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扇成猪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还有那梦达君,手下有上百号人,成少的父亲,蒙包银行董事长,他们要掐死你,比掐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你即便不想活,可你也应该为徐娜着想,你不是很爱她吗?你死了她怎么办?难道你把她也带走?”
  “你别以为成少打不过你,可成少他有钱啊,他可以花重金请来高手高手高高手,要把你弄死,哪还不容易?你可别以为,没有谁的武功比你强。”
  “最后,我还是那句话,你想要活命,就照成少说的去做,别到时候来后悔,那可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元静这劝说,那可是用上了软硬兼施。
  元静认为,她的这番说辞,一定能让宁彬屈服,接下来就能看见宁彬自废的精彩场面。
  成少也会为她的这番表现,更加喜欢上,她也许能成为成家少奶奶,实现她进入豪门的梦想。
  “咔嚓!”
  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元静心里一阵惊喜。
  她的劝说起到了奇效,宁彬在断他的四肢了。
  “啊……”
  一道痛嚎声响起。
  这声音可是把元静给吓得跳了起来。
  她听出,这不是宁彬的声音,而是成利阳的声音。
  再定睛一看,成利阳的一只手臂,被宁彬生生地踩断了。
  尼玛!
  本姑娘苦口婆心说了那么多,咋一点作用也没有?
  也不能说没作用,只不过起的是反作用。
  与她要表达的意思背道而驰了。
  “宁彬,你特么真的不想活啦?”
  元静瞪大美眸,尖声叫喊道。
  “我特么倒是看谁不想活?”
  宁彬说了一声,又一脚踩下。
  “咔嚓!”
  成利阳的另一只手臂也粉碎性骨折了。
  成利阳又发出更加痛彻心扉的痛嚎声。
  现场的人都感到惊恐万分,他们看向宁彬的眼神,分明就像是看到了杀神与死神。
  “嘎!嘎!嘎!”
  几道刹车声响起。
  开来了六辆豪车,从车上下来了二三十人,从门口涌了进来。
  这些人,除了走在最前那人,其他人都是统一服装,身上穿着练功服。
  只要看着这服饰,就知这些人都是有武功的,他们的身份也就是保镖。
  他们可是靠自己的功夫吃饭的。
  最前头那位,年龄有四五十岁,脸很宽,感觉比两个巴掌还宽,手上拿着串念珠,不住地捻着。
  好像是位虔诚的佛教徒。
  本来像这样的面相,应该是慈眉善目的,可他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凶相,让人一见,感到很恐惧。
  成利阳见着这人,用微弱的声音叫道:
  “爸……”
  这时的成利阳,都快痛昏死过去,能叫出声音来,已表明他有着足够的坚强。
  成光云看见儿子那副惨状,那张脸变成了灰色,牙齿紧咬,都快咬碎了。
  他感觉到,他像一颗**,快要爆炸了!
  他有着极强的自制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都把他的怒火控制住了。
  “小子,知道他是我成光云的儿子吗?敢把他弄得这么惨,你死定了!”
  成光云凶戾地吼叫道。
  宁彬没有回成光云的话,而是采取的实际行动。
  “咔嚓!”
  成利阳的一条腿被踩断。
  成利阳张大嘴,发出的是嘶哑的惨嚎声。
  这分明就是要把成利阳弄成个废人。
  其实不是要弄成,而是已经成了废人。
  我考!
  这家伙真是抱着必死的信心,敢在成光云面前,踩断成利阳的一条腿!
  元静在心里惊呼道。
  宁彬这一脚,大大的出乎成光去的意料。
  这小子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踩断了儿子一条腿,根本就没把他成光云放在眼里。
  其实成光云能隐忍,没进来就叫手下的人动手。
  他是投鼠忌器啊!
  他的儿子被这小子控制着,他要是叫手下人动手,这小子肯定会要他儿子的命。
  他必须让儿子脱离这小子的控制,那时,他才敢对这小子动手。
  “放开我儿子!”
  成光云很是森严地暴喝道。
  他这声暴喝,没把宁彬吓倒,却是把其他人给吓着了。
  宁彬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道,厉声质问道:
  “放开你儿子?凭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做了什么事吗?”
  “他做了那些事,就得为那些事买单!你知道吗?”
  成光云可是看出来了,宁彬是不会放开他儿子的。
  他向他身边四人摆了一下头,低吼道:
  “你们去把那小子抓起来!”
  “是的,成董事长!”
  那四人点了点头,朝着宁彬走去。
  这四人从身上拔出火器,指着宁彬。
  走在最前之人吼叫道:
  “举起手来!若敢抗拒,我一枪毙了你!”
  宁彬嘴角咧歪了两下,咧歪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你当你那火器好生厉害,在我眼里连烧火棍都不如!”
  “你特么说什么?老子手上这玩意儿,连烧火棍都不如?好,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
  走在最前面的壮汉说道,举起手里火器便要向宁彬开火。
  “叭!”
  随着这清脆的响起传出,可把在场的人惊了一大跳。
  大家都以为那壮汉开了火,宁彬必死无疑。
  紧接着,他们却是傻眼了。
  那响声不是火器发出来的,而是宁彬扇那壮汉发出的。
  那壮汉发出一声痛嚎,跌飞了出去,半边脸肿胀起来,像猪脸一样。
  那壮汉爬了起来,气愤愤地盯着宁彬,又把火器拿了起来:
  “老子毙了你!”
  “叭!”
  一耳光又扇了过来,扇到了那壮汉的另一边脸。
  那壮汉又被扇倒在地上。
  另一脸也肿胀得像猪脸。
  这下子,那壮汉的头,完全像猪头。
  这壮汉也就成了猪头佬。
  手上火器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宁彬手上。
  那壮汉冲其他三人吼叫道:
  “你们特么地愣着干什么?还不跟老子毙了他!”
  那三人听得吼叫,回过神来,忙将手上的火器举了起来,便要向宁彬开火。
  宁彬身形一晃。
  “叭!叭!叭!”
  接连三道清脆的响起传出。
  那三人各自被扇了一耳光,倒在了地上。
  他们想开火,却是两手空空。
  那火器也不知什么时候脱手了。
  三人在地上寻找着。
  “你们是不是找这个?”
  宁彬对着三人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