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1 完美密室 第十六章 双线复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人流复杂的九曲巷里,有证件有地址有现金的钱包被有歹心的人捡到的几率非常高,没有赵天虎,也可能有王天虎、李天虎,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有通行卡再稍微乔装就可以在不被物业注意的情况下进入小区,而只要成功进入了,开门撬锁就根本是小事情了。
  钱包仿佛是一份攻略,通行卡就好像地图,这一关游戏过得相当轻易,像早就设计好了一样。
  还有,她买刀的收据,不见了。
  收据不在卖刀的便利店里,也不在赵天虎捡到的钱包里,更不可能在她街心花园的公寓里。
  她或许是随手丢掉了,可是因为九曲巷监控缺失,根本不可能再找到。
  章美娜为什么要特地绕路去买刀,还是她绕路,是为了要去见什么人?
  这一切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和Siren,有关系吗?
  周烟霏越想越头疼,揉了半天太阳穴,才又拿起资料翻,看了一会儿以后,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
  凶手是一份出错的体检报告,刑侦支队的其他人,包括程霆深,都是这么想的。
  只有唐云桢知道,章美娜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谜团,是没有解开的。
  一份体检报告,真的可以让一个有大学学历知识和基础医学常识的生物学高材生,在不进行任何复查的前提下,就开始策划,并且草率地结束自己的生命吗?
  不管章美娜知不知道保险期满两年、自杀也可获赔的条例,她把自杀伪装成他杀的理由,都并非多么充分。
  她完全可以另外找一家更权威的医院再做一次检查,也可以约个律师或者保险员了解一下她的保险细则。
  即便她真的是癌症晚期,药石无灵,也没有这么迫切结束自己生命的理由。
  案件中的证据和细节已经清楚,她的的确确是自杀的,可是理由呢?
  那个迫切的理由,一定凌驾于癌症和保险之上。
  一个可以凌驾于生命和财产之上的理由,会是Siren吗?
  唐云桢脑子里很乱,一时间无法把千头万绪整理清楚。
  他决定单独去见一个人,一个或许能帮他解惑的男人。
  邹川瑾没想到唐云桢会突然造访,开门看到人的时候,表情有些错愕。“唐……唐警官?”
  “你好。”唐云桢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唐突一般,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直接就在沙发上坐下了。“你有事情忙吗?没有的话,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没……暂时没事。”邹川瑾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随手关门,然后倒了一杯水给唐云桢。“唐警官找我,应该还是为了美娜的事情吧?”
  邹川瑾这些天帮着章美娜父母的忙,为她处理身后事,倒是比突闻噩耗最开始的那几天冷静多了。
  “对,是章小姐的事情。”唐云桢也没打算闲聊,开门见山道。“不过是以我私人身份来问的,不会进记录,邹先生不用这么拘谨,放松一点。”
  唐云桢向来是聊天高手,三言两语就把原本严肃的气氛冲淡了。
  “你问吧,我知道什么都会说的。”邹川瑾的神态虽然还是颓然居多,眼眸却没有最初得知死讯时那般黯淡了。
  “你说那天你去找章小姐,刚进大门你们就吵架了,气氛也不太好,那你为什么要进卧室去?”唐云桢的语气很平淡,并没有任何质问的感觉。“你是要去拿什么东西吗?”
  “我不是要拿什么东西,我只是想砸了她的电脑。”邹川瑾一说完,唐云桢倒是愣了一下,邹川瑾连忙解释道。“警官你别误会,我不是因为发脾气就乱砸东西,我只是……我只是不希望她再做那些实验了,美娜自从接触了那些东西,就开始变了。”
  “变了?”唐云桢似乎抓到了什么有用线索,眼睛一瞬间睁大了。“可以说得更具体一些吗?”
  “她很痴迷,眼睛放光,简直像……像是吃了什么兴奋剂一样。”邹川瑾微微皱着眉,似乎因为是在努力回忆,可能也因为,他或多或少还是对这件事有不满的。“她保护那些资料的程度,像一个母亲过度保护自己的孩子,或者说,那是一种溺爱,有点儿……有点儿过分了。”
  “你们就是因为这些事,关系开始变得不好的吗?”唐云桢看到邹川瑾点头,他沉默了几秒,才又问道。“你觉得……她有可能在因为自己的实验而试药吗?”
  “试药?”邹川瑾似乎完全没想过这个方面的事情,神态十分惊讶,张开嘴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我,我不是学生物的,我不太明白这些,但是按照学校的规定,不成熟的实验品是不能用在人体身上的,美娜她……她应该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唐云桢微微抿唇,没再出声,只是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邹川瑾是章美娜的男朋友,自然比他这个陌生人要更了解她。
  可是邹川瑾,却不会比唐云桢了解Siren。
  如果真的是Siren,那个在传说中,神奇的好像能起死回生的仙丹一样的Siren,章美娜会不会去试呢?
