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霸道的姑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伯,什么都别说了,我们走!”
  宁彬对徐智说道。
  徐娜见宁彬态度那么坚决,整个人都崩溃了。
  接下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横身将宁彬拦住,定定地盯着宁彬,质问道:
  “宁彬,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小山智丽?”
  宁彬没答她的话,继续往前走。
  徐娜很是倔强地说道,
  “我不准你走!”
  宁彬的身子僵滞了一下,不过,当他想到小山智丽要他负责的话,他轻轻推开了徐娜,走到车前,上了车离开。
  徐智很想劝宁彬,可他对这二人的情况真的不了解,只得闭上嘴,等以后明白了情况再说。
  他知道两位年轻人是深爱着对方的,哪怕是雷都打不掉。
  不知是何原因,现在竟然离婚了。
  宁彬回到医馆,看见一年轻女子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位葛衣老者,面黄肌瘦,显然是受了重伤。
  年轻女子将轮椅直接推送到申不凡面前。
  申不凡看了看年轻女子,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没看见排这么长的队吗?到后面去排队,可不能搞特殊。”
  年轻女人没答申不凡的话,而是直接问道:
  “你们这里是不是有天林芝?”
  “有啊,而且是五百以上的。”
  申不凡脸上浮现出炫耀的神情说道。
  申不凡这么说话,是想让这年轻女子觉得他们医馆很不一般,对这年轻女子起到震慑的作用。
  “叭!”
  那年轻女子扬手给了申不凡一耳光。
  当即把申不凡给打懵了。
  申不凡捂着被打的半边脸,很是气愤地质问道:
  “你这人好没道理,怎么说着话,还打起人来了?”
  “打你怎么啦?快把天林芝拿出来给我爸治伤,不然本姑娘废了你!”
  那姑娘杏眼圆睁,显露出吓人的态势。
  “我看了这么多年的病,还从没遇到你这样霸道的人。”
  申不凡很是不满地低声说道。
  他是医生,那些来看病的病人,都希望医生能看好他们的病,是以对医生的态度都是很恭敬的。
  眼前这姑娘,还没说两句话呢,就出手打人,还说要把他废了,这分明比强盗还强盗,申不凡怎么能服?
  “现在遇到了吧!”
  那姑娘说完,又给了申不凡一巴掌。
  这一次的力度要大一些,申不凡却是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地上。
  那倒在地上的模样,显得很是难看。
  申不爬了起来,指着那姑娘吼叫道:
  “你你你,你还真敢打人啊?”
  那姑娘脸上浮现了讥诮的神情:
  “不是真打人,你当我是怎么着,跟你闹着玩儿啊?”
  姑娘说到这里,又扬起了手。
  申不凡吓得一缩脖子,往后退了几步。
  这姑娘不是野蛮而是残暴,她可是会真动手打的,还是离她远点好。
  本来被女人打就够晦气的,还被她打来打去的,那可真是让人没个活头的了。
  “这姑娘也是,这里是医馆又不是武馆,有什么可以说,干嘛出手打人呢?”
  “人家申医生叫你排队,这话并没说错啊?你没看见大家都排着队的吗?你凭什么不排队啊?”
  “我们这医馆可是在基隆市最有名了,你打医生,这事传出去,大家都知道了,谁还敢给你爸看病啊?”
  来看病的那些病人纷纷谈论道。
  这就叫大路不平旁人铲。
  医馆保安队长弓小强见了,便要过去阻止。
  宁彬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上去,这事由他来解决。
  “谁要是敢不给我爸看病,我共娇娇就把谁打趴下!”
  共娇娇更加凶霸地说道,
  “我看你们这些,是吃饱了撑的,敢说道起本姑娘,是不是想上本姑娘把你们都打趴下?”
  共娇娇说着,扬了扬拳头。
  在她看来,武力是尊。
  “你们应该听说过精武门吧?敢招惹它吗?”
  共娇娇用凶厉的目光盯着那些看病的人。
  那些人听得“精武门”三字,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一个个赶紧把头低垂着,不敢看向共娇娇。
  怕的是共娇娇认出他们来,说不定在路上遇着了,那可成了她的下碗菜。
  申不凡这下知道眼前这姑娘是精武门的人,也明白了对方何以会这么霸道。
  赶紧把怒气往下压了压。
  这些人惹不得就别去惹,以免给医馆添麻烦。
  弓小强却是在心里庆幸刚才宁彬阻拦了他,不然,他可是跟这丫头干上了。
  那他可就得罪精武门,医馆的日子不好过,他的日子更难过。
  “怎么不吭声了?把头低垂着,跟那发瘟的鸡一样了?有谁不服气,出来跟我比试比试一下,谁被打趴了,各自爬回去。”
  共娇娇很是骄横地说道。
  尼玛!
  我们听到精武门这名字就吓得了,谁还敢跟你比试啊?除非是不想活了。
  那些病人在心里这么说道。
  实际上,他们可是连个屁都不敢放的。
  这时,弓小强认出那轮椅上的老者,正是精武门门主共辉虎的哼哈二将之一共武,精武门的大长老。
  共武的武功可了不得,在基隆,似乎还没有谁能赢得了他,那会是谁重伤了他呢?
  弓小强没去多想。
  他走到宁彬身边,把他知道的情况告诉了宁彬。
  “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天林芝拿出来?”
  共娇娇瞪着申不凡说道,
  “是不是要我把你打趴下?”
  跟在共娇娇身后的那些精武门弟子,都瞪大眼盯着申不凡。
  申不凡身子抖动着像筛糠一样。
  宁彬走了过来。
  在共武身上拍了几下,发出“啪啪”的响声。
  共娇娇听到拍打声,扭头一看,原来有人在拍打她父亲。
  在她看来,这还了得。
  “你……”
  共娇娇怒声道,举起拳头便要朝宁彬打去。
  “你爸这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每到夜半时分,他便有觉得经脉寸断,痛不欲生。”
  宁彬用淡然的语气说道。
  共娇娇落下的拳头,立马收了回来。
  脸上露出惊奇的神情:
  “你刚才拍打我父亲,是在替他看病啊?”
  因为宁彬把她父亲的伤情说了出来。
  这可是没有动用先进的医疗设备,甚至连听诊都没用,拍打两下就把她父亲的伤情察看出来了。
  这真的是太神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