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五章 首位嫌疑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程霆深一直在单向玻璃前面看着侦讯室里的三个人,见唐云桢走出去了,他也离开了观察室,两个人在走廊上会合。
  唐云桢立即恢复了痞痞赖赖的样子。“霆爸爸,怎么看?”
  “悲伤反应很真实,倒不像是装的。”程霆深和唐云桢并肩走在回刑侦支队的路上。“但是,关于昨天晚上他的自述,好像……有所隐瞒。”
  “是呀,因为很想把那一段略过去,所以非常自觉地交代清楚了后面的事情,我明明还没有问他怎么知道章美娜死讯的,他就自己说了,有点儿着急呀。”唐云桢侧过头看向程霆深。“这个邹川瑾,虽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合作,但是我觉得,他不是凶手。”
  “理由?”程霆深停住脚步,望向唐云桢。
  “直觉。”唐云桢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不符合我的画像,虽然我的画像都还没有画出来。”
  程霆深很不给面子地照着唐云桢的后脑勺就用力地拍了下去。“画像本来就不能当证据用,更何况你现在连画像都没有,难道真打算在报告里面写嫌疑人没有嫌疑是因为你的直觉?”
  “你问我我才说的,是直觉嘛!”唐云桢揉着被程霆深拍痛的地方龇牙咧嘴,伸手反拍回去,程霆深躲开了。“程副队,这是你跟上司说话的态度吗?这是你对待上司应该有的行为吗?站好了别动!”
  “唐队,如果你还记得自己是我的上司,就不要再跟我说直觉这种事,不跟着证据走全凭想当然,小学生查案吗?你幼不幼稚呀?全世界那么多小学生,可只有一个江户川柯南。”程霆深虽然已经不像以前刚认识唐云桢的时候那样排斥犯罪心理学,但是对于心理画像这些东西,他始终认为虚无了一些,只能作为推理的辅助。
  唐云桢也知道程霆深在想些什么,奈何这一回他连画像都画不出,的确是落了下风,不好意思反驳,可是看着对方不以为意地走到了前面,唐云桢还是有点儿气不过,在后面追着要打,程霆深却像长了后眼一样,身手敏捷地次次躲过。“邹川瑾倒是提供了一个可以查的方向。”
  “既然你看出来了,那这条线就交给你了。”唐云桢一面能和程霆深默契地讨论案情,一面却也丝毫不耽误他继续恨得牙痒痒地死瞪着对方怎么都打不到的后脑勺,心底的小恶魔升了上来。“让你说我幼稚,我就幼稚到底了,以后每个案子的报告都是你写!”
  “说得跟以前的报告不是我写的一样。”程霆深根本懒得理唐云桢,回了办公室就让邢业在电脑前面捣鼓起来。
  邹川瑾和章美娜是情侣,她家里有他的指纹、头发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无法成为确切的证据。
  但是刚才邹川瑾提到了一样特别,并且在章美娜的家里没有找到的东西。
  酒。
  程风浅给邹川瑾做完记录以后便送对方出了警局,这会儿刚回到刑侦支队一小队的办公室里,就看到程霆深指着邢业的电脑屏幕,跟旁边的左泉说。“这几个位置,你等会儿带两个人沿途跑一趟,主要找红酒,找到了同类的就拿样品回来。”
  邹川瑾整个人的穿着打扮都只是一般水平,并不像多富裕的样子,邢业也查了,他的经济状况不算特别好,几个月前给章美娜又交了一年房租,几乎花掉了他积蓄的一半,当时他还有工作,倒是不算太拮据,可他现在已经是个失业人士了,没有太多存款,又跟女朋友吵架了,有心情不好而去买醉的可能。
  但因为囊中羞涩,他不太可能去高级的红酒品鉴店,那么他能买到酒的地方,也就是从他家到章美娜家这段距离里沿途的超市或者便利店而已,符合条件的大型超市只有三家,便利店的数量虽然多,但并不是每家都正好有红酒买,范围便又缩小了不少。
  而邢业也不敢当着程霆深的面说他可以查到手机支付明细,从而确认到具体消费的是哪一家店,他怕程霆深直接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扔去投诉科,给他安个意图窥探居民隐私或者干扰支付安全的停职处分,他真的只是技术达人并不是偷窥狂。
  “收到!”左泉自然不知道邢业在为是否要牺牲自己减轻他的工作量而天人交战,他完美得避开了邢业纠结的欲言又止,一边领了程霆深的命令,一边拿手机出来拍电脑屏幕。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因为没有证据,又放了邹川瑾走,初来乍到的程风浅感觉遇到了瓶颈,并且不太明白程霆深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唐队,我能帮什么忙吗?”
