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八章 法医CP喂狗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云桢发完微信,看到红灯的倒计时快到零,就把手机丢开了。
  “你是发财了吗?今天请我吃这么好的。”程霆深因为正在吃东西,所以坐在了后座,旁边还放着一个精致高档的便当盒,上面写着‘帝都饭店’。“五星级饭店的餐厅不是不送外卖的吗?”
  “我认识他们主厨,专门派人给我送的。”唐云桢因为之前那通电话的事情,对程霆深心里有愧,可是这好一会儿了也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跟他提,又挣扎了半天,依旧说不出口。“我……我平时请你吃的也不错,你……不用一脸可疑的看着我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程霆深嘴上虽然这么说,却并没有深想,他实在太累了,吃完便当就更觉得困,从警局到回家没有多远的车程,他都差点儿睡着了。
  下午那会儿提醒唐云桢拿出来的雨伞,就放在程霆深的手边,他收便当盒的时候,就顺手一起收到了后面的置物台上。
  这两把伞已经在车后座上放了一路,可是却一直没有用。
  程霆深把车窗开的更大,迎面而来的风带着阴雨的凉意,却又还有夏日的暑热,又潮又燥,让人十分难受。“这雨到底下不下呀?”
  “谁知道……”唐云桢随口回了一句。“想给它人工劈几道雷把雨带出来才好。”
  他们两人都不喜欢这样的天气,好像这个案子一样,卡在了进不了退不出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江元灏就已经到了法医科办公室,随身的行李一放下,就从袁香凝桌上拿了报告开始看。
  文字档案是做的有进步,勉强能过他心里的及格线了,江元灏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神情也柔和了一些。
  本来他是不需要这么着急赶回来的,可是让袁香凝写报告还是小事,让她这个新手一个人完成解剖,他实在不太放心,还是连夜从北区分局那边回来了。
  袁香凝真的是个十分普通的苗子,聪慧、机智都和她无关,还一点也不灵活,但是胜在很有自知之明,高中之前成绩一般,却将勤补拙地考上了新港大学的护理系。
  本来已经很励志了,她却还是勤奋得令人惊讶,每天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几乎全是抱着各种各样的参考书和习题册,从图书馆开门学到闭馆,日复一日、风雨不改,势要转入医学系。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个学年末的时候,还真的让她考过了,大二那一年成功转入医学系,可医学系的课业实在太繁复了,即便是吃苦当吃补的袁香凝也有些扛不住,险些放弃的时候,她遇到了周烟霏。
  ‘比你漂亮的,还比你努力’,说的就是周烟霏这样的人。
  而且比她漂亮的人,不一定比她会读书;比她会读书的人,又不一定比她漂亮,这个‘不一定’还只是个谦虚的说法,大部分认识她的人心里其实是默认,比她漂亮还比她会读书的人,应该还没出生。
  周烟霏是在上了一年警校以后,突然决定改考新港大学,并且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进入了医学系,从此以后,她就变成了一个传奇,她入学时捧着奖状的照片至今还挂在新港大学的陈列室里,笑容明媚、自信恬静,名副其实的学院之光。
  虽然两人同在医学系了,但是并不同班,而且新港大学学生很多,光单独一个医学系都不少,袁香凝原本以为在这么大的校园里,周烟霏那样光芒四射的明日之星和她这样资质平平的普通学生,除了偶尔可能会在同一个大教室一起上公共课以外,其他交集根本不会有,却没想到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女生寝室楼突然要装修,加上两人都是大二才来的转系生,就这么被分着住到了一起。
  更让袁香凝没想到的是,周烟霏和传说中的高冷女神一点都不一样,根本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反而亲切得很,并且一点都没有歧视相比之下完全沦为学渣的她,反而每天定好几个闹钟起来喊她一起去图书馆学习,两个人连吃饭和睡前都还总在讨论课题。
  在如此勤奋的氛围下,大二学期末的时候,袁香凝顺利通过了所有考试,虽然不像周烟霏那样科科第一名、门门拿高分,但是相对刚到医学系时很多课根本听不懂的她自己来说,已经进步很多了。
  “很好。”周烟霏在看到袁香凝的成绩单以后也很满意,拍着她的肩膀说。“你已经掌握好正确的学习方法了,这样我就不担心等我转系以后,你的成绩会再掉下来了。”
  其实周烟霏并不完全算是转系,而是跨系双修了,因为她发现除了医学之外,自己对刑事科学更感兴趣。
  因为是跨系,两边的课程叠加在一起越发繁重,有时候还会有冲突,周烟霏能和袁香凝一起上课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是也并不妨碍两个人一有空还是会粘在一起。
  她们完全不像普通女孩子,根本不聊美食美妆,只讨论课题相关,唯一会聊到的题外话,就是新港大学的另外一位风云人物,标准的学霸、高冷的男神、教科书本书一样的精英,江元灏。
  江元灏想起以前偶然路过学校后门外的露天咖啡厅,就逮到这两个人偷偷说他坏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放下手里已经看完的文件,打了个哈欠,起身去茶水间倒了杯咖啡,一边喝一边往休息室走,准备叫醒值夜班的同事换班的时候,发现躺在休息室里的,不是值班表上的那位同事,而是本该在家休息的袁香凝。
  她似乎是因为困极了,睡得突然到黑框眼镜都没摘,旁边的被子也来不及打开,可是感觉到冷又醒不过来,只是双手抱臂蜷缩着身子躺着。
  江元灏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上,又轻手轻脚地展开被子盖在了袁香凝的身上,做完这些以后,他半蹲在床边半天,盯着袁香凝的睡脸微微笑道。“你这没脾气的烂好人,怎么又帮别人替夜班了?”
