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二章 案件突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程霆深在讲电话,唐云桢就把注意力移到了程风浅身上,嬉皮笑脸地朝着对方送了个飞吻,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毛,也不知道是在乐什么。
  “好,我知道了,我们马上过去。”程霆深挂了电话,一脸凝重的望向唐云桢。“街心花园发现一具女尸……”
  唐云桢立即不笑了,比川剧变脸的速度还快,转头就简单交代了其他警员几句,然后率先出门,快步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钮,在等电梯的一分钟内,打电话取消了他中午的约会。
  街心花园距离南区分局不远,三个人驾车,十分钟就到了。
  案发现场在十八楼,他们一从电梯走出来,就碰见了从另一台电梯下来的法医师袁香凝,对方也看到了他们。“唐队、程队~”
  程霆深看只有袁香凝一个人,有些疑惑。“香凝,江主任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江主任到北区分局参加一个高级法医师研讨会,明天才会回来。”袁香凝虽然极力压抑着,但是眼神里还是浮现出了些许的慌张。
  这是她升上法医师以来第一个独自接手的案子,紧张和压力并存着。
  “香凝,放松一点。”唐云桢看出袁香凝的心思,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顺手拉过旁边的程风浅介绍道。“看!我们这里有一个比你还要新的新人,阿风第一天上班就遇到案子,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跟你在一起,已经放弃有好运了。”程霆深不再多说,向袁香凝颔首示意,然后就带着程风浅往旁边走了。“现场交给你们,我们找邻居问问情况。”
  “好。”唐云桢点了点头,然后带好工作证,拉开门口的警戒线,和袁香凝一起进入了案发现场。
  他总觉得身边缺了点儿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天痕检那边是谁在值班?”
  “是杨启,我刚才打给他了,不过他在忙另一个案子,人这会儿在城郊,一时赶不过来。”袁香凝一边做准备工作一边答道。“你也知道咱们港城,刑事科学这一块一直都人手不足,这段时间霏霏又不在,痕检那边可真是忙坏了。”
  “是呀,她们技术室缺人缺的比你们法医科还狠,我之前听她说,今年是招了几个还不错的新人,可现在也只能在办公室留守做做内勤,还不够格单独出来处理案子。”唐云桢忽而轻笑了一下,他终于知道身边缺了什么,就是缺了周烟霏,没有她的毒舌作伴,没有人编排他,他倒是觉得清净得不习惯了。“也不知道包租婆到底为什么突然请一个月的假,以前除了出国进修,这个拼命三娘就没离开过新港呀。”
  听唐云桢这么一说,袁香凝反而疑惑了。“你可是跟她同居的人,你都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唐云桢居然很难得地摆出了正经脸。“咳咳……周烟霏同志是包租婆,我是租客,怎么能叫同居呢?”
  袁香凝看唐云桢严肃的样子有些始料未及,还愣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忍不住笑道。“这是我们江主任说的。”
  “猜到了,也就只有江元灏敢这么说,换了别人,被周烟霏听到可就没活路了。”唐云桢也严肃不了太久,转而又笑了起来。“说不定连累我都没好果子吃,你可别当着她的面这么说。”
  “好。”袁香凝也笑了笑,这么跟唐云桢聊了几句以后,紧张感倒是缓解了不少,然后她就先进了卧室,准备进行初步验尸。
  唐云桢留在客厅里,和最先赶到现场的几名警员做交接。
  “唐队,死者名叫章美娜,新港大学在校生,独居,是这户的租客,我们已经找到房主,对方说死者的父母都不在港城,我们还在想办法联络。异常是快递员发现的,据他所说,他给隔壁王太太送快递,经过这一户,看到大门虚掩着,以为是主人进屋以后忘了关门,好心提醒就推开了门朝屋里喊了几声,可是没有人应,他又看到地上一团乱,像是被打劫过,连忙就通知了隔壁王先生一家,王太太报了警,我们过来发现不只是入室盗窃,还有人陈尸卧室,所以马上通知了你们队。”
  “辛苦了。”唐云桢又问了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就走进卧室,蹲在尸体前面仔细地观察了片刻以后,才向袁香凝发问。“怎么样?”
