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七章 猫和老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逸哲几次回头都没有再看到追捕的人,才扶着膝盖靠在长满了绿色青苔的陈旧墙壁边休息,但是还来不及多呼吸几口微凉的氧气,眼前便被一片黑影笼罩。
  他抬起头看到了唐云桢带笑的脸,警惕地推开对方向后退了几步,抬起手臂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好久没遇到这么能跑的警察了。”
  “我也好久没遇到这么能逃的嫌疑人了。”唐云桢侧过头微笑着向前了一步,掀开衣服的下摆,亮了亮自己腰间的配枪。
  刚才的追捕中一直没有正式表明自己的身份,是怕影响到其他市民,现在巷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自然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唐云桢甚至还耍帅地摆了个Pose。“不是势必要你说,但是你所说的话,将可能会成为呈堂证供。”
  “你有机会将我呈堂再说!”刘逸哲不喜欢警察这个行业,甚至大部分的时候可以说是厌恶的。虽然眼前这个已经追了好几条街还游刃有余的对手不算面目可憎,而且他光是看着自己的背影就能判断出逃亡方向这一点让人有些佩服,刘逸哲却也没打算束手就擒。
  “OK~”唐云桢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他这人天生心地‘善良’爱好和平,能说话绝不动手,可是眼前这情况明显不是靠嘴炮能完成的任务。
  但这是周烟霏下的命令,他怎么能空手而回呢?
  刘逸哲是近身搏击的高手,这是他被正规保镖公司录取的主要原因。
  他的身手是为了生存打过无数次架之后慢慢渗透到骨血的几乎成为本能的能力,没有师父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落后于人,但是他自成一派的招式更加自由,反而让正规师承的对手措手不及。
  但是可惜,他遇上的这一位唐云桢也不是省油的灯。
  虽然两个人的对峙步步为营、招招有力,唐云桢还是不免自豪地想着,他也是自学成才的高手,然后还遇到高人指教更上一层楼,那高人是谁来着?就是年年拿新港市搏击第一名,人称‘黑面神’的程霆深是也!虽然大部分练习的时候自己都是喊他‘变态教练’!不过也感谢程霆深的变态训练方式,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快制服刘逸哲。
  刘逸哲被反扣住手臂压在墙边,眼角瞥见唐云桢腰间的枪套,趁着他拿出手铐的空隙,不服气地动起了另一只还有活动能力的手,太阳穴上却立刻被冰冷的金属管抵住。
  他甚至根本没有看到唐云桢是什么时候拔枪的。
  “如果我让你碰了我的枪,第一,我得写很长的报告;第二,拒捕再加上袭警和抢枪,你会更麻烦。”没有了方才轻松的笑意,此时唐云桢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威慑力十足。
  他不拔枪是因为觉得没必要,不代表他轻敌。
  他拔枪的速度虽然不如十项全能的程霆深,但也不慢了。
  他虽然偷懒惯了,却并不真的是个文弱书生。
  唐云桢动作熟练地将刘逸哲的双手铐住,这才打开了通讯器,刚准备通知总部嫌犯已经抓到,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开口对刘逸哲说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你碰了我的枪,我会很没面子!”
  在对讲机那边等了很久终于等到唐云桢回复的程霆深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嘴角无法控制地抽动了几下,抬眼望向不远处的周烟霏,这么爱面子,好像是跟她学的。
  推开了侦讯室的门,程霆深带着程风浅出现在了夏羽蓉的视线里,他对着面前一脸平静的女人颔首笑了笑。“夏小姐,先喝杯咖啡吧。”
  “谢谢。”夏羽蓉礼貌地道谢,接过了程风浅递过来的杯子。
  大概是因为刚泡好的关系,隔着不算太厚的纸质包装,内里的液体还有些烫手,只是她并无心顾及太多,双手环握住咖啡,似乎那是她所有温暖的唯一来源。
  程霆深没有马上开始询问,似乎是在等。
  程风浅也没多嘴,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夏羽蓉的身上,而她似乎很满意咖啡的味道,一口接一口地喝着。
  刚才接到田光远的电话之后,夏羽蓉就沉默了下来,不再说和案子相关的任何事,坚持等公司的律师过来。
  程风浅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很多转瞬即逝的情绪,有隐忍、担忧、内疚,甚至是决然。
  褪去了舞台上那光鲜亮丽的包装,这个年纪的女子,或者可以说还只是个女孩,安静乖巧的像是个中规中矩的大学生,或许会积极地去参加社团的活动,或许会有一群可以唱K可以聊天的伙伴,又或许会为暗地里心仪的男孩患得患失,那才像是她应该过的生活。
  程风浅不禁有些感慨,娱乐圈那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他们这些圈外的人也不能全然了解,面前这看起来干净地像白纸一样的夏羽蓉,是在故弄玄虚假装无辜,还是根本就是另一个受害者呢?她和欧阳晨的关系,会不会真的就像八卦杂志上面写地那样不单纯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程霆深动了动胳膊,碰了碰似乎陷入沉思的程风浅,轻声说道。“反正现在也没有进展,还是先等老唐回来吧。”