  袁香凝睡得太熟了,根本听不到,只因为感觉到身上暖了,原本微微皱着的眉头都舒展开了,脸上也好似带上了笑容一般。
  江元灏看了一会儿,然后俯身取下了她的眼镜,又轻轻地吻了她的额头一下,然后拿起咖啡,走出了门去。
  刑侦支队把所有相关人员的关系和时间线都梳理清楚以后,依然没有任何有效的线索。
  凶手像是插了翅膀,会飞天遁地一般,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
  唐云桢和程霆深开完会以后,所获甚少,便想着到法医科来找找灵感。
  法医科有一栋单独的楼,主要办公区一分为二,办公室因为是在向阳面,平时来去走动的人也多,倒是和其他科室没什么区别,但是反方向的停尸房,因为隔间多阳光少的关系,又修了一条长长的走廊直到这层的尽头,就算是大白天里,普通人看着也不愿意靠近。
  连平时到哪儿都横着走的唐云桢,此时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前方都有些发憷,要推着程霆深到前面才肯跟着走。
  程霆深早就习惯了,并没有再‘嘲笑’唐云桢,自然地就往前面走了。
  两个人还没有进到解剖室,就听到江元灏的叹息和袁香凝不断重复着的抱歉话语,虽然好像不是因为什么好事,但却感觉有了些人气。
  唐云桢和程霆深无奈地相视一笑,才推开了门进去。
  “对……对不起。”袁香凝满脸的歉意,语气又是可怜又是讨好。“江主任,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早料到会是这样了。”江元灏听到门口有动静,抬眼看到唐云桢和程霆深在原地站定不打算过来,颇为无奈地拉下口罩。“没有什么戏可以看,快点过来。”
  唐云桢这才抱臂走了过去,看向躺在停尸台上的死者,小腹上有一处裂口,看刀法的熟练程度一定出自新晋法医袁香凝之手。
  “还好香凝不是医院的医生或者护士,不然大活人哪受得了这样?”虽然唐云桢只是在说实话,但是看到袁香凝低着头更加沮丧的模样,还是有些不忍心。“香凝,还好你是法医,至少不会有严重的医闹。也别太灰心,这个……这个多练几刀应该就好了。”
  “多练几刀?”江元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口没遮拦,给我向受害人道歉。”
  唐云桢看到江元灏手上闪着寒光的解剖刀,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并且把程霆深推到了前面去。
  “喂,江主任说你呢你推我干嘛!”程霆深行动上在做和事佬,语言上却在‘看戏’。“江主任,刀下留人!老唐快道歉,不然拿你当活靶练刀了!”
  唐云桢在想他要不要趁还有程霆深这个肉盾的时候先转身逃跑,正计算着自己距离门口要跑多少秒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来人清甜悦耳的嗓音,此刻透着股若有若无的慵懒。“老远就听到咱们江主任在发火,是哪个没眼色的惹我师哥生气了?”
  她话音刚落,人已经进来了,用脚一带把门关上,似笑非笑地看了唐云桢一眼,然后淘气地把身后的门还给锁上,整个身子又往门上一靠,一组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地把唐云桢的退路完全挡住了。“还是老唐,你赶上台风的尾巴,想试试这里的解剖台好不好躺?”
  “霏霏终于回来了!”袁香凝一看到周烟霏,就开心地扑上去给了个熊抱。“想你!”
  “嗯,我也想你。”周烟霏刚从热带海岛旅游回来,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森系连衣裙,头上还顶着大帽檐的时尚草帽,披散着的长发落在她身后,像个复古翻新的挂历牌女郎。
  就是这个造型突然出现在冷冰冰的解剖室了,尤其是一身白大褂的袁香凝还挂在她身上,难免有些格格不入,可其他人却都没往违不违和这方面想,尤其是唐云桢。
  他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脑子里就没有余地去想别的事情了。
  他只觉得自己那颗莫名浮躁的心,好像突然就安定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