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十四章 互握把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因为出了书柜这个差漏,周烟霏一边打电话把杨启训了一顿,一边又把除卧室以外的其他地方全部走了一遍,再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异常,她这才放心了。
  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三人便先回警局了。
  从停车场走出来,周烟霏正要上电梯的时候,被唐云桢拉住了。“怎么了?”
  唐云桢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霏霏,我……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你说呀。”周烟霏对唐云桢这欲言又止的模样不明所以。“你这扭扭捏捏的是又要告白吗?再说一遍,我不接受。”
  “喂!”唐云桢看了看旁边一脸疑惑的程风浅,又犹豫了半天。“有正经事要跟你说。”
  周烟霏大概明白了唐云桢是有顾虑,便侧过脸朝着程风浅说道。“阿风你先上去吧,你们唐队要对我诉衷情了,不适合围观。”
  “好。”程风浅笑了一下,然后就先进电梯了。
  周烟霏看到电梯门关上了,才又望向唐云桢。“你要说什么重要的事,还不好当着阿风的面?”
  唐云桢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才靠近周烟霏耳边,小声说道。
  “什么?”周烟霏听完,气得火冒三丈。“自作孽不可活,阿霆对你用满清十大酷刑的时候记得提醒他在屋里铺好垫子,我不想清理我房子里的满天飞血!”
  “你这是要袖手旁观的意思?”唐云桢赶紧拉住了即将暴走的周烟霏。“你不救我就没有人救我了!”
  “这是你自己作死呀!我救你万一阿霆连我一起砍了怎么办?”周烟霏反手就拧住了唐云桢的耳朵。“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平时虽然不靠谱,但是升级试这种大事上面,你也不至于出岔子呀!你明明知道这次升级试对阿霆来说很重要的!你最近到底是在干什么呀忙到把时间通知错!”
  “轻……轻点儿,疼!”唐云桢认真回想了一下,好像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大事,但是他此时如果不说个理由出来,周烟霏能把他的耳朵拧掉,于是他信口胡诌道。“我……就……你……你一直不回来,我担心你,担心地吃不好、睡不着,精神就差了,然后就糊涂了,再然后就……”
  “变成了我的错?”周烟霏松了唐云桢的耳朵,却使劲儿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想甩锅给我,还指望我救你!你做梦呢吧!”
  “霏霏!”唐云桢这回拉都拉不住周烟霏了,只能追着人一起进了电梯。“我被霆爸爸打死了,你那房子可就是凶宅,会贬值的!”
  “那你从现在开始就别回去了!”周烟霏气得在狭小的电梯空间里都要跟唐云桢拉开距离。“我等会儿回家就把你行李打包扔出去,你拿着就赶紧儿跑路吧!仁至义尽!”
  “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不会真的要这样吧!”唐云桢知道周烟霏是唯一能救他的人,他怎么死皮赖脸也要把她拉到同一阵线上,至少不能在他向程霆深坦白从宽的时候她来火上浇油。“霏霏,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帮我这一回吧!”
  电梯原本在地下一楼停车场,周烟霏进去之后直接按下了四楼,可是还没有到,就先在路面一楼停了下来。
  江元灏正在等电梯,一开门看到是周烟霏和唐云桢在里面,还愣了一下。“这么巧?”
  周烟霏立马把就快跪在地上抱她大腿的唐云桢踢开,一边按住开门键,一边理了理头发,温婉地像礼仪周道的电梯小姐。“师哥,你要去几楼,我帮你按。”
  “我以为你在刑侦支队,本来是要去楼上找你的,现在不用了。”江元灏说完,就做了个请的手势,周烟霏便走出了电梯。
  唐云桢也跟着出来了,周烟霏回头瞪了他一眼,正准备让他自己回刑侦支队找程霆深负荆请罪的,江元灏却突然来了一句。“唐队一起吧,你也不是外人。”
  周烟霏本来想反驳,但是看唐云桢满脸谄媚的样子,又顾着江元灏的面子,便没说什么,径直往外走了。
  唐云桢喜上眉梢,拉着无意中救了他的江元灏一个劲儿的夸。“对对对,江主任说得对!自己人自己人!”
  法医科虽然和刑侦支队不在一栋楼里,但是距离很近,周烟霏又经常往法医科跑,轻车熟路,率先就到了法医总办公室,跟其他同事打了个招呼,直接跑进了江元灏的主任办公室,拿着桌面上的文件便开始看,可是看到的内容越多,眼睛就睁得越大。
  她想到江元灏是要跟她说有关章美娜这个案子的事情,但是她没想到,会是这件事情。
  也就是前后脚一会儿的功夫,江元灏和唐云桢也进来了。
  周烟霏没抬头和他们说话,反而盯着手上的文件像是入了迷一样。
  唐云桢好奇,刚想开口问,就听到他身后的江元灏‘咚’的一下关上了门,并且上了锁,不禁更加疑惑。“江主任,这什么情况?”
