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打耳光打来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姜岚岚几人很美,不过,她们在徐安琪面前,却是暗然失色,不论是哪方面,她们都逊色徐安琪。
  韩三童朝着徐安琪走过去。
  徐安琪一见,吓得往宁彬身后躲。
  韩三童瞪大双眼,冲宁彬怒喝一声:
  “你特么没看见老子来吗?还不跟老子滚开!想让老子废了你吗?”
  随即换成一张笑脸,对徐安琪说道:
  “美女,别怕,哥很喜欢你!以后你跟着哥,谁也不敢欺负你!”
  “来,跟哥亲一个!”
  韩三童说罢,便要绕到宁彬身后去亲徐安琪。
  “叭!”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韩三童脸上留下五个清晰地指印。
  “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敢跟我作对,真特么不想活了!”
  宁彬怒声道。
  “你特么打我?”
  韩三童呆愣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盯着宁彬问道。
  “叭!”
  宁彬又给了韩三童一耳光:
  “你特么还没清醒过来,我这一巴掌让你清醒清醒!这下知道我打的是谁了吧?”
  尼玛!
  连老子的话都听不明白。
  老子当然知道你打的是老子了,老子这是在向你问罪,对你小子开成一种威压。
  你特么竟然认为老子被你的昏了,头脑不清醒了。
  韩三童在心里这么骂道。
  跟随韩三童的几人,见有人敢打他们的老大,他们都想冲上去,群殴宁彬。
  这可是他们在老大面前挣表现的好时机,他们得抓住这个机会。
  韩三童把手往后一扬,阻止了这些兄弟伙的举动。
  他可是报出了他父亲的威名,在场的人都被震慑住了,唯独这小子并没当一回事,难道说这小子的身世背景很强大,竟然连他父亲都不怕?
  那可是得先把这家伙的情况弄清楚,如果是,就认栽,如果不是,那就把这小子废了。
  “你不是基隆市的?”
  “你没听说过我父亲韩虎吗?”
  “我可告诉你,在基隆市,别说敢对我韩三童动手,就是敢说一句不中听的话,这样的人都找不出来。”
  韩三童对宁彬说道。
  “韩少,这小子就是基隆市的人,是那个破产了的徐家的废柴赘婿。徐家破产了,他也就成了一个小混混,到处混吃混喝!”
  “韩少,这小子敢这么对你,你不弄死他,也得把他给废了!”
  冯兵看出了韩三童的心思。
  知道韩三童没敢对宁彬下手,是忌惮宁彬有强大的背景。
  他便向韩三童道明了宁彬的表况。
  这样既能讨好韩三童,又可以假借韩三童之后,把宁彬给废了,他也就出了心头的恶气。
  真可谓是一箭三雕。
  韩三童听了冯兵的介绍,可把他给气煞了。
  玛的!原来以为是哪来的大头鬼,却原来是个球,竟然把老子都给吓着了。
  韩三童在心里骂道。
  干脆把这小子弄死算了!
  “小子,你特么原来是个小混球!敢打本少爷,你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
  韩三童一脸凶神恶煞的神情,逼问道。
  “叭!”
  宁彬扬手给了韩三童一巴掌:
  “打你小子打来耍,能有什么下场?”
  宁彬一脸淡然地神情道。
  我考!
  这小子又打老子一耳光!
  你特么是打起惯性,收不了手吗?
  韩三童被宁彬这一耳光打得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脸上显露出懵逼相。
  其他人见了,却是一脸匪夷所思的神情。
  这小子是疯了吗?明知眼前之人是韩虎的少爷,竟然还要打他的耳光,真是不想活了?
  真不知这小子是哪来的底气。
  “小子,你还敢打本少爷?”
  韩三童醒悟过来,向宁彬质问道。
  “你特么还真是傻啊!老子都打了你几巴掌了,竟然还问。哪好,再给你加深点印象!”
  宁彬摇了摇头,随即又一巴掌打去。
  这一巴掌可是直接把韩三童打在了地上。
  这可是把冯兵给吓着了。
  哪有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人耳光,真当是打着好玩吗
  要知道,这被打之人,可不是小混混,而是提到他的大名就会令人色变的韩虎的少爷。
  这特么你要死,可别把我们给带上,我们可不想死。
  “韩少,这小子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怎么惩治他都行,你别怪罪到我们头上!”
  冯兵立马与宁彬切割开来,生怕韩三童像刚才木丹那事,牵连到他们。
  “对对对,他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徐安琪把他带到这里来的。”
  姜岚岚等人也都附和着道。
  他们都尽量把身子往后移,好像要从这空间距离表示他们与宁彬真的毫无关系。
  “安琪,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到我们这边来,那小子就是一个瘟神,跟他站在一起,会没命的。”
  冯兵对徐安琪说道,他对徐安琪是贼心未死。
  很明显,韩三童不弄死宁彬,也会把他给废了,那样的话,徐安琪也就没人保护,他就可以把徐安琪弄到手。
  姜岚岚等人听得冯兵这话,也跟着催促徐安琪离开宁彬,到他们这边来。
  “你到一边儿去,与他切割开来,我不会牵连你的!”
  韩三童也对徐安琪说道。
  他可是把徐安琪看作是他的女人。
  “我不会离开他,我一直都会挺他的!”
  徐安琪很是坚决地说道。
  这倒使得她跟之前害怕的神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好,很好!”
  韩三童重重地点了点头,
  “既然你要跟他一起去死,那我成全你们!”
  韩三童说罢,拿起一个酒瓶,要像打木丹那样,一酒瓶把宁彬的头打爆,宁彬就像一堆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
  宁彬神色淡然道:
  “真没想到韩虎会有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韩虎做人真的很失败!”
  “你特么竟然敢直呼我爸的大名,你小子这次必死无疑!”
  韩三童双眼瞪得又大又圆,随即朝大厅里的人扫视了一眼,低吼道:
  “怕血溅身上的,赶紧滚出去!”
  歌舞厅里的人听得这话,像崩山似的往外跑去。
  韩三童放出这话来,分明就是要杀人,那可是太吓人了,而且最可怕的是,他们成这无辜者。
  冯兵他们也跑了出去。
  他们并没离开,而是站在门口,想看看宁彬那凄惨的下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