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十三章 赢面扭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欧阳晨少有的过敏反应,是在他成年那一年,他们第一次出国旅行时,碰巧遇见而发现的。
  在她和欧阳晨共同生活的十几年里,他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东西过敏过,除了那一次,他高烧昏迷进了医院,还差一点因为窒息而抢救不过来。
  在她重新回到那块土地的时候,她又去找了那种花。
  其实那并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花,只是因为新港的环境不适合它的生长,所以以前他们都没有见过。
  可是它有个特别缥缈的名字,叫彼岸花。
  她原本,是去那里结束掉自己关于那个人所有美好回忆的,她并不相信那些太过虚无的事情。
  只是她突然想到,彼岸花代表的,是恶魔的温柔,就好像,欧阳晨对她一样。
  所以,鬼使神差的,她带了一株回来。
  那一刻,大概就已经注定,要离开的那个人,必须是欧阳晨了。
  她选择了在舞台上结束掉这一切,她选择了让他以Demon最美好的样子离开这鲜活的世界,也从此,带走了她鲜活的灵魂。
  欧阳晏突然又笑了起来,她伸出手向天花板摸索着,那种感觉,就像现在这样,她只能对着幻象可悲地苦笑,却什么都抓不到。
  他走多久、多远了,她还在这儿,再也追不上他了。
  已经接近午夜了,刑侦支队一小队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周烟霏打着哈欠打开了门,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依然在埋头苦干的程霆深,陪他一起加班的,还有同样是工作狂的江元灏。“你们不用这么拼命吧?”
  “霏霏,你怎么来了?”程霆深从一大堆的资料里抬起头,揉了揉发酸的肩膀。
  “我也不想来的好不好?谁叫你们两个都不接电话!”周烟霏拉开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可怜兮兮地捧着脸。“我都要睡觉了,香凝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她的江主任在刑侦支队失踪了,哭着喊着让我把他找回来!”
  “哪有这么夸张?”江元灏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程霆深和周烟霏却在他眼里看到了明显的笑意。
  正牌的情侣就是不一样,不管在不在一起、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闪到人。
  程霆深抬眼看了看时钟,才发现真的不早了。“我查过欧阳晨护照的记录,他去过很多国家。花的医学效用我又不懂,只能抓江主任过来加班了。”
  “不好意思啊程队,看来今天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江元灏看了看几个小时前调成静音的手机,居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除了家里长辈打的两个,其他全是袁香凝的。
  “我明白的,你快点给香凝回个电话,然后就回家去吧!”程霆深起身推着江元灏出门。
  “霏霏,那我先走了。”对他的告别,周烟霏笑着点头然后挥手。
  程霆深看着江元灏进了电梯便返回了办公室,而周烟霏却似乎无知无觉一般斜靠在椅子上,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程霆深大概明白周烟霏对江元灏的那点儿心思,却一直也没有挑明,权当没看出来。“走吧大闺女,咱们也回家去,霆爸爸给你做宵夜!”
  “好嘞!”周烟霏一下子就乐了,起来挽着程霆深的胳膊就往外面走。“老唐又跑哪儿偷懒去了?今天你们夜班的同事怎么好像也少了很多?”
  “老唐今晚不当值,他不在家里吗?”程霆深倒是疑惑了,这会儿才想起来,如果唐云桢在家,应该就不会让周烟霏一个人特地跑这么一趟了。
  “他不在家呀,而且也不接电话,我以为他今天和你一起加班的。”周烟霏也很诧异,拿出手机又打了电话给唐云桢,却和之前一样,在响了很多声以后,转进了留言信箱。
  午夜过后,白日里人来人往的办公大楼显得尤为恐怖。
  保安人员握着手电筒向上一层楼走去,仅有的一束白色光线消失在走廊尽头的那一刻,一个黑影快速地从角落移动到了大门前面。
  只有窗外隐约的光能帮助他辨别眼前的事物,刘逸哲从口袋里面拿出几枚金属质地的钥匙,在锁孔开始一个一个试着开门。
  没过太长时间,至少在被保安发现之前,他已经成功进到了欧阳晏的办公室里。
  盗取钥匙、逃开追逐对他而言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反倒是找证据,并不是他所擅长的,他也向来没什么耐心去做这些事,只是现在,为了帮夏羽蓉,他什么都得做。
  “欧阳晏的家,也就是欧阳晨的家,我们已经用各种理由去过很多次,但是没有找到丝毫的线索。”在进来之前,刘逸哲已经跟唐云桢通过电话,他的叮嘱还记得很清楚。“不过我要先申明,如果你被人发现或者抓住了,我以及我的团队,都不会负任何责任。”