  “我接下来要跟你们说的事情,暂时不适合让更多人知道。”江元灏跟唐云桢说完,见他十分疑惑,也只是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去看周烟霏手上的东西。
  唐云桢一头雾水,凑到周烟霏身边去看,可文件上的用词和数据都十分专业,他只大概知道是医学或者生物类的报告,却不能完全明白更具体指向的是什么。
  只是唐云桢隐约记得,周烟霏之前一直在研究的好像就是类似的东西。“这是不是跟你在家做的自制美容液差不多?你做的那些实验,跟章美娜有什么关系?”
  周烟霏被唐云桢无意间‘出卖’了,抬眸瞪了对方一眼。
  唐云桢还是一脸莫名,倒是江元灏明白了,脸色瞬间凝重了不少。“霏霏,你还在做还原?”
  周烟霏被唐云桢揭了底,也知道无法再瞒着江元灏,只能点头。“是试着还原了几次,但是没有完整的配方,实验条件也不够完善,所以……没什么收获。”
  “没收获才好。”江元灏勉强放了心,可还是忍不住教育她道。“师父走之前就说过,不许我们再碰这些东西,你怎么就是不听?”
  “知道你会不同意,才没敢告诉你的。”周烟霏早料到这件事如果曝光肯定会被江元灏教训,但是真到这里还是觉得罪魁祸首不是自己的实验,而是嘴不严的唐云桢,回头又瞪了他一眼。
  唐云桢这会儿已经明白周烟霏在家里冰箱里冻着的不是什么自制美容液了,而是更加隐秘,甚至危险,以致她不敢告诉江元灏,也不能跟他和程霆深明说的东西。“你在还原Siren?”
  “对,就是Siren,但是我学艺不精,所以失败了!以后我也不会再做了,咱们把这一篇翻过去吧!”周烟霏趁着江元灏还没开始第二轮训之前,赶紧把刚才那份报告立起来挡在了自己的脸前,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好像真的可怜兮兮般。“所以请问咱们江大主任,怎么会想到给章美娜的肝脏做这种测试?你之前没开过这个先例呀。”
  “昨天香凝解剖的时候,我就觉得章美娜的肝脏很不正常,按说她这个年纪,不至于肝硬化到这个程度,所以我猜想,可能跟她平时做的生物实验和长期接触的药剂有关,一时好奇,我就做了一些基础测试。几轮测试之后,结果都很异常,这让我想起师父从前有关Siren的笔记,曾出现过类似的……”江元灏停顿了一下,又长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我对比两组数据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章美娜在生前,曾经接触,并且注入过,疑似Siren的溶液。”
  “可是,你们也并没有能够百分之百证明,那就是真正的Siren。”唐云桢微微蹙眉,神情担忧。“它在新港市,已经消失了快二十年,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都难以提取了,现在没有人能确切地证明。”
  “的确,师父对于它的记录也很少,我不能完全确认章美娜身上的就一定是Siren。”江元灏也是发愁。“这就是我单独找你们来的原因,我在犹豫,需不需要把我这个意外的发现,写进报告里面。”
  “不要!”周烟霏和唐云桢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两个字,只是前者比后者的语气要显得更急促一些。
  江元灏没想到周烟霏反应会这么大,看向她的目光惊讶之余,又凝重了些许。
  周烟霏察觉自己失态,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微低下头躲开了江元灏的注视,还偷偷伸手拉了拉唐云桢的衣袖。
  “Siren重现新港,牵扯太多人、事,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就公开,会有捕风捉影的麻烦,也容易引起公众恐慌,还是等更妥当的结果出来再说比较好。”唐云桢反手握住周烟霏的手,轻轻捏了捏。“霏霏应该也是在顾虑这个吧?”
  周烟霏连忙点头,这才敢抬头看了一眼江元灏,见对方还盯着自己,又继续点头。
  江元灏看她难得露出这种怯生生的样子,原本还要训人的气恼也去了大半,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就假装不记得再问了。“保险起见,唐队还是征求一下梅……嗯,你上级的意见吧。”
  “好,我回去跟他说一声。”唐云桢感觉周烟霏在听到江元灏提起那个名字,甚至只是那个姓的时候,拉住他的手微微一僵,心底已经了然。“江主任,你要是没别的事情要说,我们就不打扰了。”
  “嗯,不送。”江元灏微微颔首,主动解了锁、开了门,目送着唐云桢把周烟霏带出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