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十一章 入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他回到警局之前,因为欧阳晨的私生活很乱,而却一直和没有血缘关系还多次争吵的姐姐住在一起,他猜想到他们有超出姐弟的亲密关系,而那个至今没有露面的姐姐极有可能认为夏羽蓉破坏了她和欧阳晨之间的感情而动了杀机。
  原本演这一出戏,是想要真正的凶手以为警方抓到了疑犯而掉以轻心,但是唐云桢没想到,欧阳晨的姐姐,就是号称‘新港第一大状’的欧阳晏。
  在法庭上碰到过她几次,他深知欧阳晏这个人做事够狠,又滴水不漏,要抓到她的错处实在很不容易。
  “很明显,以她的性格和做事手法,应该不会想要自首。”唐云桢的声音里透出一丝狡黠。“那么我们,就抓她的‘滴水不漏’。”
  只要一天不结案,早晚都会查到欧阳晏头上。
  即使最后无法认定她有罪,一个律师被牵扯进了杀人案里,死者还是自己的弟弟,怎么都不可能对她和她的事业毫无影响。
  也许是因为对女人的认识比程霆深深刻,唐云桢更容易揣度出欧阳晏的心态。
  如果她想要保住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那么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找一个替死鬼出来,让这个案子彻底了结,让她能被完全被摘出来。
  而最好的人选,如果不是夏羽蓉和刘逸哲,那就是,田光远。
  田光远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他将公文包放下,连鞋子都没有换就疲倦地倒在了沙发里。
  欧阳晨死了,公司已经一团乱,现在夏羽蓉又被扣留不准保释,外界的传言便是乱七八糟什么样的说法都有了。
  田光远头疼地闭上了眼睛,今天从警局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忙着应付媒体,但是几场记者会都开得不太理想,各个层面给的压力越来越大。
  他和欧阳晨年纪相当,都是在华莘经纪公司成立初期就入行的,也算是相濡以沫过一段时间,有些革命情感。
  可是后来,走红起来的欧阳晨,变了。
  众人表面上看到的欧阳晨,还是完美的样子,可是田光远却知道,他在舞台绚丽的灯光下,从内部开始一点一点的溃烂了。
  他们为此争吵过无数次,曾经共度艰难的兄弟情谊几近耗尽,田光远甚至想过离开华莘,去重新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但就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夏羽蓉。
  当时的夏羽蓉,只是欧阳晨万千粉丝中的其中一位,她其实有些漂亮,却似乎不自知,时常都是素面朝天地等在华莘门口,安安静静地等着,也不怎么和其他粉丝聊天,每次送礼物,都是乖顺地等到最后。
  田光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注意到她,有欧阳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完美皮相当前,谁的眼光都会被他吸走,没人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小粉丝的,可是田光远就是看到了那个不起眼的她,突然间移不开目光了。
  从气质上看,夏羽蓉和欧阳晨有些相像,但是她的干净,是由内而外的,而不只是银幕里的假象。
  夏羽蓉让他想起了欧阳晨,最初认识的,一尘不染的欧阳晨。
  田光远突然就想,如果这样一个纯净的美好的人,处在了娱乐圈这个巨大的染缸里,她依旧干净得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他是不是就能向欧阳晨证明,不是每个人,都会走那一条堕落的路。
  欧阳晨走的那条路是错误的,田光远还想把他拉回正途上。
  如果说欧阳晨让他失望,那么夏羽蓉便是给他希望的人,也许是骨子里原本就是喜欢这个职业的,也许是他倔强不服输的个性,田光远选择了留下,并说服夏羽蓉与华莘签约,成为了他手下的艺人。
  可是,他没有预料到后面发生的事情,他没有料到,欧阳晨再也拉不回来了。
  夏羽蓉数次被欧阳晨威逼就范的时候,他很努力地去帮她解围,但可惜最后,他们还是走到了这个无法收拾的局面里。
  那一天,田光远赶到的时候,夏羽蓉哭泣着捡起地上的外套去遮盖身上的衣衫不整,而欧阳晨已经被刘逸哲打到不醒人事,慌忙之中他给了刘逸哲一笔钱,让他马上离开。
  可是刘逸哲走后,欧阳晨醒了,他扯着田光远的领带说,他不会罢休的,他会让田光远和夏羽蓉,都陪他堕落到黑暗里去,谁也别指望再看见一丝亮光。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舞台的灯光还亮着,似乎拥有无限的光明。
  他好像在表演、在彩排一般,他好像只是说了一句台词而已,可是田光远知道,不是。
  欧阳晨,那个曾经完美得像一尊男神一般的欧阳晨,此时却是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他的眼神,真实、诡异、可怕、可怖。
  田光远的意识恍惚了一阵,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用手边的花瓶砸向了欧阳晨。
  欧阳晨再次倒下,失去了呼吸。
  夏羽蓉是为了保护他,才抢着认罪的,可是他,却不知道还能为她做什么事情。
  他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到欧阳晏身上,那个女人,是不会真心希望夏羽蓉没事的。
  他必须要找到救兵,一个或许能将这一场乱局破开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田光远才又重新睁开了眼睛,然后找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越是专业的人,越是自大,不屑给自己留余地,也就越容易踩到边界线。
  如果他或者她越发聪明的话,情况还会加剧,偶尔踩过界,也能把痕迹清理干净。
  唐云桢他们这一次跟欧阳晏打的,是心理战。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唐云桢不禁有些叹息,这一回周烟霏默许他用这样的方式办案,是因为她太了解欧阳晏这种事业成功高傲冷静的女人,还是因为,她们有些相像呢?