  他们不得而知,他们无从可知。
  Siren未必是真的重现,但是类似它的势力,却从未真的消失过。
  唐云桢也说不上他去了一趟邹川瑾家有没有得到有效的线索,只觉得还是有些烦躁,一路在守法的速度上限边儿飙着车回了警局。
  心绪不宁,还是想找个地方抽烟,唐云桢晃晃悠悠地在警局外墙附近找了个空位,掏出烟正要点,远远看到两个人从刑侦支队那栋楼里走了出来,正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周烟霏和程霆深。
  唐云桢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像做贼一样,闪身躲进了角落里。
  周烟霏和程霆深并没有注意到远处的人影,她满心想的还是案子。“阿霆,章美娜的车在哪儿?”
  “案发一周以前她送修了,应该还在修车厂里。”因为自杀案发生在章美娜的家里,和她的车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警方也一直没有去调她的车出来查,周烟霏突然这么问,程霆深还有些奇怪。“怎么了?”
  周烟霏笑了笑,却没有直接说原因。“我需要一张搜查令。”
  程霆深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多问,只微微点了点头。“好,我帮你去……去他那里拿。”
  “还是你好。”周烟霏又笑了笑。“我如果跟老唐说要搜查令,他可是会打破砂锅问到底,非要知道我在查什么,还要我带他玩才肯给我的!”
  “你这么一夸,完全让我想问也问不了了。”程霆深无奈,也只能跟着笑。“其实你想要搜查令的话,不需要经过我或者老唐……直接找他,他会给的。”
  “他是外人,给的人情,必须得还,我还不起。”周烟霏冷哼了一声,可神情很快又柔和了下来,还拉着程霆深的胳膊晃了晃。“你是我霆爸爸,是自己人,欠你的就欠了,债多不愁!”
  “果然儿女是来讨债的呀。”程霆深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安慰地拍了拍周烟霏的手。“以我的名义要,不算你的人情债。”
  “谢谢霆爸爸!”周烟霏刚说完,程霆深的电话就响了,他示意她有事要忙,她也不耽误,目送着他又进了楼里。
  周烟霏也准备回技术室了,一转身却看到了唐云桢。
  其实他们隔着还挺远的,根本看不清楚,但是以周烟霏对唐云桢的了解,那种自以为很帅很炫酷,但在她看来却招摇又骚包的站姿,整个南区分局,大概也就他那么一个了。
  不过他身高足够、腰细腿长,那么痞痞赖赖地靠墙站着,倒也不难看,甚至还吸引了几个路过的女警,朝着他微笑打招呼。“唐队~”
  “你们好~”唐云桢毫不吝啬地大派笑容,身子却始终不动,等着周烟霏走过来了,才装作委屈地说道。“你跟阿霆说悄悄话,我吃醋了,哄我。”
  “你不是吃醋了,你是皮痒了,欠揍!”这要是在家里,周烟霏就直接动手了,在警局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才稍微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绝对不是为了给唐云桢留面子。“你队里各个都在忙,你又跑哪儿偷懒去了?”
  “这不是为了今晚给阿风开欢迎会,出去张罗了吗?”唐云桢刚才没来得及点烟就看到了周烟霏,所以身上没有太明显的烟味,也就不怕靠近她,一伸手把对方搂住,拉着往技术室走了。“亲爱的,你闻我身上都没有烟味了,真没偷偷抽,那罚款能缓缓吗?刚才订帝都的包厢,卡快刷透支了。”
  “你一个月光族加卡奴,次次还订五星级饭店的包厢,死要面子活受罪。”周烟霏嘴上虽然这么说,却没指望唐云桢能有半点儿改变。“今晚的账单给我吧,这是看在阿风的面子上。”
  “亲爱的,你怎么这么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唐云桢夸张地大声称赞起周烟霏,还揽过对方在她发顶上用力地亲了一口。“一年想娶你三百次!”
  “呵呵,那你排队吧。”周烟霏连假笑都懒得送他,抬眼就是一瞪。“估计排到下辈子就轮到你了。”
  “哎呦!你连下辈子都许给人家了,就知道你心里有我!”唐云桢戏精上身地演了一出娇羞少女的仪态,差点儿没把周烟霏恶心地反胃。
  眼看前方就是刑事科学技术室了,周烟霏连忙往自己的地盘冲,冲之前还踹了唐云桢一脚。“别在外面丢人现眼,赶紧滚!”
  “好,人家不给你丢人了。”唐云桢扭扭咧咧地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在原地哈哈哈了一会儿,才朝着已经快踏入技术室的周烟霏喊道。“下班见。”
  周烟霏懒得回头,就挥了一下手示意她知道了,然后便进了技术室,顺手关上了门。
  她不知道,他一直在后面看着她,看了很久,才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太熟悉的人,会因为习惯,而忽略细节,对话就好像一张随手拿起的便利贴。
  便利贴上,他不会正经地跟她写上再见,她也不会注意,他每次都让她先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