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踢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师祖,我们这是去哪里啊?”
  申不凡问道。
  “踢馆!”
  宁彬说道。
  申不凡听了,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异常:
  “好啊,跟师祖踢馆去罗!”
  之前在福仁堂围观的这些人,听得申不凡的叫喊,他们也跟在后面,想去看热闹,而且他们也恨童济堂。
  因为他们这番神操作,把他们给卷了进去。
  他们觉得童济堂这是遭活报应。
  童济堂现在的负责人叫长孙春,宁彬带人来到童济堂时,只有他的徒弟在给病人看病。
  不过,看病的人很少,稀稀疏疏的,不像福仁堂,那可是排成长队。
  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似乎谈不上伤害,而只能说是童济堂医术不行罢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一位中年医生,看出宁彬他们这阵仗,不像是来看病的,便向宁彬发问道。
  “你眼瞎吗?真看不出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申不凡神气活现地对那中年医生吼叫道。
  有师祖作靠山,他可是什么都不怕的。
  那中年医生自然是眼不瞎。
  其实他已看出宁彬他们是来闹事的,而且还推断出是福仁堂的人,只不过他想确证一下。
  虽然对方没有明确答复,但从那回答的话便知对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可是童济堂,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到这里来闹事!”
  那中年医生吼叫道。
  他似乎想从声势上吓倒宁彬他们。
  “你们敢到童济堂的地盘上来闹事,真是苍蝇飞进茅厕里——找死(屎)!”
  一青年医生对着宁彬等人,怒目而视,
  “快点滚!滚得越远越好!”
  一位长得你山口百惠的女医生,杏眼圆睁道:
  “马上滚还有机会,等一下,可是连机会都没了!”
  “叫长孙春跟我滚出来!”
  宁彬没答这些人的话,而是大声吼叫道。
  “听到没有?我师祖叫你们童济堂管事的长孙春滚出来?要是滚出来迟了,我师祖可是会把你们这童济堂给踩平了!”
  申不凡高昂着头,高傲地吼叫道。
  “小子,你有多大本事,敢直呼我们堂主的名字?”
  中年医生说着,伸出手来推宁彬,想把宁彬推出去。
  然而宁彬就像是定在了原地,任随中年医生怎么推,都没能推动。
  倒是宁彬轻晃了一下肩膀。
  中年医生身子往后“噔噔噔”地退去,最后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宁彬一脸鄙视地摇了摇头:
  “像你这种跟太监一样的人物,还敢出手,真是自己找虐!”
  “你你你,你说谁是太监?”
  中年医生脸色煞白地质问道。
  “你不会傻得来,连我在说谁都不知道吧?看你智商低得着实可怜,我就告诉你吧,我说的就是你。”
  宁彬盯着中年医生直接说道。
  “你,你,你,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我要告你……”
  中年医生色厉内荏地吼叫道。
  “你敢告我吗?我倒巴不得你去告,也许那样你就成了网红,比你做医生更来钱呢。”
  宁彬嘲讽道,
  “你为了让自己重振雄风,不被老婆看不起,你吃了许多壮阳的药。然而让你很泄气的是,这些药对你来说,都无济于事。”
  “反倒是你服用壮阳药过多,你却出现了失眠,头昏,腿软,像孕妇般的呕吐状,你这是一种新型的病种,它最让在感到害怕的是,它会传染。”
  到童济堂来看病的病人,听得宁彬这话,都往后退出十几步。
  会传染的病,那是最吓人的。
  因为自己一个人得了这种病,那可是会传染许多人的,而最先被传染的便是自己的亲人。
  中年医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宁彬说的都是真实的,这病状一直纠缠着他,让他苦恼万分。
  他本人是医生,给自己开了许多药方,可都没有用。
  “你这王八蛋,竟然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这也太卑鄙了!”
  青年医生吼叫道。
  “我胡说八道?你问问你师兄,看他是不是有这症状?”
  宁彬说了这么一句,随即看着青年医生看的病人,
  “就拿这位病人来说,不就是伤风感冒,一两味药就能治好,只需要十来块,你却开出一大包药,竟然上千块,你这可是比强盗还厉害的。”
  那位看病的妇人盯着青年医生问道:
  “刘医生,你是不是让我花了这么多冤枉钱哦?”
  “你这病,必须得这样才能治好!”
  刘医生十分肯定地说道,
  “你也不看看他那样子,像个医生吗?你要是听他的,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什么?听我的会死人?这位大姐,我可以用银针直接治好你这病,而且是马上就好,不用花一分钱,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就给你医治。”
  宁彬对那生病的妇人说道。
  那妇人听不花钱能治好,而且还是马上治好,自然很高兴的了:
  “医生,请你给我治!我完全相信你!”
  宁彬只拿出一根银针,直接从妇女的咽喉处扎了进去。
  那妇人一见,赶紧把眼睛闭上。
  只觉得咽喉处好像被蚂蚁咬了一下,隐隐地有点儿痛。
  紧接着,她不咳嗽了,喉咙也不痛了。
  她睁开双眼,眼里满是欣喜之色:
  “哎呀,我真的好了!我的喉咙不痒也不痛了!”
  “我真没想到可以不吃药就能把病治好,这真的太神奇了!小兄弟,真看不出,你还个神医啊!”
  那妇人极力夸奖宁彬道。
  随即她要拿诊金给宁彬。
  宁彬摇了摇头:
  “我只不过是扎了一针,举手之功罢了,不用钱。”
  “神医,请给我看看!”
  童济堂的病人都叫喊着,要宁彬给他们看。
  这神医可是眨眼间,就能解除掉他们的病痛,到哪去找这样的神医啊。
  真是走过路过,千万不要放过!
  “你敢到我们童济堂来捣乱,我叫保安把你小子绑起来,送治安署。”
  青年医生涨红的脸,比猴屁股还红,怒声喝斥道。
  “滚滚滚!快点滚出去!”
  山口百惠似的女医生吼叫道,一点也不顾及她娇美的形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