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孙丝邈拜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众人一听,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谁知孙老接着说了一句,众人脸上的喜悦之色凝固住了:
  “不过,这将是死里逃生!”
  宁彬看着躺在一张大床上的老者,双目紧闭,脸色煞白。
  忽然,宁彬双眼睁得大大的,他看见韩老爷体内有黑气弥漫,那是死亡之气。
  这种黑气占据了老者全身,老者可就没命了。
  所以,必须得及时抢救,不能让那黑气在韩老爷子体内蔓延。
  “孙老,你说我爸死里逃生,有多大的成功率?”
  韩虎一脸忧虑地向孙丝邈问道。
  “很小,乐观地估计,可能有一成。”
  孙丝邈回答道。
  “一成?”
  韩虎说了一句,心脏怦怦地跳动着。
  这岂不是意味着他的父亲没救了?
  “成功率就不能大一些吗?”
  韩虎向孙丝邈问道。
  孙丝邈摇了摇头。
  他可是知道,就是这一成,他都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使出了浑身解数,不然的话,一成都没有的。
  “韩老爷子必须立即救治,不然的话,一成都会失去的。”
  孙丝邈接着说道,
  “这种毒腐蚀性极强,它会将老爷子体内的五脏六腑腐蚀掉。如果五脏六腑都没了,那老爷子也就没了。”
  “可是这一成的把握,也太低了,就没有更高的吗?”
  韩虎问道。
  “没有。”
  孙丝邈摇着头道,
  “如果再等一段时间,那可是一成把握都没有了。”
  孙丝邈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到那里,只能给老爷子料理后事了。”
  “我能救活老爷子,能让他再活几年。”
  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那发声处,看见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正在给韩老爷子把脉。
  “谁让你碰老爷子的?连孙老都只有一成把握,你却能救活老爷子,你比孙老还厉害了?”
  有人大声呵斥起宁彬来。
  韩虎正在气头上,没想到一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跑进来胡说八道,竟然能治好他父亲的病,这自然让他的怒火更大。
  赵泰火看得出韩虎要发火了,忙说道:
  “韩大哥,他是宁神医,是我特地请来给伯父治病的。”
  韩虎看了看赵泰火。
  他们两家是世交,他父亲中了毒,赵泰火也很是着急,到处物色能解他父亲体内的毒的医生,他对赵泰火是相信的。
  “宁神医,你真能解除我父亲体内的毒?”
  韩虎问道。
  “是的。”
  宁彬很是肯定地回答道,
  “必须得马上解毒!不然,等这毒进入病人的心脏,那可就不好解了。”
  “韩先生,你难道真的相信这小子能解除你父亲体内的毒?”
  孙丝邈向韩虎问道。
  “我相信赵兄弟。”
  韩虎看着赵泰火说道。
  孙丝邈听韩虎这么说,提醒韩虎道:
  “韩先生,你既然相信他,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有些情况我得跟你讲清楚。”
  “你让这小子替你父亲解毒,如果他解不了,那可是耽搁了为你父亲解毒的最佳时间,到那时,我也无能为力了。”
  韩虎听了孙丝邈的话,有些犹豫了。
  孙丝邈的医术,那可是全国都有名的,他的医术那是勿庸置疑的,而那年轻小子,赵泰火说他是神医,可他到底是不是神医,谁知道?
  把宝押在这小子身上,太不理智,也太过冒险。
  “孙老,你最近是不是感觉到气血不足啊?”
  宁彬脸上含笑地问道。
  孙丝邈猛地眨巴着双眼,定定地盯着宁彬。
  “你是不是在吃补血大力丸,想把气血补起来?结果气血不但没被起来,反倒觉得愈发地不足,是不是?”
  宁彬接着问道。
  “是谁告诉你的?”
  孙丝邈惊疑地问道。
  “我俩素不相识,今天可是我俩第一次见面,我自然不知道你的情况,至于别的人,也只是听说你的名字,对你的情况并不了解。”
  “何况你发生这病,是这段时间才发的,你不说,谁又知道?我只需要对你进行观察,就能看出你的病来。”
  宁彬解释道,
  “你现在得停止喝那补血大力丸,而是用钱曼花草熬成汤汁来喝,你不但会气血充足,而且精神会更加旺盛。”
  孙丝邈听得宁彬这么一番说道,脸上显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打心里佩服起宁彬来。
  “小兄弟,恕我眼拙,没能看出你高明的医术来,适才老朽太小看小兄弟了,老朽在此向你致歉!”
  孙丝邈说罢,向宁彬拱手行礼。
  “孙老,你是前辈,你这么做,可是折煞晚辈了!”
  宁彬客气道,他也向孙丝邈拱手行了一礼。
  “小兄弟,病人的毒已进入血液中,很快就会危及其心脏,你怎么那么有把握能救治病人?我这不是怀疑你,而是向你讨教。”
  孙丝邈很是谦恭地说道。
  “病人体内是有毒,可这毒并非是主因,实际上是病人年老体衰,体内郁积起许多黑气。”
  “这种黑气就是死亡之气。如果没把这死亡之气祛除出他的体内,等到死亡之气弥漫他的全身,那就没法救了。”
  “你们只是一味地解毒,解来解去,病人的病反倒加重了。你们那是治标不治本的表现。”
  宁彬解释道。
  “咚!”
  孙丝邈跪在了宁彬面前。
  在场的人都惊得瞪大了双眼,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
  孙老怎么给宁彬下跪了呢?
  刚才他拱手行礼向宁彬道歉,大家都觉得他那么做太过了。
  至于跟宁彬下跪,那更是用不着。
  “能者为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师!”
  “砰砰砰!”
  孙丝邈向宁彬磕了三个响头。
  众人这里方才醒悟过来。
  原来孙丝邈是在行拜师礼啊!
  只是孙丝邈这么做,那也是大大的不妥。
  须知,孙丝邈的年龄,那可是有宁彬爷爷大的了。
  韩虎见了,也是一脸匪夷所思的神情,甚至以为孙丝邈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他忙对孙丝邈说道:
  “孙老,快快请起!”
  孙丝邈倒是很执拗地说道:
  “宁神医不收我这个徒弟,我就长跪不起!”
  孙丝邈这么一番神操作,可是让宁彬陷入为难的境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