  “你陪我出去,走一趟新港大学。章美娜住所附近的人都已经排查过了,没有线索,就只能先去她学校找同学和老师问一些资料,看看最近有没有谁跟她交往比较多。”相比电脑前面忙碌的程霆深三人,唐云桢在一旁端着一杯咖啡一派轻松的坐得像个茶馆里的大爷,一面慢条斯理地喝,一面还气定神闲地继续指挥别人干活。“邢业,现场的构造图弄好了没?”
  “好了唐队!”邢业最后果断地按了一下回车键,电脑里的三维空间即刻便像突破了次元壁一般,在他们的眼前活跃了起来。
  但是唐云桢还是不着急,都没第一时间去看,似乎准备等咖啡喝完再慢慢来。
  倒是刚刚站直身子讨论的程霆深和左泉又勾着腰凑了过去,继续认真讨论各种可能性。“疑点很多,但是没有关键性的。而且这个世界上,哪里会真的存在什么完美的密室,肯定是有些细节被我们错过了。”
  “这个模型还原度真高!”程风浅望着邢业面前的显示屏,满眼佩服。“邢业哥,你真厉害,这个可以教我吗?”
  “这个合规矩的,有空了可以教你呀!”邢业笑得十分灿烂,然后又忍不住挠头。“虽然我也觉得我一直都很棒,但是听小程这么夸我,还是会有点儿不好意思的。”
  “邢业,你一直都挺好的,就是……”程霆深禁不住叹了一口气。“就是现在不但是不按规矩做事像老唐,连不要脸也像了。”
  唐云桢嘟着嘴哼了一声,喝完的咖啡杯往桌子上一放,然后滑着椅子凑了过去,很大动作的把程霆深挤开了。
  左泉目睹了全程,本来还想忍着,可是一看唐云桢挤开了程霆深之后还十分得意地扬起了下巴,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他实在忍不住笑了。“唐队又怼程队了哈哈哈。”
  程霆深不止一次地觉得自己是在带孩子,还是一群熊孩子,并且这帮小坏蛋里带头的还是个一直处在叛逆期里的中二少年,连带着这一群里就没有一个正常的了。
  程霆深‘忧伤’地望着程风浅,希望他的小堂弟能有他程家的风骨,保持住他程家的根正苗红,不要被带跑偏。
  “我查看过厨房,死者的刀具架是满的。”此时此刻,程风浅还是靠谱的,还在认真地分析邢业电脑里的模拟场景。
  “现在又有新方向了,我们可以查凶器的来源。”唐云桢也已经发现程风浅这新人的观察力不错,还偷偷地朝满脸欣慰的程霆深比了个赞,然后便起身,拿了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准备向外走。“阿风,把章美娜和邹川瑾的照片存上,我们先去大学。”
  “喂!”程霆深突然叫住将要出门的两个人。“晚上会下雨,伞在你车的后备箱里,淋着你我是不管,别淋着阿风了。”
  “知道了管家公!”唐云桢抿嘴笑了笑。“等一下没事您就休息一会儿,霆爸爸可是咱们队的顶梁柱,别累坏了呀!”
  这一句调侃连邢业都忍不住笑了,对桌的左泉也跟着冒出头来。“是呀少了谁都不能少了霆爸爸,要小的先去帮霆爸爸铺个沙发吗?”
  “你们现在很闲是不是?”程霆深微眯起眼威胁地看向两个人。
  “没有很闲!”邢业立刻收住笑意故作专注地对着面前的屏幕。“这个模型里还有几个地方需要我修补一下!”
  “左泉,你现在没事哦?”程霆深双手抱臂对着左泉笑的很‘好看’,但是左泉却本能地感到背脊发凉。“去情报科给我拿资料回来!然后滚去找酒!”
  “程队我错了!我马上去!”左泉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就没影了。
  停车场里,程风浅接过唐云桢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的两把雨伞,一面放到了车后座,一面还禁不住感叹。“唐队,你这车,也太拉风了!一定很贵吧?”
  “你是阿风,现在拉着你,是真的‘拉风’了。”唐云桢向来以自己的跑车为豪,一听人夸车就开心。“是很贵,可是花了我全副家当,所有钱都砸在这车上了,所以这把年纪了还买不起房呀。”
  “听我哥说,你们和霏霏姐一起住。”出了警局,程风浅也就跟唐云桢随口闲聊起家常来。“我听说那个地段很好,房价应该很贵吧?霏霏姐真厉害,到新港工作才几年,就坐拥几套房了。”
  “是呀,周烟霏也不知道是烧了什么高香,运气特别好。她买第一套房那会儿是十年内房价最低的时候,她买完没多久开始暴涨,那会儿规定少管理的也不严,没什么年限要求,她转手就给卖了,结果卖完才两个多月房价又暴跌,她一下子就买了两套房加一套首付,然后又涨了,现在都不知道涨了多少倍了。”唐云桢在驾驶座坐好,系上了安全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