  因为她们,都曾经被至亲之人背叛。
  “唐队~”程风浅敲了敲唐云桢办公室的门才走进来,刚才那一瞬间,他居然在对方脸上看到悲伤的神色,程风浅不好直接问,犹豫了一下才又开口说话。“关于欧阳晨出事之前收到的那一封信,我查过了,没有通过任何快递公司中转,也没有经过某个工作人员的转交。”
  唐云桢扬起嘴角笑了笑,方才那些不太符合他一贯作风的情绪已经全部散去。“所以这位神秘的粉丝偶尔还客串邮递员?”
  “不止是这样……”左泉突然出现在了墙边,一脸得意地挑了挑眉。“唐队,我有最新消息!”
  《黑白对峙》原本的剧目里,Angel这个角色,是编剧为欧阳晨量身打造的。
  毕竟在大部分的影视剧里,最终为正义的那一方,会自然而然地被大众认定成第一主角,而欧阳晨在粉丝中的形象一向正面,不管这是不是华莘经纪公司努力为他维持的假象,在非正面新闻层层叠叠冒出来的时候,出演反派可能带来的影响,他们不可能没有预估过。
  一旦控制得不好,让敌对公司的有心人将现实与角色联系到了一起,加上媒体真假难辨的报道,和网络时代不经调查的消息也会一日千里的前提下,只怕欧阳晨会连出口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娱乐圈本就瞬息万变,华莘经纪公司是没有必要冒这个险的,而夏羽蓉毕竟是新人,还是个先前没什么热度的新人,对她的投资自然不会比对欧阳晨的多,虽然Demon这个角色也相当地重要,甚至在戏份上和Angel不相伯仲,但是让夏羽蓉去演这个主邪恶的一方,的确是有点放任自流的意思。
  观众缘这东西和怎么样才能红起来,基本都可以归给玄学。
  如果反响好,那就是她的运气,如果不好,那就是她的命。
  “这应该是他们公司内部的决定。”程霆深惊讶地翻着手上的档案,然后抬眼看了看左泉。“你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左泉依旧是一脸的得意。“让你们平时不追星吧!不追星也就算了,微博都不玩,也太OUT了!”
  “咳咳,左……左泉哥!”程风浅很好心地扯了扯左泉的衣袖,他这个叉着腰还趾高气扬看天花板大笑的模样,很容易被此时已经黑脸的程霆深和唐云桢实行男子双打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这个时候邢业也冒了出来,很无奈地解释道。“左泉让我给他找了几个粉丝群的群号,然后顺藤摸瓜地进到了华莘的内部群里,那些小女孩们讲起娱乐八卦来,比情报科的同僚们套消息还厉害。”
  “想到这个法子怎么不早点儿说?你还想粉丝人数超过我的?”闻言唐云桢立刻翻出镜子开始整理头发。“小萝莉虽然不是我热爱的范畴,不过我唐云桢可是南区分局一枝花,左泉,你别想跟我抢!”
  “唐队,我肯定是不能跟你抢的!”左泉又开始狗腿了。“我跟你说,我头像就是用的你的照片,都好几个问我是不是本人照片要不要出道了!我们唐队,颜值担当!”
  “话题别跑偏了!”程霆深很无语地看了看唐云桢,然后依旧研究着手上的东西。“蓝依提到过的那封信,署名Demon收,以一般人的认知就会把它交给欧阳晨,但如果写信的人本身知道剧本原先的设定,但又不知道角色在彩排期间换了,那么这封疑似恐吓信的东西就应该是给夏羽蓉的。”
  “蓝依也提到过,欧阳晨收到信之后,的确看起来并不在意,还随手就把信件给扔了,但没多久以后却打了一通电话出去,好像是语气不善地叫了什么人来,不过她不知道是谁。”左泉得意的模样终于缓和了下来。“很巧合得是,当天下午,欧阳晏去了新港剧院。”
  “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欧阳晨和欧阳晏为了这封信,也极有可能是为了夏羽蓉,再次吵了起来。”程霆深微微地眯起了眼睛。“那么信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邢业原本说完一句话以后就又默默地坐回电脑前了,这会儿却像是收到‘神秘大礼’一样大喊了起来。“唐队!有媒体曝出了欧阳晨已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