  “死者女性,年纪二十岁左右,衣物上有一些撕扯的痕迹,应该是跟人有争执产生过拉扯,但是并不严重。背部中了一刀,看这个伤口的形状,凶器就是旁边的这把匕首,以这个深度来看,估计肺部被刺穿,导致呼吸受阻,不过死因应该是失血过多。”袁香凝认真地检查着尸体的僵硬程度。“死亡时间大概在十二、三个钟头前,就是昨夜十点到今日凌晨之间,更具体的,得带回局里解剖以后才能知道,我会先检查她是否曾被侵犯,胃液也会送到技术室那边,需要验一下受害人有没有服用药物。”
  “嗯,尸体的事情你负责,痕检来不了人,物证这一块得我亲自出马了。”唐云桢在卧室里转了一圈,把该拍照的都拍好以后,程霆深也回来了。
  他先是低头看了即将被拉上拉链的装尸袋一眼,然后无奈地抿了抿嘴。“果然是长得很漂亮,怪不得刚才隔壁那位王太太说起她,语气那么奇怪了。”
  “听起来好像是有八卦?”唐云桢正拿着凶器在看,随口问道。“隔壁家老王有故事?”
  “隔壁家老王的年纪都可以当这姑娘的爸爸了,人看着倒是挺老实的,不像会有故事,不过……”程霆深微微歪了一下头。“一个独居的姑娘,总有些水管、灯管的大小事情需要人帮忙,物业不如邻居近,听王太太说,章美娜找过王先生几次,倒也就是这些小事,可是看她的神情,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满的,很明显,即便她老公再老实,她也还是不希望隔壁住着这么个青春靓丽的漂亮姑娘。”
  “都像她这么想,以后漂亮姑娘要没有地方住了。”第一轮搜证结束,唐云桢取下了手套。“没有发现遗书,钱包、信用卡、手机都不见了,连首饰盒也是空的,是不是劫杀还不确定,但是肯定是被打劫过了。香凝,你先把尸体带回去,其他事交给我们。”
  “好。”袁香凝点了点头,出去叫了另外两位警员进来,在他们的帮助下把章美娜的尸体抬了出去。
  “痕检的人来不了,那我就跟香凝一起走,把物证给他们技术室送去。”程霆深看到唐云桢点头,就把已经装好箱的物证拿了起来,出门之前又嘱咐了一句。“我们家阿风还在外面录口供,你带着点儿,不要欺负他,也不要乱指挥!不然就……呵呵。”
  “知道了,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婆婆妈妈。”唐云桢目送着程霆深也走了,自己仍然站在屋子里,四处查看。
  据警员所说,他们最初接到的是盗窃的报案,赶到以后,进入现场检查,卧室的门是反锁的,他们撞开门以后才发现了尸体。
  唐云桢检查了门锁,符合警员所说,是被极大的冲击力从外面撞开的,也并没有任何被做过其他手脚的痕迹。
  卧室里唯一的一扇窗户也是从内部关上的,楼外空无遮挡,连唯一可能勉强站立的空调外机盛放板块都距离十分远。
  外面就是毫无水分的十八楼高度,不可能有人一点痕迹都不带的爬进来,那么这个卧室,在案发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密室,并且还是个近乎完美的密室。
  “密室……”唐云桢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他到底错过了什么细节。
  他最擅长的是犯罪心理,加上堪比专业画家的绘画技术,一般情况下,了解了基本的案情之后,他就能从随身携带的画纸上还原出嫌疑人的特征甚至是更具体的模样,可是这一次,他叼着画笔好半天了,画纸上还是空白的。
  可用的线索太少了,少到嫌疑人的形象在他的脑海里,还是团迷雾。
  是男是女,是高是矮,他都看不清楚。
  唐云桢唯一觉得清晰的地方,就是这个人,应该是个智商极高的人。
  不然是怎么把这密室做成滴水不漏的?
  “唐队!”程风浅已经把这层楼的每一户都问过一遍以后,回到现场将刚才调查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唐云桢汇报。“听邻居说章美娜之前是有一个男朋友的,那个男人偶尔会过来,不过好像两个人之前吵过一架,所以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过他了。”
  “阿风,不错嘛!”唐云桢赞赏地看了看程风浅,却细心地在他脸上察觉到了一些不开心的微表情。“怎么了?”
  “刚才我本来想跟着哥进来的,可是他不让。”程风浅无奈地瘪了瘪嘴,看起来有些失落。“他说袁法医走了以后我才能进来。”
  “哦,你才第一天上班,就面对面地见案子的尸体,很难马上适应,阿霆会这样考虑也是为你好。”唐云桢深知程霆深是个爱照顾人的性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