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五章 和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周烟霏一开始没说什么,只是盯着桌面上两个人的手,然后终于是笑道。“亲疏有别,你这么不靠谱,可比我霆爸爸差多了。”
  “是是是,我不如阿霆。”唐云桢再次‘挫败’。“你们青梅竹马,你们父女情深,你们了不起!我认识你也快十年了,到头来我还是个疏!”
  周烟霏似乎是被他莫名其妙的吃醋给逗乐了,又是一笑,从唐云桢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之后,还拿筷子上端打了他的手背一下,事不关己般说道。“章美娜的车上东西很少,都没有Siren的痕迹,而且车开了快一年了,居然连行车记录仪都没装,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留下。”
  这下换唐云桢愣住了,反应了一会儿才问道。“那……”
  “嘘!”周烟霏神秘兮兮地立了一个手指在唇边,然后歪着头微微笑道。“快去端菜,吃饭的时候,不聊公事。”
  “好好好!”唐云桢于是起身,去橱窗口拿他那几盘刷小份的钱却有超大份分量还附送了两个小菜的午餐。
  他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时候,周烟霏望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程风浅和左泉还在华莘经纪公司的时候,就接到了唐云桢的电话,于是着重问了有关欧阳晨是不是对哪种花过敏的事情。
  粉丝平时也常常送花,却没有人知道他对哪一种花过敏。
  程风浅旁敲侧击地问过欧阳晨的经纪人田光远,他一脸的疑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欧阳晨和刘逸哲,除了有夏羽蓉在的时候见过几面之外,就毫无关联,再不能深入去查了。
  从娱乐圈的人口中问出线索,困难程度仅次于询问律师。
  别看他们平时八卦聊得夸张,自己心里却有尺度,不该说的话一句都没有,一个个要么会演戏,要么会回避,更厉害的还会不着痕迹地转换话题、偷换概念,虚虚实实分不清,着实让人头疼。
  加上随着舞台剧的无限延期,南区分局被社会舆论不断地刺激,于是也不断地给刑侦支队施压,几天下来,一小队的大家都累得要命。
  程风浅和左泉从去了华莘以后就一直暗中跟着夏羽蓉,却也没找出任何蛛丝马迹,实在撑不住了,才通知了唐云桢,让他找其他同事过来换班。
  没想到唐云桢亲自来了,更没想到,他带来的其他同事里,居然有周烟霏。
  因为舞台剧延期,加上粉丝原本就对毫无作品的新人夏羽蓉能和当红天王欧阳晨搭戏而颇有怨言,隐隐有全网抵制的苗头了,华莘不敢惹众怒,就先把夏羽蓉的工作都暂停,这些天她即使是去了公司,也无事可做,于是早早地就回家休息了。
  今天也是一样,天都还没黑透,她就已经到家了,一边关上了身后的门,一边给田光远打电话。“阿远,我已经到家……没什么事了,你也注意休息,明天见。”
  她还来不及打开灯,纤细的手腕便被人用力的握住了,夏羽蓉惊恐地想要呼救,嘴巴却立刻被捂上。“唔!”
  手机掉在了地上,正面朝下,窗帘都拉上的屋子,再度陷入了黑暗。
  “夏小姐,是我。”听到熟悉的声音,夏羽蓉反而心里一颤。
  “你……”她转过脸望向身后,来人果然是刘逸哲。“你怎么回来了?会被人发现的!”
  “我趁着那帮警察换班的时候从后门上来的。”刘逸哲伸出手打开了灯,脸上神色凝重。“我走不了了,现在警察到处找我。”
  夏羽蓉望向窗户,看到窗帘都关着,才松了一口气。“你走不了,来找我,我也没有办法。”
  “欧阳晨的事,大家都脱不了干系。如果我真的被警察抓了,你们给的那点儿钱,可不够我守口如瓶的。”刘逸哲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凌厉。“要么你们想办法送我离开新港,要么……大家一起翻船……”
  天色越来越暗了,唐云桢找了个位置将车停好,手刹也调好。
  他安稳地靠在椅背上,透过车窗微仰着头望向夏羽蓉所住的那一层,那里客厅的灯是亮着的。
  周烟霏从外面拉开车门,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唐云桢,然后才绕到另一边坐下。
  也不需要客气,唐云桢先拿出了一杯罐装咖啡,刚准备打开,就被周烟霏抢了过去,他立马就像个小孩子一般,不满地嘟起了嘴。“什么仇什么怨?你一杯咖啡都不给我!”
  周烟霏抿着嘴笑了一下,打开就喝了一口,看着唐云桢在袋子里没有翻到第二罐咖啡而‘幸灾乐祸’。“中午那盘你最喜欢的糖醋小排,你只吃了两块,饭也只吃了半碗,胃病又犯了吧?只准喝热可可。”
  “亲爱的,你这么管着我,跟我老婆一样,我会受宠若惊的。”唐云桢经常没有正行,周烟霏都懒得理他了,他见她不回应也觉得无聊,就从袋子里翻出一个三明治开始吃。“你都下班了,怎么还要陪我来这一趟?”
