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一章 新港剧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巨大的影院剧场,在平日看来是绚丽无比的,各色的聚光灯下,甚至让擦拭后豪华的皮质座椅都闪闪发亮了。
  这里是艺术的圣殿,是得到过很多赞美和掌声的地方,而闭馆之后的一切却显得尤其阴沉。
  复古又厚重的几扇巨型木门将一切可见光完全阻隔在了外面,整个偌大的会场只有几盏暗淡的小灯闪烁着,微弱的光线甚至不能保证角落的摄像头在这一片幽暗里保留些什么。
  剧院的经理蓝依比往常早了一个钟头打开了大门,昨晚已经简单清理过的场馆里,还弥漫着一股太过浓重的香味,她有些不适地轻掩住口鼻,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招了招手示意身后的整个清洁团队进入其中,工人们便拿起工具敏捷地行动了起来。
  昨天这里刚开演的舞台剧《黑白对峙》异常地轰动,受欢迎的程度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她的老板也就是这个剧院的主人一早就打电话督促蓝依亲自监督,确保今天第二场之前的所有硬件设备无碍,一切按照原本规划进行,并且随时准备将计划只有一周的演出增加到半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
  蓝依站定到墙壁的宣传海报前,有些移不开脚步。
  现在这个电子信息时代,各种新奇娱乐涌现出来占据了大市场,在这些夹攻之下,尤其是在新港市这种非一线城市,愿意花钱来看舞台剧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剧院也经常空着接不到什么大的生意,但是蓝依身为新港市最大剧院的工作人员,因为资历深又是半个行内人,还是见过不少著名演员的。
  有些人,舞台之下不着脂粉,其实也不过只是普通模样,所以蓝依对于那些传说中的‘惊为天人’、‘盛世美颜’向来也没有太大的期望。
  可是在一周之前,在她第一次看到海报上这位真人的时候,她还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如同那几乎占满整面墙壁海报的描绘一样,男主角欧阳晨,他简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净,可以瞬间平静人类躁动的心灵。
  相比之下,女主角夏羽蓉反而逊色了不少,可也没办法,欧阳晨这样的男人,男女通杀、老少通吃,女艺人站在他身边还有存在感,已经不容易了。
  蓝依想到今天还能坐在剧院的第一排再看一次欧阳晨的表演,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被老板强令早起开工的不满也一扫而空,她转身,准备先到道具室去查看一下设备,可是舞台上巨大的聚光灯突然亮了起来。
  她猜想是控制室的工作人员在例行检查灯具,也没有太在意,抬腿继续向门口走,却在将要离开会场的那一刻,被身后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吓到。
  蓝依回过头,看清楚舞台上的情景时,惊得手上的手提包掉在了地上。
  立秋都已经过了,夏季已经快到末尾,可是天气还是很热。
  刑侦支队的众人依旧是忙碌地进进出出,当然,除了办公室里那个悠闲地讲着电话的一小队队长以外。
  “宝贝,我下班就来接你~来亲一口,MUA!先这样。”很没有人民公仆样子的唐云桢依靠在柔软的豪华转椅里,一双大长腿就是不爱接地气,非得翘在宽大的办公桌上,活像个在自己家公司里挂着闲职的纨绔,每天上下班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打卡而已。
  已经站在门口有一会儿的程风浅,看到他挂断了电话才走进来。“唐队,报警处那边刚刚接到报案,在新港剧院里发现一具男尸。”
  “新港剧院?”唐云桢微微蹙眉,烦躁地嘀咕了一句。“早不出事晚不出事,我约了女朋友今天晚上去那里看舞台剧诶!”
  “很可惜,你们应该看不成了。”经过几个月的历练,程风浅已经由见习转为了正式的刑警,比起刚进刑侦支队的时候也要干练了许多,可是在前辈面前,他依旧还是那个有些腼腆的大男孩。“程队和霏霏姐他们原本就在附近,都已经过去了,我们是不是也要去?”
  “去看看吧,如果需要帮忙就留下。”唐云桢终于双腿落地,手臂撑住椅子把手一用力便起身了,他抬眼看了墙面上的时钟一下,然后又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不需要人手的话,我们就去吃午饭吧。”
  “好,那我准备一下。”程风浅已经习惯了唐云桢见缝插针的‘偷懒’,对着他笑了笑,转身出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收拾起上面的文件。
  没有耗费太久的车程便到达了目的地,唐云桢从车里出来,环视四周。
  面前的剧院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着些微的金光,就像是躺在黄金沙滩上的巨型贝壳一样。
  程风浅也从车里走了出来,看向门口,那里聚集着一些工作人员,并没有身份明显的警务人员,他不禁感叹这里的负责人隐蔽的处理做得很好。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然后一前一后向门口走去,正好看到刚走出来显得有些不适的左泉。“唐队,你们来了。”
  “这么热的天你干嘛还出来晒太阳?”唐云桢走到他的身边,想将左泉也扯进了室内,左泉却不知道为什么,死活都拉不动。“怎么了?里面有鬼呀?”
