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十章 女主气场永不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周烟霏坐了一天的飞机,虽然还不到开不了车的程度,但的确是有些累了,乐意有个司机,对于唐云桢的献殷勤也就照单全收了。
  一路上唐云桢都安静地在开车,没有打扰在后座小睡的周烟霏。
  其实他除了担心她疲劳驾驶以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就是他闯的那祸,被揭露出来的那一天,他不被程霆深大卸八块也至少得卸七块,能减少到六块或者五块的,只有靠周烟霏做说客了。
  他必须得趁着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先跟她打个招呼,把她哄好,免得周烟霏一时气愤之下跟程霆深站到一起,那他就得被卸十块了。
  但是此时此刻,唐云桢却不忍心叫醒周烟霏。
  他看得出来,她很累,甚至,他看得出来,她不止是身体上的疲惫。
  她的疲惫在眼睛里,可能,也延伸到了心里。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唐云桢还是没有叫醒周烟霏,轻手轻脚地把人抱起来就往电梯走。
  其实引擎熄灭的时候周烟霏就醒了,但是懒得睁眼,就由着唐云桢当苦力,脑袋还配合得往自己觉得舒服的角度摆。“看到人了就放我下来。”
  “好。”唐云桢应了一声,心想这个时间,还没到下班的时候,停车场里的车都很少,应该是不会遇到人的,果然电梯里也是空的,他一路把周烟霏抱回了家才放下。“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不用,我先睡会儿,醒了再洗澡。”周烟霏依旧闭着眼睛,把鞋子踢掉以后,又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抱着抱枕就准备先补一觉再说。“你回警局去吧。”
  没有等到唐云桢的回答,周烟霏总觉得缺点儿什么,一丝理智拉扯住了困意,微微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唐云桢蹲在面前望着她,让她忍俊不禁。“这个表情,好像是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宠物把家里弄乱了以后要道歉的样子?说吧,你是摔了我的唱片机还是砸了我的花瓶?”
  “都不是。”唐云桢心想,他犯的事比周烟霏说的要严重多了,但是现在并不是说这件事最合适的时机,于是他再次转了话题。“今天香凝问你给她的礼物在哪儿,你为什么说是她和江主任的那一份?”
  周烟霏这一下是彻底地醒了,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唐云桢,半天没说话。
  “你给他们两个人,只准备了一份礼物,这不像是你这个大方的富婆会做的事情。”唐云桢看周烟霏的神情,不禁猜测道。“他……他们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你……是因为这个才会突然请假出国的?”
  周烟霏顿了好久,然后终于是长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平时查案的时候没发现你这么敏锐。”
  “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唐云桢无奈地也笑了一下。“霏霏……”
  “别问我,也别说其他事了。”周烟霏像给狗顺毛一样捋了捋唐云桢的头发。“不管你这只宠物到底砸了本主人什么贵重物品,都不怪你好不好?我真的好累,我想睡觉了。”
  “好,你睡吧。”唐云桢起身回自己卧室拿了一床毯子出来给周烟霏盖上,然后把她刚踢掉的鞋子收起放回到门口的鞋架上,轻手轻脚地关门离开了。
  唐云桢走后,没有开灯的室内比方才要暗了一些,可是周烟霏却睡不着了,她用毯子捂住了头,好半天以后才重新把脸露出来,抬手揉了揉眼睛,假装它们的发红,只是因为她不小心太用力的触碰。
  唐云桢回到警局的时候,程霆深已经拿到了袁香凝写的验尸报告,刑侦支队一小队集合到会议室里集中讨论案情。
  程霆深已经看过一遍报告,背对着投影都可以详细地解说。“刀子刺入的角度几乎是直角,而且刺入的深度并不会导致立即死亡,章美娜可能还有几分钟的清醒时间。”
  “我们假设死者当时并没有死亡,即便是昏厥,也有可能会有手指活动这类的动静。”唐云桢靠在桌边,手指轻轻地点着桌面。“凶手几乎完全清理了案发现场,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留下,以这个细心程度,加上他所需要的时间应该不短,这期间,他不可能对章美娜没有死亡这件事不产生任何察觉。”
  程风浅一边听一边做笔记,偶尔还翻着手上的报告在看。“既然有这个时间,那凶手完全可以拿走凶器,为什么他没有这么做?”
