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十三章 最佳拍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初第一轮搜证是唐云桢完成的,后来杨启来过再看,两个人的结论一致,并且入室盗窃这件事赵天虎已经承认了,卧室以外的物证基本上不会有遗漏,这一点周烟霏是放心的,所以她根本没有看客厅和其他地方,直接就去了章美娜陈尸的卧室。
  清理被盗取了多少财物这种事情,就是让程风浅这样的见习警员来都可以处理好,根本不需要她这个刑事科学技术室的副主任亲自来这么一趟。
  周烟霏的目标,是解开完美密室之谜。
  周烟霏往卧室门口一站,眼睛盯着地上的脚印,不到半分钟,已经把之前报案的快递员和隔壁王先生的身高、体重、年纪报出来,并且还知道快递员有轻度O型腿,王先生有关节炎,左边还比右边严重。
  虽然在电脑上输入脚印的相关数据之后,也能估算出这些结论,但是周烟霏光靠眼睛看和心算就能说出来,还是让程风浅大开眼界。
  “好……好厉害!”程风浅一看周烟霏这又帅又美、又认真又专业的架势,就有点儿兴奋地拿出小本本开始准备做记录。“唐队,霏霏姐是不是每周都要跟我们上一次痕检课呀?”
  “是呀,不过不是只给我们上课,她要给整个南区分局每个部门都上课,所以差不多两、三个月才轮到我们小队一次吧。”唐云桢靠在卧室门口,看着室内的周烟霏,嘴角不自觉就带上了浅笑。“阿风呀,你上课的时候,记得早点去抢最前面的位置,还要带个好的相机,拍下来,局里没时间听课的同事抢着要的,之前北区那边有同僚出到五倍价钱想买,可是咱们局长说了,涉及到南区部分实案,资料不得外传,不然光靠卖这课件都能发财了。”
  周烟霏虽然人在卧室里转悠,耳朵却是听着门口的动静的。“阿风,虽然我怎么拍都漂亮,不过你还是记得带个色彩好点儿的相机。”
  “一定!”程风浅满脸钦佩。“霏霏姐不亏是‘新港痕检第一人’呀,别的分局都有好多粉丝了。”
  “你别说,虽然是因为痕检向来缺人缺得凶,总人数都少得可怜,但是这个‘新港痕检第一人’,我还真是服她的。”唐云桢虽然是在跟程风浅说话,目光却始终在周烟霏身上。“前几年刑事科学技术室就独立出去,跟我们刑侦支队同级了,职称、工资、福利都一样,可是她们做痕检的,真的辛苦很多……因为需要的专业性更强,除了实战经验,还得不断地学习新的理论和技术,很多人刚进去的时候就扛不住辛苦,没多久就申请调去其他部门。这么持续下来,技术室永远都在缺人,来来去去,就你霏霏姐从新人熬到了资深,熬成了第一人,他们吴主任那叫一个疼她呀,她想要什么新器材,吴主任自掏腰包都要给她买!她成了咱们分局的宝贝,局长走到哪儿把她夸到哪儿,她的光荣事迹遍布新港市公检法,北区分局有她几个粉丝已经不稀奇了,我听说都快有她的后援会了。”
  “哎呀,哪有你唐队的后援会厉害呀,都几周年庆了吧。”周烟霏工作的时候也要忙里偷闲地调侃唐云桢几句。“阿风,他这种夸张的德性呢,你听听就好,千万别学……我没那么神,只是因为咱们不算隔着一行也算半行,你看着我做的这些好像很高深,但其实我们技术室里,杨启他们几个人也都能做到这样了,没什么特别值得夸的地方,无非就是多练习练习。不过你不用着急练这个,你们做刑警的,还是跟我们不太一样,我们是对着死证据,你们是对着大活人,和人打交道,灵活性比较强,根据遇到的嫌疑人或证人的不同性格,调整询问方式或者……偶尔诈一下,这方面,我还真不如你们唐队精明,你什么时候练到他这种人精的程度,就差不多了。”
  “咱们怎么好像是在商业互捧?”唐云桢朝着周烟霏狡黠一笑,然后抬手拍了拍程风浅的肩膀。“别着急,慢慢学,学我和你哥也好、学你霏霏姐也好,反正最后,殊途同归。”
  周烟霏没再跟他们多聊,继续晃悠了。
  卧室里一直没有除章美娜以外其他人的痕迹,如果她是自杀,那么一定得有一个固定住凶器的地方。
  周烟霏和章美娜身高、体型都相似,她在卧室里走了好几圈,估量出大概的位置,就指挥唐云桢干活了。
  程风浅本来想帮忙的,可是周烟霏却突然打着哈欠说困,让他去买一杯咖啡回来。
  程风浅一走,周烟霏连站都懒得站着,从客厅搬了个椅子歪在卧室门外看着唐云桢一个人忙碌。
  唐云桢像个声控机器人一样,跟着她的指挥爬上爬下。“我算是明白了,你这是专门把闲职给了阿风,就留麻烦的折腾我一个人呀。”
  “对呀,谁让你要跟来的。”周烟霏嫌弃地瞥了唐云桢一眼,随手一指。“上面,再往上一点儿,血液也有可能喷到那个高度的。”
  “好心没好报。”唐云桢一面抱怨,一面还是照着周烟霏说的在办。“我还不是想着阿风没多少出现场的经验,来帮你们呀。”
  “他没经验我有呀,我带着你既然不放心,硬要来帮我们,那你就干活呗!”周烟霏还窝在椅子上,看差不多了,才慢悠悠地起身走了进来。“去,把那边窗帘都拉上。”
  “霏霏姐,你的咖啡。”程风浅正好回来,咖啡递给周烟霏以后,又递了一张纸巾给唐云桢。“唐队都满头大汗了。”
  “谢谢。”唐云桢一面擦汗,一面凑到程风浅耳边小声说。“她就仗着是我包租婆,成天欺负我,你看她长得这么漂亮,心肠却成反比,是不是特别可怕?”