  周烟霏又抿了一口咖啡,目视前方地说道。“欧阳晨的胃液里,确认存在Siren。”
  之前在章美娜的案子里,江元灏和周烟霏都不能确定是真的Siren回来了,于是这几个月里,他们翻找了很多资料,终于能够证实。
  这个结论还没有来得及上报,又再次在欧阳晨的身上发现了。
  唐云桢似乎并不是太惊讶。“Siren的成分里,有某一种花吗?”
  “有不止一种。”周烟霏点了点头。“我目前可以确定的,就是曼殊沙华。”
  “红色彼岸花?花语跟什么天堂、地狱有关系的那个?”唐云桢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跟他们演的那个什么Angel和Demon也太搭了吧?都很中二,不接地气,约好的吗?”
  “彼岸花,名字起得挺玄乎,但其实也就是石蒜科多年生草本花卉,虽然根茎有毒,但处理以后也可药用甚至食用,不算稀罕。新港的气候偏干燥,这种花比较少见,可是我以前在……”周烟霏停顿了一下,把已经喝完的咖啡罐扔进垃圾袋里以后才继续说道。“在雨水充足的易阳市,这种花就很常见了。”
  “你不主动提,我都忘记你和阿霆跟章美娜一样,都是从阳城来港城的。”唐云桢其实还想到了一个也是从易阳市来的人,可是他忍住了没说。“这么多年,没见你再回去过。”
  “那里没剩下什么,值得我再回去了。”周烟霏始终没看唐云桢,收拾了一下他们刚才多出来的垃圾,整理好就拎下车了。
  唐云桢知道周烟霏心里有个结,也知道大概和谁有关系,但是他始终不敢触碰。
  他好不容易,才能让她对自己多了些信任,他不想这么快又看到周烟霏蜷起来,像个刺猬一样再用尖锐对着他了。
  垃圾桶距离有些远,周烟霏扔完以后回到车前,就看到唐云桢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们本该监视的地方,本能地警惕了起来。“有情况?”
  “夏羽蓉只开了客厅的灯。”唐云桢一阵疑惑。“阿风明明说她每天晚上回到家,就会把整个屋子的灯都打开的。”
  周烟霏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说不定她家除客厅以外的其他灯全都坏掉了,你就可以英雄救美地去帮她换灯泡了!”
  “上次录口供的时候,她虽然掩饰地很好,但还是看得出来紧张,手臂一直交叉握住手肘,呈自我保护状态。”对于周烟霏酸溜溜的提议,唐云桢居然觉得有点儿开心。“没发现吗?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会打开所有的灯,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我在家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
  “呵呵,你最有安全感,因为你是我养的巨型犬嘛!”周烟霏不甘示弱地瞥了唐云桢一眼。“你觉得有问题的话,要不要我上去看看?反正夏羽蓉没见过我,就当我是个敲错了门的路人。”
  唐云桢犹豫了一下,然后拿上证件下了车。
  夏羽蓉所住的这栋公寓有门禁,唐云桢向门卫表明了身份,他和周烟霏才能坐电梯上去。
  周烟霏装成是找隔壁家却敲错门的路人,看到夏羽蓉开门以后发现她是最近话题度很高的女艺人,于是十分惊喜地拿出了手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明星真人呢!你好漂亮呀!可以给我签名吗?我们合个照好吗?”
  潜伏在楼梯间里的唐云桢听到那些台词,很想笑,但是忍住了。
  他也不知道周烟霏是用了什么方法,不但没被夏羽蓉赶走,反而还进到了屋子里面。“哇!你这里好漂亮呀!我朋友也住这栋楼,家里装修可比你这儿差远了!夏小姐眼光真好!”
  “你……”夏羽蓉万万没想到突然来了个‘狂热’粉丝,还有赖着不走的架势,刘逸哲在屋里躲着,她怎么好让周烟霏再往更里面走。“这位小姐,你……”
  “夏小姐,你看咱们这么合照合适吗?”周烟霏好像真的很在意形象一样,一边理了理自己的连衣裙,一边还是不放心。“请问洗手间在哪里?我想照一下镜子。”
  夏羽蓉出道时间短,年纪也轻,没有太多的社会经验,平时就很不懂得拒绝人了,尤其是更没碰到过这么自说自话的粉丝,偏偏对方还一直客客气气的,就是想赶人她都开不了口,一时嘴快,居然把实话说了大半出来。“小姐,我今天家里有客人,不太方便,改天吧……”
  “有客人呀?”周烟霏微微笑了笑,装作没有发现地上隐约的脚印,也没有看到沙发上并没有完全恢复的凹痕,转身往门口走。“那就改天吧,打扰了,不好意思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