  唐云桢的潜台词就是如果出了事,绝对不会管他的死活。
  刘逸哲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大大咧咧好像只是绣花枕头的唐云桢,却是个大智若愚、心思缜密的能人,他在电话中连‘我的团队’是什么都没有提,就算是有了录音,也证明不了任何事。
  一次是因为熟悉法律条例的欧阳晏,一次就是精明并擅长诡辩的唐云桢,刘逸哲前后两次录音都没能起到实际作用,他有些挫败,却仍然禁不住地想,这两个人倒是聪明地有些相似,并且还都很可怕。
  他实在看不透也不想看懂这些耍心机和玩把戏的事情,动了动嘴角,略微不认同地讥讽了一句。“狐狸……”
  没太多时间去想这些了,刘逸哲抬腿走向最里面的那一间房。
  根据唐云桢的分析,欧阳晏那么深沉却又骄傲的个性,她极有可能就在这里留着什么证据。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可以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了之后再去处理,也或许在她心底,根本就不怕人来找,她留着那些,是可以炫耀自己的聪明,也嘲笑着警方的无能。
  欧阳晏的专属办公室,干净整洁,一尘不染,一时之间竟让刘逸哲无从下手。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地带上了胶皮手套,开始一层层地搜索。
  没有适合的光源,只是手电筒那一点儿范围的视觉,再简单的事情也复杂了很多,没有一会儿刘逸哲已经一头大汗,却依旧没太多进展,他直起腰身,无可奈何地轻叹了一口气。
  办公室的灯突然就被打开了,刘逸哲下意识地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不远处传来了欧阳晏的声音。“我就知道你会来……”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来。”适应了亮光,刘逸哲的眉头却还是不经意地皱着。“欧阳晨是你杀的吧?”
  原本这只是唐云桢的猜测,刘逸哲之前听说的时候根本不相信,可是此时此刻,看着欧阳晏的眼神,他突然相信了。
  “是我又怎么样?”欧阳晏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就算你把我们的对话录下来,也没用的。”
  以刘逸哲前科累累的身家背景,任何一个律师都可以轻易地让他提供的证据无法呈堂。“就算我告诉你凶器是什么,你也奈何不了我。”
  “你……”刘逸哲握紧了拳头,却无处发作。
  他此时其实不在乎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反而有些担心夏羽蓉的安危。
  那天在夏羽蓉家,她承诺他,如果他被捕,她会出来顶罪,他原本不信,可没想到,夏羽蓉真的那么做了。
  刘逸哲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谁都没有太大的信任,可是夏羽蓉救了他,他就不能独善其身了。
  如果欧阳晏连欧阳晨都能狠下杀手,那夏羽蓉岂不更加危险了?
  “我现在就告诉你呀。”欧阳晏面无表情地将钥匙放到桌面,指向下面的抽屉。“凶器就在里面。”
  刘逸哲将信将疑地看着她,然后才拿起钥匙打开了抽屉,一股浓烈的香味瞬间扑向了他。“这是什么?”
  “放心,这种香味并不至于能够害死人,但也会造成短暂的昏厥无力。”欧阳晏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了一米之外,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已然晕眩地坐在地上的刘逸哲,然后举起手上那一束她早已取出的红色花束。“欧阳晨,是因它而死的。”
  欧阳晏很清楚,要论力量,她怎么都不是刘逸哲的对手,所以早早地在抽屉里放了迷药。
  “你不应该到这里来。”她的笑,决然而冰凉。“你不应该,打碎我和小晨,最后的空间。”
  “你……”刘逸哲想要站起来,却连伸出手扶着桌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灯亮了,保安很快就会上来的。”欧阳晏得意地笑了起来,然后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你说得对,夏羽蓉对我没有任何威胁,而田光远也帮我顶罪了,现在再加上你,你们都对我没有任何用处了。”
  如果警方将要以谋杀入罪的话,那么不管是夏羽蓉还是田光远,最终都会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作为一个律师,她很清楚这一点。
  但是如果嫌疑人是刘逸哲,他拿着可以使欧阳晨过敏窒息的曼殊沙华,深夜来到欧阳晏的办公室想要栽赃嫁祸,而她又正好加班碰了个正着,甚至因为生理差距不敌而身体也受到侵害,那么一切,似乎就清清楚楚,再不会节外生枝了。
  刘逸哲连再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觉得上眼睑重地他无力再抬起。
  他原以为是田光远和夏羽蓉算计了他,可没想到,夏羽蓉却真的为他顶罪了,而他原本真正的雇主欧阳晏,才是从头到尾都在算计他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