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想不起昨晚做的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我无家可归了!”
  宁彬说道,好像是把酒吧当家了。
  “你怎么没家,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小山智丽说着,搀扶着宁彬离开了酒吧。
  小山智丽已经知道宁彬与徐娜离婚的事,知道宁彬是在酒吧来买醉。
  她当然不能任由宁彬这样,她要劝宁彬振作起来,而且尽快地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
  小山智丽花了很大力气,才把宁彬带回家。
  这主要是因为宁彬醉得一塌糊涂了。
  小山智丽把宁彬搀扶到床边,结果宁彬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
  宁彬嘴里念叨道:
  “娜娜,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
  便很是粗暴地啃着小山智丽的嘴。
  显然,他是把小山智丽当作徐娜了。
  小山智丽本能地推了推了宁彬。
  然而宁彬虽然醉得很厉害,可力气却是蛮大了。
  小山智丽推了推,却是没能推动。
  她便再推,只是唔唔地说道:
  “唔,宁彬,我不是……不是娜娜!”
  “你骗我,你就是我的娜娜!”
  宁彬并不相信,仍是近乎疯狂地啃着。
  小山智丽脑子“嗡”的一声,顿时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可是第一个男人这样啃她,另外一个啃了她的,是她收养的女儿。
  第二天,宁彬睁开了眼,感觉咽喉火辣辣的,想要喝水。
  一眼看见床头柜上摆放着一杯水。
  他端起那杯水,一口喝干。
  这时,他看了看这屋子。
  这屋子很是豪华,显然不是他和徐娜所住的那间屋子。
  我这是在哪里?
  宁彬暗暗地问自己。
  他努力地回忆,却是回想不起来。
  我这是怎么啦?怎么脑子里对昨晚发生的事断片了呢?
  闻着这令人沉醉的香味,宁彬能判断出,这是一个姑娘房间。
  这会是哪个姑娘的房间呢?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随即门被推开,走进来一道曼妙绝美的女子。
  宁彬惊了一下,他可是认出来了,这女子正是小山智丽。
  小山智丽穿着粉红色睡衣,素面朝天,素洁净美。
  “我昨晚上那么疯狂,我以为你中午都醒不过来呢!”
  小山智丽笑微微地说道。
  宁彬猛地眨了两下眼。
  小山智丽这话什么意思?
  她说我昨天晚上疯狂,我怎么疯狂了?
  宁彬摆了摆头,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怎么会到你这里来了呢?”
  宁彬一脸疑惑地问道。
  小山智丽瞪大美眸,俏脸上显露出惊愕的神情:
  “昨晚上发生的事,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宁彬重重地点了点头:
  “智丽姐,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昨晚在酒吧喝醉了酒,我知道后,赶到酒吧,要带你回去,你说你没家可归,我便把你带到我这里来了。”
  “结果,结果,我在把你扶到床上时,你把我当作徐娜,你的力气真大,我怎么推都推不开……”
  小山智丽说到这里,没往下说了。
  这还用得说吗?这以后发生的事,用脚都能想到的。
  宁彬用手捶打着脑袋,可他仍是想不出来。
  看来昨晚上应该是醉得太厉害了,所以才什么都想不出来。
  “智丽姐,实在对不起,我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宁彬脸上带着歉意道。
  “说对不起没用!你是姐的第一个男人,你得对姐负责。我想,你不会是一个不负责的男人吧?”
  小山智丽说道,
  “当然,姐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的,因为姐也挺喜欢你的,能得到你,那也是姐的愿望。”
  “轰!”
  宁彬顿时觉得头都大了,大到快要爆炸。
  他的心里只有徐娜,没想到他在沉醉状态,把智丽姐当作徐娜给那个了。
  只是,这么重大的事,他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呢?
  “智丽姐,你别吓我?”
  宁彬说了句。
  “姐说的是真的,怎么会是吓你的呢?”
  小山智丽显露出很是认真的神情道。
  随即小山智丽把嘴凑了过去。
  宁彬吓得赶紧往后退。
  “你现在却是吓得往后退了,昨天晚上,你可是恨不得把姐的嘴给咬下来吃了。”
  “你看姐的嘴,不但被你给咬肿了,还咬破了。”
  宁彬睁大眼看了看小内智丽的嘴,还真小山智丽主的一样。
  小山智丽皱起眉头,问道: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姐的裙子也被你人撕烂了,你真的像猛兽一样的粗暴……”
  “姐,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你说,我该怎么对你负责?”
  宁彬可不是一个怕担责的男人。
  既然他对小山智丽做了那事,哪怕是在醉酒的情况下做的,他也得担责。
  “你放心,姐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你看看这份契约吧?姐要养你!姐不会像别的女人,总想要男人呆在身边。”
  “我只是要你一个月有两三天时间陪陪我,其余时间你都自由支配,我会给你一千万的零用钱。”
  小山智丽说完,把一份契约放在了宁彬面前,还递给宁彬一支笔。
  宁彬在心里叹道:
  昨晚我强迫她,今天她却强迫我,这算不算是扯平呢?
  宁彬拿过笔,在契约上写上宁彬两个字。
  “以后,你想跟姐做晚上那事,你可以跟姐说,或者是跟姐一个暗示,姐会同意的。”
  小山智丽补充了一句。
  宁彬听得这句话,却是快气昏过去。
  就在这时,宁彬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吓得那么厉害?”
  小山智丽向宁彬问道。
  宁彬拿起手机,看了看后,对小山智丽说道:
  “姐,我有点事,晚上再找你来聊!”
  宁彬在穿衣服时,猛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小山智丽道:
  “姐,昨晚我醉得应该是人事不省的,怎么还能做那事?姐,这怕是你带动我做那事的吧?”
  小山智丽把眼一瞪,冲宁彬吼叫道:
  “你昨晚上把姐抹干吃尽了,竟然还倒打姐一钉耙!你还要脸不要脸!”
  小山智丽说罢,挥舞着粉拳,捶打起宁彬来。
  宁彬忙作出举手投降的样式,嘴里说道:
  “姐,饶命!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