  “嗯。”程风浅点了点头,然后胸有成竹地抿了抿嘴角,他有一种神奇的直觉,笃定唐云桢可以将这个解开疑团的钥匙带回来。
  三个人时不时地聊着天,夏羽蓉的话并不多,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温和地看着程霆深和程风浅,然后跟着笑一笑。
  不超过半个小时,而她却抬头看了五次时钟。
  根据刚才周烟霏所说,夏羽蓉和欧阳晨的案子有极大关联,可是她这般无辜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个杀人凶手。
  程霆深不像唐云桢那样跟着画像跟着感觉走,他是更理性的人,查案看得是真凭实据,可是和唐云桢待得时间长了,偶尔也会把犯罪心理学那一套融入到传统刑侦里,因此自己也能从看人里得出些许有用的结论。
  他知道她是在等待着什么,但是对方眼里偶尔带上的迷茫,却又在告诉他,她也不知道她应该等待什么。
  程霆深见过很多嫌疑人,牛鬼蛇神都有,可是像夏羽蓉这样的,却实在少见。
  程霆深不禁更加疑惑,跟程风浅打了个招呼,示意他自己先出去打个电话。
  程霆深刚走出侦讯室,就听到几个陌生的脚步声从远到近传了过来,里面还夹杂着高跟鞋与地面接触特有的声响。
  他不禁好奇,刑侦支队这一整层楼全是大老爷们,除了保洁阿姨根本就没有女性生物,就算出现女性也都是路过或者送资料的,而且大部分时候出现的不是周烟霏就是袁香凝,一个痕检一个法医,怎么都不会穿高跟鞋那种会耽误工作的‘凶器’。
  程霆深思考了片刻后,突然反应极快地探出头去,作壁上观地望向声源处。
  一定是因为最近太忙了脑子不够用,他居然忘记了刑侦支队一小队的队长大人对女性各种敏感,也忘记了那花花公子时常招惹些不大不小的桃花上来纠缠,似乎又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了。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程霆深双手抱臂冷眼旁观,甚至很想打个群视频通话给今天休息的同事们,向他们直播,大家一起等着看这次会不会闹到局长那里去。
  结果让程霆深有些失望,因为来者并不是唐云桢的某个绯闻女友。
  首先朝着程霆深冲过来的,是一脸紧张的田光远。
  之前录口供的时候,他还是个文质彬彬、进退有礼的成功人士,稳重得一丝不苟,可是今天,他看到程霆深连个颔首都没有,眼神里满是不悦,直接越过程霆深就进到了侦讯室里,又不太高兴地瞅了瞅一脸懵的程风浅一眼,然后才跑到夏羽蓉身边抓着她的手臂问道。“蓉蓉,你有没有事?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田先生,我们只是请夏小姐回来协助调查……就算是对待嫌疑人,我们也不会使用暴力的。”程风浅不禁额角黑线三条,这位经纪人是不是天天跟着演员拍电视剧中毒了,潜意识里认为主角走到哪里都是被迫害被威胁的?
  结果田光远还是警惕地看着他,一副‘你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样子,夏羽蓉拍着他的手说没事之后,他也还是没什么好脸色。
  程风浅默不作声地走到了再次进来的程霆深身边,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
  他们这批正义热情的大好青年怎么就变反派了?他当警察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的!
  程霆深用眼神示意他不必在意,又伸出手摸了摸求安慰的小堂弟。“乖……”
  “嗯。”程风浅听话地点了点头。
  刑侦支队的糙汉子们,打怪一级棒,追贼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冲得快,但是让他们用口才、做公关,就难倒他们了。
  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向来声称自己什么类型的女人都吃得消的行走测谎仪,也是最应该为他们击鼓鸣冤的唐云桢还是不见人。
  “程队,夏羽蓉的律师来了,咱们还得等唐队回来再说吗?”左泉刚才带人过来的一路都在被埋怨,实在是头疼了。
  “不用。”程霆深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门外,左泉和程风浅就探了半个身子出去,这才看到周烟霏背对着他们正在和律师交谈着什么。
  程风浅原本以为,华莘那种大型经纪公司请的律师,应该是经验丰富老学究气质的中年男子,没想到,居然是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女子。
  那女子还长得很漂亮,在周烟霏身边也不见逊色。
  她正装打扮,和穿着随意看起来还像学生的夏羽蓉完全不同,身材高挑、气质出众,即使后面有拎着公事包看起来像是助理或者保镖一样的几个高大男人在,她的风头却也完全没有被盖住。
  气势这么强大,程风浅直觉这女人一定不简单,反观周烟霏,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了唐云桢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插科打诨,奇异地将来者那不可抗拒的压力轻易化解。
  程风浅的脑海中不禁闪过了一个词组,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左泉已经先一步开了口。“王见王……”
  然后程霆深突然笑了。“不止是王见王,还是女王见女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