  “怎么会有鬼呢?唐队你先进去吧!我……我就是想出去买瓶水!”左泉有些心虚,不敢直视唐云桢,反而拉着旁边的程风浅一起往外跑。“阿风,正好我要去帮霏霏女神也买瓶喝的,但是我不知道她爱喝什么,你陪我一起去吧!”
  “诶!那我呢?”看着左泉将一脸莫名的程风浅带走了,唐云桢无辜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喂~也帮我带一瓶!”
  “好!”程风浅转过头回应了唐云桢的话,然后就被左泉拖离开了他的视线。
  唐云桢歪着头笑了笑,然后戴好警牌,走向了里面。
  因为不能影响案发现场原本的空气状况,场馆里的中央空调一直没开,身在其中的人都不免大汗淋漓,迎面而来的浓郁香气加上隐约的尸体腐烂和发酵的味道,唐云桢终于明白左泉为什么会顶着大太阳出去了,他现在也很想跑出去。
  “唐队~”围栏边守着的警员已经发现了唐云桢,并且友好地帮他拉开了警戒线。
  虽然此时很想扭头逃跑,唐云桢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了舞台。
  法医来得早,尸体已经被运走了,但却因为会场几乎封闭的环境使得空气中的味道迟迟无法消散,加上夏日正午越加上升的气温,很多人都掩住口鼻艰难地呼吸着,有的人甚至在耳朵上挂了塑料带,随时做好不能弄脏地面的呕吐准备。
  舞台正中是一张美丽的花床,各色的花朵将那张道具床布置地十分精致,床板上画着人形的白色线条,意味着那里就是原本发现尸体的地方。
  周烟霏站在花床之前,因为背对着阶梯,并没有看到唐云桢的靠近。
  这里的香味很重,经过刚才警员们对工作人员的询问,周烟霏已经知道,这些都是昨天刚运到的鲜花,花房虽然只是假布景,但整个制作都很精致,比真正的花房能用的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已经是上好的鲜花房了,为什么还要喷这么多空气清新剂?”唐云桢突然的出声让周烟霏吓了一跳。
  “麻烦你下次出现之前先打声招呼好吗?”周烟霏无可奈何地望了他一眼,唐云桢只是无辜地耸了耸肩。“唐队,那照你看,为什么要故意增加人工香剂呢?”
  “尸体这么堂而皇之地摆放在舞台的正中,连聚光灯都调地那么亮,明显是想让人立刻发现,那和用香味掩盖尸体的味道目的不一致,多此一举、不合逻辑。”唐云桢围着花床绕了一圈,眯起眼睛到处看,口中喃喃地念道。“除非是想掩盖什么其他的东西。”
  “可能吧。”周烟霏干咳了两声,她在恶劣的环境下待太久,恶心反胃的感觉已经过去了,她现在就是觉得自己有点儿发晕。“江主任来验过尸斑,证明尸体没有被移动过,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
  “那就好,不用再查别的地方了。”唐云桢看着众人越来越不对的表情,体贴地拍了拍手,清脆的几声响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他便提高声音喊道。“搜证暂停,大家先出去休息。”
  众人如释重负,响应着唐云桢的命令陆陆续续地走了出去。
  “你也只有这种时候才有队长的样子。”周烟霏一直蹲在花床前面,此时即便是缓缓站立起来,整个人也还有些发虚,可是咬着牙不肯说,起身的同时人晃悠了几下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倒,却是后背突然触上了唐云桢的后背。
  “我一直都很有队长的样子呀!”唐云桢并没有伸手扶她,只是用后背撑着她,并且微抬起头看着舞台上方,好像他只是正好处在这个姿势一样,还随口闲聊起来。“怎么没有看到阿霆?”
  “他带了几个相关的人回去录口供,在你到之前刚走的,在停车场没遇到他们吗?”周烟霏缓了缓以后不那么晕了,便抬腿向外走,唐云桢也跟了过来。
  “这个剧院进出口太多,可能错过了吧。”唐云桢并不着急找程霆深,只是随口一问。“对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跟队长本长我汇报死者身份诶!”
  “都被香味熏昏了谁还记得跟你说这个呀?”周烟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晕了。“是欧阳晨,这部舞台剧的男主角,你知道我对娱乐圈这些不了解,还是等回去以后让邢业查了资料跟你详细说吧。舞台剧是九点半结束的,他们剧组在这里待到十一点左右人就陆续走了,更具体的你找阿霆看口供吧,我师哥说死亡时间是昨晚凌晨,死因还不确定。我那会儿忙着搜证,也就听了个大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