  “说我坏话我听到了。”周烟霏本来因为蹲在地上倒腾手提箱里面的器具,咖啡在一只手里握着有些不稳,听到唐云桢的抱怨,便作势要泼他。“也不看看我是为了谁负责的案子才大半夜出现场的?成天说我欺负你,错过了我的美容觉时间你给买过面膜吗?”
  “行行行,你辛苦了,等天亮了商场开门了就去给你买。”唐云桢擦完汗便去将卧室的窗帘全部拉上了。
  程风浅看到这里才明白过来,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重新做一次血液痕迹测试?还是给整个房间都做。”
  “很快你就知道了。”周烟霏笑了笑,戴上滤光眼镜,也给程风浅递上了一副。
  唐云桢朝她伸手,她却不给,傲娇地扭过头,让他自己去拿。
  唐云桢无奈,自己戴好眼镜以后,就关上了卧室的门。
  一个密室,重现了。
  虽然现场早已取证完毕,也已经简单地清理过,但是血迹的渗透性很长,实际保存的期限比眼睛看到的要更久。
  专业药剂喷洒完毕以后将光线隔离,再打开了箱子里的特效灯,三个人便站在卧室中央仔细地观察着四周。
  “柜子!”程风浅指向慢慢显现出血液痕迹反应的书柜。“我们上次来的时候,这里没有血迹。”
  周烟霏举起相机拍了下来。“你们看这段没有血的区域,像不像那把匕首的刀柄?”
  “像。”唐云桢刚点完头,后脑就被周烟霏用力地拍了一下,冷不防这么一个突然袭击,他本来就凑近的头差点儿撞到前面的柜子上。“亲爱的你谋杀亲夫呀!”
  “再乱说就真的杀你了。”周烟霏作势又要打,唐云桢却先一步往后跳了,她没打到人,就更生气了。“你看你做的什么第一轮搜证,这么明显的痕迹你都没有发现?杨启也是,等我回去好好收拾他一顿!”
  “术业有专攻,你都说了物证是你的主场秀,我当然没有你擅长了。最开始谁想到她可能是自杀,地上有明显的血迹,理所应当就吸引了人的眼光,我哪里想到看不到血的书柜才是帮凶?”唐云桢把眼镜摘了下来再去看书柜,就连内缝都干干净净的,一点儿血痕也没有。“她怎么做到在自己重伤的时候,还能把书柜擦这么干净的?”
  “应该还是有一样东西,能够暂时挡住血液浸到书柜里的。”周烟霏走到窗边打开窗帘,看着窗外,思考了片刻。“那样东西应该很轻,并且方便折叠以减小体积,这样她只要在还有意识的时候把这个东西往窗外丢掉就好了。”
  “霏霏姐说的很像纸,团成团再丢出去,这么高的楼加上有风,纸团很快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程风浅捏着自己的下巴,认真在想。“但如果是纸,血液应该还是会透过去浸到书柜上的,肉眼去看,不会这么干净。”
  “对呀,不会这么干净的。”周烟霏突然灵光一闪。“厨房有烤箱吗?”
  “有。”程风浅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明白过来。“锡纸?”
  “这孩子很聪明呀!”周烟霏一边给程风浅比了个大拇指,一边还不忘挤兑一下旁边的唐云桢。“比你当年强多了!”
  “你夸阿风就夸,不带捧一踩一的。”唐云桢不满地撇了撇嘴,但是看到程风浅都已经行动迅速的去了一趟厨房拿了还没有用完的一卷锡纸过来,又从内心里承认程风浅的确是比新人时候的自己积极认真很多。
  “唐队、霏霏姐,只有这一卷是拆开过的。”程风浅把锡纸交给周烟霏。
  “虽然割开锡纸的锯齿都一样,但是因为不同的人所用的力道和施力角度各不相同,被撕下来的那一块还是有唯一性。当然,前提是你们得把这唯一的一块找出来。”周烟霏来回看了看,然后就递给了唐云桢。“天亮以后你就带人去找吧,根据我师哥给出来的死亡时间,查一下当时的风向和速度,再结合这里楼层的具体数据,应该能锁定一个大概范围出来,也不算是盲目地到处找了。”
  “嗯。”唐云桢点点头。“这些数据交给邢业,几分钟就能找出范围来。”
  “是呀,差点儿忘了还有邢业这个神助攻。”周烟霏忽而一笑。“这么一想,你们队的人,各个都比你有用,你到底是怎么坐上一把手这个位置的?给上面塞钱了吧?”
  “你都说我是月光族了,我哪里还有钱可以塞?”唐云桢一把拉过旁边的程风浅,游说道。“阿风你说,我是个这么有人格魅力的帅哥,优点一箩筐,你霏霏姐怎么就是看不到呢?她是不是瞎呀?”
  周烟霏朝唐云桢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搭理他,冷哼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