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治好小山智丽的脚扭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车上下来三名医护人员。
  其中一个叫了声:
  “宁彬!”
  宁彬看了看这名医护人员。
  虽然戴着口罩,可他还是认了出来,脸上浮现出吃惊的神情:
  “徐蓉?”
  宁彬可真没想到,徐娜的二姐徐蓉竟然在医院工作了。
  徐蓉眼里闪射出痛恨的目光。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宁彬。
  自从徐家倒闭之后,她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宁彬。
  她可真希望那个受了伤的是宁彬,这样接到医院去,她才好整治他。
  宁彬知道徐蓉恨死了他。
  虽然他是冤枉的,可他也不想做解释,这也不是几句话能解释得了。
  眼下得救伤者。
  “她伤得很重,我给她止住了血,也让她醒过来了,你们……”
  宁彬刚说到这里,便被徐蓉粗暴地打断了:
  “谁叫你动的她?这样会让她的伤更加严重。宁彬,如果伤者出了事,你得负全责,你就是杀也的凶手!”
  徐蓉也看出伤者伤得很重,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如果伤者没能抢救过来,死了,她得把这责任推到宁彬身上,让他去坐牢。
  这样能发泄她心头之恨。
  饶慧被抬上120,120又“哇呜哇呜”地开走了。
  宁彬与小山智丽也上了车,准备离开。
  “智丽姐,你的脚怎么啦?”
  宁彬向小山智丽问道。
  他看见小山智丽上车时,那脚有些不大方便。
  “刚才把车挪开后,从车上跳下来,把脚扭了一下,应该没什么事的,回去擦擦跌打损伤药就没事了。”
  小山智丽满不在乎地说道。
  “让我看看!”
  宁彬说道。
  小山智丽把脚伸向宁彬,嘴里说道:
  “只是有点痛,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像这扭伤,初初感觉没什么,就像你说的,擦点跌打损伤药,拖一段时间,很有可能出大问题,甚至是截肢。”
  宁彬说道,神情认真。
  小山智丽听得宁彬如此一说,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宁彬这可不是在吓唬她,而是真的会这样。
  宁彬是神医,他给她看看,这脚到底是什么情况,也就清楚了。
  宁彬把小山智丽的玉足拿起来。
  这可真的是一件完美的白玉做成的工艺品!
  宁彬在心里感叹道。
  此时,他的心里要是没有一点点涟漪,那他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虽说扭伤处红红的,却是白里透红,也是那么地美。
  小山智丽的脸上飘起了红霞。
  她长这么大,还从没哪个男人握过她的玉足。
  宁彬是第一个握她玉足的男人。
  她的心里也就产生出很是异样之感。
  宁彬在察看了一下后,说道:
  “智丽姐,你还说没关系,你可是扭到筋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意思是要一百天才能痊愈。”
  小山智丽惊了一跳,睁大美眸道:
  “得那么久才能好啊?”
  “是啊!一般人还真是得要这么长时间。”
  宁彬点着头道,
  “不过,我给你治疗,马上就能好!”
  小山智听得这话,在心里感叹:
  神医不怕是神医,一百天才能好的扭伤,落到他手里,一刻钟不到就会好,真是不服都不行。
  宁彬拿起银针,从受伤处扎了下去,将脚踝的淤血散去,再用掌心喷出的精气,熨贴伤处。
  小山智丽脚上的红肿,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散去。
  没多久,那红肿便消失了。
  宁彬见治好了小山智丽的伤,心情高兴,把那脚捏了捏。
  小山智丽受惊,脚一缩,双腿张开,露出春光。
  宁彬感觉到眼睛刺得睁不开。
  他为了掩饰,忙问道:
  “怎么啦?脚还痛吗?”
  “不痛了!”
  小山智丽俏脸蛋羞得通红道,那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人家是受惊了嘛!”
  宁彬想着起来,他的身子背叛了他,没能着站起来。
  他想把眼睛闭着,眼睛也背叛了他。
  “你在看什么啊?”
  小山智丽明知故问道。
  她的双脚张得更开了。
  宁彬的脸也腾地红了。
  忙站了起来。
  心里在不住地责备着自己。
  “非礼勿视!自己这是咋的啦?幸好没被智丽姐发现,若是被发现了,智丽姐会把自己当什么人看啊?”
  宁彬在心里责备自己道。
  “没看什么?没看什么?”
  宁彬讪讪地回答道。
  “哼,想不到你还是个伪君子?”
  小山智丽假装生气地说道。
  宁彬心虚啊,看见小山智丽这样,还以为她真的生气了,忙解释道:
  “智丽姐,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是无意中看见的。”
  小山智丽看见宁彬那副窘迫的样子,“咯咯咯”地笑了,觉得宁彬真的是太好玩了。
  不过,宁彬的这个样子,倒是挺招人喜欢的。
  小山智丽拍了拍宁彬的肩,笑着说道:
  “弟弟,姐是逗你玩儿的,你看你还当真了!不过,弟弟真是神医,一下子就把姐的脚治好了,走,姐送你回去。”
  第二天一早,宁彬刚起床,就接听到申不凡打来的电话:
  “师祖,你快过来,贝大爷又送到医馆来了,跟之前的症状一模一样。”
  宁彬一听,皱起了眉头。
  这是啥情况?
  咋这同样的情况,怎么老是犯?
  头次要申不凡跟着去了贝大爷家察看,并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啊?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好的。我马上过来。”
  宁彬回答道,立马往医馆赶去。
  宁彬刚走进急诊室。
  贝大娘哭丧着个脸,向宁彬问道:
  “宁医生,我家那位是咋的啦?是不是被鬼找着了啊?”
  宁彬听得贝大娘这话,不知该怎么回答贝大娘。
  贝大爷这是中毒,不是鬼找着了他。
  说鬼找着他,这是迷信,怎么能信?
  至于中毒,贝大娘应该最清楚的啊?
  看见贝大娘那样,宁彬觉得应该好好安慰才是。
  贝大爷中了毒,再让贝大娘着急上火,急出个病来,那可就麻烦了。
  “贝大娘,你别急,你们会治好他的。”
  宁彬安慰贝大娘。
  贝大娘听了宁彬的话,果然没那么急了。
  她双手合十在胸前,不住地说着“阿弥陀佛”。
  这老年人就是这样,喜欢信鬼啊神啊佛的。
  不过,他们要信,那就让他们去信吧,也用不着去阻拦的。
  只是贝大爷反复中毒,倒是让宁彬有些头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