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十二章 破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并且,夏羽蓉自首的消息居然很离奇地不胫而走,立刻被各大报社登上头条。
  甚至有些不良媒体断章取义,比法官更早敲定落案,类似‘欧阳晨被杀一案尘埃落定,夏羽蓉妒忌成狂因爱生恨’的标题党公众号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网络安全科的同事全员出动快速封号都赶不上发酵的迅速。
  南区分局门口甚至多了不少围观的人,一个个举着摄影大炮,不知道是哪里的娱乐记者还是吃瓜群众。
  网络上开始陆续有欧阳晨的粉丝爆料,说夏羽蓉从前就是欧阳晨的私生饭,长期跟踪欧阳晨,严重影响了欧阳晨的生活。
  还有人挖出她的背景,说她家里给华莘送了好几笔投资才能入行的等等。
  对夏羽蓉的辱骂声讨已经上升到了无法控制的状况,可是这些,拘留室里的夏羽蓉并不知道。
  她始终安安静静地待着,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她在华莘的门口等着欧阳晨出来的样子。
  短短一年时间,她从从前那个远远的看着他的小粉丝,成长成了可以站在他身边的人,可原来,他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个样子。
  夏羽蓉还想起那天晚上,欧阳晨跟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我会让你们,都陪我堕落到黑暗里去,谁也别指望再看见一丝亮光!”
  那一刻,她是害怕的,可她却莫名地觉得,欧阳晨那时,比她更加害怕。
  他甚至,是绝望的,在田光远一时失控将花瓶砸向他的时候,他却在笑。
  欧阳晨朝着她笑了,好像释然了一样,好像终于有了暖意,仿佛初见时。
  夏羽蓉抬起头,看着拘留室里暖白色的灯光,却觉得眼睛被晃得发疼了。
  刑侦支队的众人正在对着外面那些不非法却又十分影响他们工作的人群焦头烂额,田光远来了。
  他是来自首的。
  唐云桢和程霆深顿时面面相觑,这大概是他们这一年里遇到最多人自首的案子了。
  “欧阳晨是我杀的。”比夏羽蓉的证词更简洁,田光远从进入侦讯室开始到现在一个钟头过去了,只说过这一句话。
  看了看不远处还在和律师团交涉的几位长官们,程风浅叹了一口气,他估计这场看不到硝烟的战斗,还得持续一段时间。
  他再回过头看向安静坐着的田光远,恍然几天前坐在相同位置的夏羽蓉。
  “田先生?”程风浅听到手机响了好一会儿,田光远还是没有反应,才出声提醒他。“你的手机在响……”
  “哦。”田光远这才开始动手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
  他原本毫无光芒的眼睛,随着通话时间的加长,而越发明亮了起来。
  程风浅有些好奇,感觉跟田光远通话的那个人,应该是个大人物,因为田光远的眼神简直可以说是虔诚的,像信徒看信仰的神明一般。
  程风浅心想,对方大概是个很厉害、很可靠的律师,所以才让田光远重燃了希望,可是他们这边还在和‘新港第一大状’欧阳晏打拉锯战,港城还有哪个律师能比欧阳晏更厉害的?欧阳晏可是在全省甚至全国都能排上名号的大律师。
  程风浅还没有想明白,田光远却突然起身,他站了起来,朝外走出几步,一直没有切断电话,并且将手机交给了欧阳晏。
  欧阳晏疑惑地看着他的举动,但也没有停顿太久,便将电话接了过来。“您好。”
  虽然礼貌,对方的口气却透露着专业上的凛冽,平添了一份咄咄逼人。
  欧阳晏些微不满地皱了皱眉,可最后,却似乎是妥协了,她挂断电话递回给了田光远,然后才对着唐云桢他们开口。“唐队,明天会有新的律师来跟你们详细谈之前夏羽蓉小姐的自首问题,我还是继续负责田光远先生的辩护。”
  “好的。”对着美女,不管是什么样的,唐云桢总是可以保持笑容。“慢走……”
  欧阳晏离开之前看了田光远一眼,对方也回望着她,两个人的对视之间,是看不见的电光火石。
  然后,她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
  她既然已经接了下来,欧阳晏自然不会让自己‘不败女王’的名号上有任何的污点,但是那之后的事情,她根本就不会理会了。
  田光远还能不能继续在娱乐圈混下去,夏羽蓉还有没有本事重回舞台,她其实也很想看看。
  她想看看欧阳晨曾经的挚友,和他一心想保护的人,是不是真的有翻转这一切的本事。
  秘书半个钟头前送进来的咖啡早已冰冷,欧阳晏却一点都不在意。
  她拿着杯子站了起来,踱着步子走到了落地窗前面,在二十几楼高度的办公室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地面上忙碌的一切,才发现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段。
  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那个人关心着让她早点回家的电话了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忙着工作,忙到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游刃有余地同时处理着手头上的好几个案子,却发觉她想要挽留的感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呢?
