查,他的身体什么问题都没有。
  他开着车,从医院回去。
  他老婆认为他刚好,不要他开车,他老婆来开。
  他知道,他老婆开车技术不好。
  女司机嘛,大家都懂的。
  那可是马路杀手的别名。
  他现在知道这张红纸的重要性,便把它贴在胸口,他要用它保命呢。
  他在开到一个十字路口时。
  一辆运渣车,好像刹车失灵了,朝着他的车横冲直撞而来。
  他与老婆当时吓呆了。
  要是这辆运渣车从他们车上碾过去,他们的车不但会被压得粉碎,他和老婆也会被压成肉酱。
  可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感觉到有一股地无形的力量带动着他。
  他一脚将刹车踩死,双手猛打方向盘。
  他的车在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的脚一松刹车,他的车箭一般飞驰而去。
  躲过了运渣车的碾压。
  事后,那运渣车司师父说,他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这辆车突然刹车失灵,不受控制。
  不过,在通过十字路口后,他这辆车的刹车又灵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