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十一章 端倪初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能进刑侦支队一小队,一直是其他部门警员的向往,也一直是警局‘常客’们的噩梦。
  唐云桢和程霆深还没有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听到了辩驳声,并且有些耳熟。
  “真真真的不是我呀!”虽然这声音在同事们的夹攻之下气势越来越弱,但还是立刻让他们辨识出了声音的主人,两个人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终于有二号嫌疑人了~”程霆深率先走了进去,眼睛微微一瞪,对面的人就吓得一哆嗦。“赵天虎,居然是你这个家伙呀!”
  “程队,你快来帮我澄清一下!这件事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呀!”赵天虎人如其名,长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加上五大三粗的身材,还喜欢戴着超级浮夸的大‘金’链子,走到大街上真的像哪个社团的老大一样,可是个性却一个‘怂’字不足以形容,而是两个字,‘很怂’。
  听说他曾经想给自己的混混‘事业’加持于是跑去纹身,结果一条龙纹了没有十分之一就哭天喊地得不肯继续了,可一条‘残龙’实在太丢脸了,他于是就用纹身贴盖住,但不是每次都能找到一样的图,于是他纹身的图案就变来变去的,有时候甚至颜色都不一样,这事也不知道怎么传的,好像整个南区分局见过他的警察都知道,他的脸早就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赵天虎此时还讨好地想去拉程霆深的衣服,哪里有半点虎的霸气,刚出生的小奶猫可能都比他有杀伤力。
  刑侦支队的警员,除了新来的程风浅,没有一个不认识赵天虎的,都深知他的底细,于是他刚想要起身解释,便被旁边的警员按回到了椅子上。
  赵天虎左看右看,发现谁都没有好脸,求情无望,转而向这里的最高长官谄媚地开口道。“唐……唐队,救……命呀!”
  以程霆深这个黑面神为首,其他人都有样学样的跟着黑脸,一个赛一个的严肃吓人。
  唯独唐云桢,天生笑脸,不笑的时候都能悦人三分,此时他搬了个椅子坐在了赵天虎的对面,还大方地展开了灿烂的笑颜。“我说天虎哥,你进到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知道我们的规则吧?”
  “唐唐唐队……你别……别别别喊哥,我……小的不敢当!”赵天虎承认自己是假虎,唐云桢才是真虎,笑面虎的虎,对方这么一笑,吓得赵天虎身子都贴在了椅背上,早知道自己无福消受,甚至多看一眼都想跪下,如果不是旁边这么多人围着他他没有地方可以钻,赵天虎是真的很想找个洞躲进去。“我只是……捡捡捡捡了个钱包!”
  “是‘捡捡捡捡了个钱包’,还是‘抢抢抢抢了个钱包’?”程霆深靠在桌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把枪,正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在赵天虎的头顶表演花式转圈。
  “真真真真的是捡的!”赵天虎老实地交代着,再一次地觉得他外面那边凶神恶煞的弟兄们都没有面前这几个英俊潇洒的警官可怕。“那女孩子看起来恍恍惚惚的,我跟她说她钱包掉了她都没有理我。”
  “你会这么好心?”唐云桢接过程霆深手上的枪,在赵天虎的正脸前面表演左三圈右三圈,但是他转得不如程霆深熟练,却更让赵天虎心惊胆战。
  “唐队,你你你小心呀!别别别走火啦!”赵天虎惊恐地看向身侧的唐云桢,不敢再耽误,什么都愿意说了。“其实……其实我看她长得挺漂亮的,本来是想借机搭讪的!不过她都没有理我,我就拿着钱和卡走掉了。密码这种东西,各位警官你们知道的,我的兄弟都很会……哦不会,我们都是瞎猜就猜中了的!”
  “哟,那你和你兄弟的运气真不错,怎么不去买彩票?”程霆深‘微笑’着点了点桌子,出口的虽然是问句,字里行间却都透露着自己的确定。“你没有去你幸运女神的家里当面感谢一下她?”
  “有,是有的,她钱包里有证件,上面写了地址,还……还有一张备用通行卡,我……我就拿着卡进了街心花园。”赵天虎多年进出刑侦支队的经验不断地提醒着自己,还是坦白地好。“警官你们相信我,我本来真的是想去还钱包的!去了以后发现他们小区停电,监控没用,我……我最近手头又有点儿紧,就……”
  “把钱花光了拿着钱包去还?结果劫完财又想劫色?”原本还笑着的唐云桢突然一掌拍在赵天虎面前的桌上。“她不从你就杀人!”
  “没有没有没有!”赵天虎这一下子是吓得直接从椅子跌到了地上。“各位警官,我哪敢呀!我只有偷东西,我真的只有偷东西,那天刚进屋的时候特别安静,我以为没有人的,偷到一半听到卧室有动静,没敢多留,拿了客厅里其他值钱的东西就跑了!我……我有人证的!我从楼梯跑下去的时候,撞到了一个男人,我……我还记得他的样子,他应该是同一栋楼的住户吧!你们肯定能找到他的!我没说谎呀!”