  欧阳晏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悲伤,但是很快她便收敛情绪,走回宽大的办公桌前面,然后按下了接通外界电话的按键,通知外面的众人可以下班了。
  而当她收拾好一切也准备回家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突然不想回去了。
  她不想,再独自一人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了。
  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在仅有她一人且不算太小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兀。
  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对方的身份真是一点都不令她惊讶。“我是刘逸哲,你要我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我想知道尾款什么时候到账?”
  “你放心吧,等这件事情风头过去了,我自然会给钱,一分都不会少的。”欧阳晏抿唇。
  她原本以为刘逸哲立即就会挂了电话,没想到,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以后,突然问道。“夏羽蓉……还能全身而退吗?”
  “夏羽蓉到底是有什么本事,你们这一个两个都上杆子的关心她?”欧阳晏似乎也不等刘逸哲说原因,只是轻蔑的一笑。“即使不能被保释,她也已经找了个手段极高的律师,应该是会尽全力帮她打赢这场官司的……给假口供误导警方办案,最多被告妨碍司法公正,不一定会坐牢。”
  “欧阳晏,你让我待在夏羽蓉身边,时刻掌握她的动向,欧阳晨出事以后你又让我去夏羽蓉家里故意惊动警察,你做这么多事,就是为了让她给你做替罪羊吗?”刘逸哲的眉头皱得很紧。“现在田光远认罪了,夏羽蓉对你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你最好……别再动手脚了。”
  “刘先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欧阳晏轻笑出声,语气显得出奇地轻松。“你是以为我会对夏小姐有什么不利吗?她已经不是我的当事人,她的案子跟我并没有关系,我又不是法官,我不能审判任何人。比如,就算我现在亲口跟你说,欧阳晨是我杀的,你还把这段录音保存下来报了警,可是没有其他物证证据支持这个说法,你猜我会不会被判有罪呢?”
  电话那端的刘逸哲没有答话,他只是紧张地握住了拳头,很久以后,才挂断了电话,也按停了手上的录音笔。
  倒是欧阳晏,像是突然恍惚了一般,始终握着话筒没放手。
  田光远和刘逸哲,都或多或少地在关注着夏羽蓉,从前,那个人也一样。
  欧阳晏的目光一下子放空,像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她大概是唯一一个,知道欧阳晨坚持换角色原因的人,她早就知道,欧阳晨不是想挑战反派,而是想帮夏羽蓉。
  从他成为光芒四射的超级巨星之后,他欧阳晨想得到的东西,勾勾手指头就会弄到手,久而久之,他就变了。
  欧阳晏以为,不管他在那个五光十色的大染缸里面怎么玩、怎么胡闹,他总还是会回到自己身边的。
  可是,当她看到欧阳晨望着夏羽蓉的眼神时,那一刻,她问过自己,输了吗?
  新港第一大状,法律界的不败女王,欧阳晏容不得她对自己一丝一毫的质疑。
  但是她也清楚地知道,欧阳晨,是真的喜欢夏羽蓉。
  虽然现在的夏羽蓉对于她而言,真的完全没有威胁,但是不代表她会救人。
  欧阳晏有无数个害她的理由,但是没有一个救她的意图。
  不咸不淡地笑了笑,欧阳晏又回到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关上门绕到桌子前坐了一会儿,才将下方一个带锁的抽屉打开,里面有一株干掉的红色花束,还有一个极小的药瓶。
  她犹豫了许久,才拿起药瓶,从里面倒了一颗药丸出来,直接吞掉。
  这是她第二次吃这种药,第一次,是在欧阳晨死的那天晚上。
  她并不喜欢这种药,它会令她有一段时间的不清醒,药效过去以后副作用也很大,浑身发软、头疼欲裂,可是,她此刻很希望像上次那样,看到欧阳晨对她笑。
  她甚至在幻觉中,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欧阳晨摸着她的脸时,手掌的温度。
  他的气息,他身上的味道,都是她熟悉的,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这颗药丸,并不会让人上瘾,可是它的功效却很神奇,它好像能令她心里那一朵已经腐败的花复活一样,再慢慢绽放开,然后一点一点地,散发出极香的味道。
  欧阳晏贪婪地呼吸着,然后微微闭上眼睛,随手脱掉了高跟鞋,躺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她一会儿,肆无忌惮地笑着,宛若稚气的孩童,过了一会儿,却又毫不掩饰地哭了起来。
  一声声地叫着那个名字。“欧阳晨……小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