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十章 作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程霆深不悦地咬了咬牙,唐云桢这个家伙三不五时给他们一些不大不小的‘惊喜’,害他们总跟上级去联络‘感情’,每次他回来也会认错,并且态度积极,可是下次该犯照样犯。
  程霆深连生气都懒得再跟他生气了,好像唐云桢身上带有不听话的病毒还会传染给别人一样,程霆深连忙把程风浅都拉走了。
  其他人瞧着这边没戏看了,也都纷纷散了。
  唐云桢这才抬起下巴,瞄向前方正闲来无事在给程霆深整理办公桌的周烟霏。“亲爱的,送你回家吧。”
  “我是缺胳膊还是断腿了,想回家的话不早就自己走了吗?”周烟霏慢条斯理地把桌子收整齐了,然后才抬眼望向唐云桢。“快说,你在刘逸哲那边到底是套到了什么消息,刚才偏要在欧阳晏面前演这么一场戏?”
  “想我说是可以的,不过……”唐云桢突然一挑眉,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你先亲云哥哥一口~”
  然后刑侦支队一小队的所有人,就看到原本像是神秘兮兮的地下组织开密会接头的唐云桢,被周烟霏揪着耳朵拖进了他独立办公室里,并且在周烟霏‘砰’的一声甩门以后里面又传来了唐云桢一声接一声的哀嚎,众人吓得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了。
  连向来坐在电脑前面不挪位置的邢业都跟着跑了出来。“程队,您……不去救救唐队吗?”
  “救他?自作孽,不可活……”程霆深又是一声冷哼,本来转身要走的,走了两步以后又折返了回来。“我进去补他几脚,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程霆深才进来,周烟霏就动作极快地关上了门。
  唐云桢悠闲地窝在他的转椅上,一边转着手里的笔,一边‘哀嚎’的都快没劲儿了。
  “还演!”程霆深抬眼瞪了他一下。“赶紧说!”
  夏羽蓉已经自首,并被送往隔离拘留室,他们要‘密谋’的,是接下来的计划。
  在回警局的一路上,唐云桢从刘逸哲口中了解到了一些东西,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他们现在在调查的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直觉,这些事情全是环环相扣,并且直通他们想要找到的真相。
  唐云桢选择了相信刘逸哲,冒着被大骂的可能打了电话给周烟霏请示,并没有来得及说得太清楚,却没想到一向最鄙视自己靠直觉破案的周烟霏居然和他不谋而合,这才合演了这么一出戏。
  “欧阳晏是欧阳晨的姐姐,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呀。”程霆深客观地分析道。“不然一个娱乐界的经纪公司即使规模再大,也就在新港开了个小小的分公司,这么点儿事务就想请到新港第一大状当法律顾问,也不太容易吧?我听说欧阳晏,要把她的事务所搬到省会去,地方都选好了,她可不单单只在港城有名。”
  “华莘一个分公司能请到欧阳晏,肯定也是借了欧阳晨的关系……可应该没什么人知道,他们是没有血缘的姐弟。”唐云桢那一脸的高深莫测,让程霆深看得牙痒痒,一拳就打了过去,两个人又闹了起来。
  “你们两个打完了吗?”周烟霏坐在唐云桢的电脑前面,朝他们招了招手。“都给我过来!”
  “找到了?”唐云桢躲开程霆深的左勾拳跑了过来,搭着周烟霏的肩膀跟她一起看着显示屏上出现的信息。
  那是将近三十年前的户籍资料,是近些年才从纸质公文里扫描上去的,看得出原本的档案都因为年代久远又长期闲置而发黄了。
  欧阳家的父母都是头婚,也都是从不同的地方到新港市来生活的,经人介绍才认识。
  但是欧阳晏却是在他们相遇之前就跟在父亲身边好几年,欧阳晨也是在两人结婚之后不满半年便出生了,虽然不能直接证明他们二人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很明显,至少欧阳晏和欧阳晨的母亲并不是同一个人。
  这个秘密,在十年前欧阳家双亲车祸丧生之后,更鲜少有人知道了。
  那个时候欧阳晏刚踏入律政界还只是个端茶倒水的新人,而欧阳晨根本就没有进娱乐圈,不会有人去深入地探听他们的背景,而之后想要去找些什么,也很难再找到了。
  刘逸哲是在某一次经过欧阳晨休息室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夏羽蓉的名字,才会停下脚步,得知了这个秘密,而当时田光远也跟他在一块。
  那个时候欧阳晏和欧阳晨为夏羽蓉吵得很凶,他无情地说着狠话,她哭泣着挽留,却终究没有成功。
  “刘逸哲承认在案发那天晚上他动手打过欧阳晨,原因是那家伙趁着酒醉想对夏羽蓉施暴,刘逸哲作为夏羽蓉的保镖,当场就用武力将欧阳晨制住,可是欧阳晨大概是因为喝多了酒,当时直接昏死过去,然后田光远到了,给了他一笔钱让他马上走,刘逸哲自己也很慌,立即就跑了。”唐云桢靠在会议室的桌面上,悠闲地翻着手上已经看过很多遍的验尸报告。“我试探过他,他最开始以为欧阳晨只是被他打伤了,可是近段时间的娱乐新闻猜测的方向越来越偏,刘逸哲怕出了人命,才潜入了夏羽蓉家,得知欧阳晨已死,他以为欧阳晨是被他殴打至死的……”
  “我试探了夏羽蓉,她也这么认为。”程霆深待在唐云桢身边,也歪着头看着他手上的东西。“当然,她说打人的是自己,只字未提刘逸哲……有点儿奇怪,我看夏羽蓉和刘逸哲不像有私情,她为什么会肯替刘逸哲顶罪?”