  “左泉,给他录一份口供。”唐云桢又恢复了笑脸,嘴角满意地勾起,却看得赵天虎背脊发凉。“天虎哥要认认真真地把每一个细节都讲清楚哦!”
  “好好好。”吓得半死的赵天虎连忙站起来跟着左泉走,头都不敢再回。
  “假的也能哄到他?”唐云桢把手上的仿真玩具枪递回给程霆深。“怎么看?”
  “赵天虎这家伙,真是浪费了名字里的虎字,比老鼠还怂,坑蒙拐骗他是很在行,不过,应该没胆子杀人。”程霆深把‘枪’放进抽屉收好。“邢业根据验尸报告在电脑上做了模拟犯案过程,如果凶手是邹川瑾或者赵天虎,以他们和章美娜的身高差判断,刀子刺入的角度应该是从上往下偏的,即便刻意做成标准的九十度,可刺入之后也会因为施力人的惯性而造成伤口的下深上浅,可是实际的情况,章美娜身上的伤口却是个毫无偏差的标准九十度以及内部几乎上下同深浅,凶手总不至于是刻意练习成这样吧?”
  “刻意练成这样干嘛?也没什么用呀,马戏团表演飞刀都不用这样。”唐云桢无奈地撇了撇嘴,继续翻着解剖的报告重新看,希望能找到他们遗漏的地方。“这么年轻就有肝硬化?”
  “嗯,是挺出乎意料的。我看了她去年在学校的体检报告,一切正常,也不知道这才一年多的功夫,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怎么就肝硬化了。”程霆深突然联系起了一件事。“情报科那边刚来的新资料里显示,章美娜有一份万能保险,是邹川瑾买的……可是他们又没有结婚,章美娜身故,保险的受益人只会是女方的双亲,邹川瑾又拿不到一分钱,并不存在为了保险金杀人的目的。”
  “为并没有结婚的女朋友买保险,还惦记着她的父母,自己存款不多却给女朋友租环境极好的高档公寓,我觉得邹川瑾这个人人品不错呀!”唐云桢始终对邹川瑾没有太大的怀疑。
  “那章美娜为什么还要跟他分手?”程霆深开始猜测诱发杀人的动机。“只因为他丢了工作?”
  “人都死了,原因我们也问不出来了。”唐云桢头痛地把报告放下,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是周烟霏办公室的号码,他微微愣了一下才按下了接听键。“亲爱的,你不是在家睡觉吗?”
  “唐……唐队,我是杨启。”电话那边并不是周烟霏,而是她的‘大徒弟’杨启,他差点儿被唐云桢那声腻歪的‘亲爱的’噎住,清咳了两声才继续说道。“霏霏姐刚才让我找新港大学附近所有有便利店或者超市的街道监控看,我们发现了一些线索,你和程队要不要过来看看?”
  “好,我们马上过来。”唐云桢挂了电话就扯着程霆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笑道。“你大闺女,好像又开外挂了。”
  程霆深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我一直觉得她开的不是外挂,而是外挂公司。”
  “果然是人民币玩家!”唐云桢拉着程霆深进了电梯,脸上都还在笑,可是程霆深接下来的那句话,却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要是当年,霏霏能顺利从警校毕业,我们三个一起当警察,多好呀。”程霆深是真心这么想的,可是这句话在唐云桢面前说,似乎已经足够挑起那段意难平,他这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有些歉意地看着唐云桢。
  程霆深这一声为周烟霏而起的叹息,也叹进了唐云桢的心里,像一颗石子掉进了平静的湖面,打破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唐云桢故作大方地一笑而过,却明白自己是在逞强。
  他从来没有忘记,他只是一直不敢主动提起。
  那不是他的过错,却是周烟霏放不下的心结。
  将邹川瑾和赵天虎的口供对照以后,一个重要的信息发生了重叠。
  九点四十五分进入章美娜家的邹川瑾,在十点刚过的时候已经离开了,他酒醉之中迷迷糊糊地以为停电之后电梯不运作,于是走了有紧急照明灯的楼梯,并且因为他有些发晕、脚步虚浮,所以走得很慢,隔一段距离还要坐下休息片刻。
  十点已经停电,而十点零五分从电梯里出来并入室盗窃的赵天虎,在十分钟以后逃逸,于楼梯间里撞到的男人,就是邹川瑾。
  赵天虎是因为发现卧室里有动静,于是仓皇出逃,来不及等电梯就直接从楼梯往下跑,还算合情合理。
  他们撞见彼此的地方,在三楼左右,并且对于对方的模样,都有大致的印象,相互符合。
  如果这两个互不相干的人都没有说谎,那么他们就这么神奇的成了彼此的时间证人。
  章美娜家卧室里还有动静的时候,邹川瑾已经从楼梯下楼了,有了不在场证明。
  赵天虎没有出现在监控里,说明他于十点以后才进入章美娜家,也没有足够的作案时间,并且因为他事后还敢拿章美娜的信用卡出去用,间接说明他根本不知道章美娜已经死了。
  两个嫌疑最重的人,一下子被对方洗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