  “的确,一个在案发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凶手,却不拿走凶器,是非常奇怪的。说他粗心,怎么都不可能,说他太自信了,认为即使留下凶器我们也找不到他,却也并没有线索能证明他想这样挑衅警方。”唐云桢感觉案情依旧没有任何有效的进展,头更疼了。
  邢业打着哈欠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已经看了好几个小时的监控了。“唐队,应该有线索了,我在案发当晚十点以前的录像里,找到了很像邹川瑾的男人!九点四十二分的时候,小区里的监控拍到他进入了章美娜那栋楼的电梯,他应该去找过死者,十点之前没有出来。”
  “昨天他没有提到过这些。”唐云桢接过邢业手里的平板电脑,翻了翻截图,再放大,虽然有些模糊了,但是上面的男人的确有八九成像是邹川瑾。
  “程队!”在外面奔波了一天的左泉也终于回来了。“红酒!我找到门把手上红酒的来源了,便利店里监控上的男人很像是邹川瑾!”
  程霆深把左泉的手机接过来,将照片和唐云桢手上的平板做了一下对比,然后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唐云桢就把平板塞进程霆深手上,微微一笑。“请邹先生回来问话吧。”
  再一次坐在侦讯室里的邹川瑾,看起来比上一次还要颓废.
  程霆深把打印出来的照片摊开在桌面上,开门见山道。“邹先生,我们想请你解释一下这些。”
  邹川瑾拿起照片看了看,又把它们放回了原本的位置,轻叹了一口气。“这是我,我那天的确是去找过美娜。”
  “为什么之前你没有告诉我们?”唐云桢双手抱臂坐在他的对面。“邹先生,我的同事应该跟你讲解过,你有义务告知我们案发当天你与死者曾发生过的所有接触。”
  “我……我怎么好意思说?我们那天……那天吵了架,美娜坚持要跟我分手,但是我不肯。”邹川瑾虽然有意保持冷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但情绪还是明显的激动了起来。“她明明答应过我,等她毕业,我们就会结婚的!”
  “邹先生,请你冷静一点。”程霆深侧过头看了唐云桢一眼。
  唐云桢微微摇头,表示现在邹川瑾的状态不适合再多刺激了。
  程霆深明白他的意思,便招呼程风浅和另一名同事进来,先重新帮邹川瑾录一份口供。“现在我们需要你留下来协助调查,如果你要求律师在场,我们可以帮你申请法律援助。”
  邹川瑾冷静了一些,颓然地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不需要。”
  出了侦讯室,关上身后的门,唐云桢跟上一步之前的程霆深,两个人并肩走在了一起。“他看起来很难过,我还是觉得凶手不是他。”
  “普通人冲动之下错手杀了自己的女朋友,都可能会难过,不过在难过之余,或许更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因此坐牢。”程霆深微微抿唇。“你也看到他刚才的情绪突然就变了,到底是因为想起章美娜要分手这件事受到刺激,还是想起他可能要为章美娜的死而负上法律责任才突然激动,只有他自己知道。”
  “监控画面很不利于他,现在他自己也承认那晚喝了酒,我们是可以怀疑他醉酒错手杀人之后再清理现场。”唐云桢认真地分析着。“可是冲动之下的杀人怎么会自己带凶器还不带走?而且现场干净地也不像是酒醉之人可以完全清理好的,九点四十二到十点之间不到二十分钟,他要在小区停电之前完成这些时间不够,而十点停电以后时间是充裕了,难度却加大了。”
  “对陌生人来说是很难,但邹川瑾对章美娜的家有一定的熟悉程度,黑暗之下完成,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而且他到底是不是醉酒状态,也是他单方面说的,时间太久了,酒精测试已经没有任何必要。就目前的线索来看,他有动机,也有作案时间,并且曾经对部分事实有所隐瞒,我们已经够证据起诉他了。”程霆深抬眼看了看身边的唐云桢,仍然是皱着眉头沉思的样子。“老唐,你不要又把自己绕进去了,你的直觉有时候是准得不符合科学,可我们是警察,破案不能全凭直觉,得有证据,不然照直觉往报告上写,上级会以为我们是在敷衍,你也不想被师父唠叨吧?”
  “我明白,但是……”唐云桢总觉得还是有太多事情说不通了。“差点儿什么,说不上来。”
  “唐队,程队!”左泉从办公室那边冲了过来,气喘嘘嘘地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有人用死者的信用卡买东西,店方报了警,同事知道章美娜的案子归我们队,已经把抓到的人带回来了。”
  程霆深忽而笑了一下,朝着唐云桢挑了挑眉。“说不定你觉得差点儿的东西,自觉地来给你补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