  “果然是天真的小姑娘,当我们痕检和法医是吃白饭的吗?她打的?她拳头才多大?知道专业的一记重拳能是她体重的几倍吗?”周烟霏似笑非笑地抿了抿嘴。“这个案子还没有公开,欧阳晨的死因除了我们内部人,并没有被外界知道,媒体再怎么猜测,也只是八卦而已。如果刘逸哲所说的是真的,而夏羽蓉只是为了帮人顶罪的话,也间接地证明了,他们两个都不是真正的凶手……我倒是觉得,田光远的嫌疑一下子放大了,艺人与经纪人的关系捆绑太多,不管是利益相关还是革命友谊,夏羽蓉帮田光远顶罪的可能性,比帮刘逸哲大多了。”
  “亲爱的,这回我跟你的想法不一样了。”唐云桢之前一直转着笔在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开始画像,画纸翻转到周烟霏和程霆深面前的时候,是欧阳晏的样子。“她更符合我的画像。”
  “难得,你们两个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明确地意见相左。”程霆深一副看热闹的模样。“按照目前的证据来看,如果没有刘逸哲,夏羽蓉的确是最大的嫌疑人,但是现在连夏羽蓉的嫌疑都减轻了,在场的只剩下田光远,而他有能力单独完成对欧阳晨身体的搬运和处理,嫌疑远远超过身为女性的欧阳晏,我赞同霏霏的想法。”
  “这是传统刑侦和犯罪心理要比赛了吗?”唐云桢微微一笑。“不然,霏霏跟我赌一把?谁输了就请一顿五星级饭店顶级自助餐!”
  “这赌注才花多少钱?毫无吸引力。”周烟霏突然站起来,朝着唐云桢倾身。“你要是输了,就给我彻底把烟戒了!你要是赢了,我免你半年的房租!”
  “好,不过我得再加一条。”唐云桢不死心地朝着周烟霏抛了个媚眼。“我赢了,你还得亲我一口!”
  “那再加一条,你赢了,我就揍你一顿!”程霆深又朝唐云桢举起了拳头。“不不不,我还是现在就揍吧,管你赢没赢!”
  “霏霏救命呀!”唐云桢很怂地躲到了周烟霏的身后,然后假装自己可以缩成Q版,还有露出泛着水光的萝莉眼‘攻击’程霆深的能力。“霆爸爸又家暴了呜呜呜!”
  程霆深的头上冒出了无数黑线。“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不知道卖萌可耻吗?”
  “可是我是卖萌可爱呀。”唐云桢‘不要脸’地揽住周烟霏问道。“霏霏,就亲一口,又不会少一块儿肉,你答不答应?”
  “答应就答应,反正肯定是我赢。”周烟霏还抢过程霆深手里的文件拿来拍唐云桢的头。“你等着好好戒烟吧!我回家了!”
  “行,我等着~”唐云桢目送着周烟霏走了,脸上的笑容慢慢就褪去了。
  最大的两个嫌疑人没了多大的嫌疑,虽说是为无辜的人证明了清白,但也意味着,他们的很多调查都得重新开始,唐云桢的头又因为这些各式各样的原因疼了起来。
  “这么痛吗?”程霆深发现唐云桢还在继续揉着自己的头,才拉开他的手,仔细地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状况,于是又加了一掌。“霏霏刚才打得没怎么使劲儿,你碰什么瓷!”
  “哎呦!我没碰瓷,我在想案子!”唐云桢‘爱怜’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因为思考和两次被打的‘疼’而皱起了眉。
  根据刘逸哲的描述,欧阳晏和欧阳晨之间,像情侣多过像姐弟,这件事田光远也知道。
  如果真的是情侣,曾经爱得太深,到最后,发觉一方变心的时候,恨也不会少。
  杀了欧阳晨,嫁祸给夏羽蓉,这是个一箭双雕的好办法。
  而可能做出这件事的人,唐云桢只想到了欧阳晏。
  程霆深眼神莫名地问道。“你真的觉得是欧阳晏?没有任何一项证据指向她呀。”
  “咳咳。”其实唐云桢为了赢周烟霏,隐藏了一条重要线索没说,他作弊用的这张‘小纸条’,暂时还不准备告诉程霆深,于是他还似模似样地继续分析道。“是呀,而且如果我是她,最想杀的人,应该是夏羽蓉……为什么最后死的人会是欧阳晨?”
  “大侦探,你在这里推理了半天,请问有证据吗?”程霆深打着哈欠问道,昨晚一直在加班,今天又折腾了好久,他可是累得很。
  “没有!”唐云桢诚实地摇了摇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