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十七章 为他人作嫁衣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是一看到他们布置的东西,唐云桢不禁又满脸黑线了,真是各种俗气各种狗血各种没品位呀。“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气球都撤掉!”
  “啊?”左泉无辜地看了看手上还拉着的气球。“我们摆了好半天的……”
  “不撤掉的话,我保证江主任求婚失败。”唐云桢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香凝那是一般女孩的思维吗?你拿这些哄小女生的招数对付她,绝对是没有用的,她说不定还会觉得这些气球弄完以后不好处理,造成垃圾堆积和环境污染。”
  “那唐队,我们应该怎么办?”虽然折腾了半天才弄好了不少,程风浅却也觉得唐云桢的说法有道理,只能狠着心把他们的劳动成果拆掉。
  “江主任,你想想清楚你和香凝之间最特别的几件事……用手机录下来,设置成铃声。”唐云桢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阿风,这个会场太大了没有必要,把它退掉,应该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吧,拿这笔钱给我找十几个临时演员来,要男女比例一比一的,都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然后,在楼顶的旋转餐厅订几张桌子,多交点订金也没关系,务必要确保江主任在将要求婚的那一两个钟头里周围的位子全部空置。”
  “是!”程风浅虽然不完全明白唐云桢要做什么,但还是领命,马上离开会场去找饭店这一区的负责人了。
  “哇!”左泉却大概猜到了唐云桢的想法,不无钦佩地竖起了大拇指。“唐队,你好厉害……刚才我们都不知道要干什么,毫无章法的,你一来,全都清楚了。”
  “当然,你以为‘南区分局一枝花’是白白被你们叫了好几年的吗?快给我拆了这些!”唐云桢又是好笑又是傲娇地瞥了左泉一眼,然后才转脸面对江元灏,神情却一下子变了。“居然让周烟霏那个恋爱都没谈过的钢铁直女帮忙,江主任你的一世英名冲到下水道里去了?她长这么大怕是连正经的恋爱流程都弄不清楚,一身烂桃花得亏有阿霆给挡着,也不知道是什么运气就没遇上一个靠谱的,唯一一次心动还是暗恋不敢说出口,惨……真惨……”
  江元灏听出来唐云桢话里带着点儿责备,也知道他影射的是谁,思考了片刻,才又开口道。“是我想得不周到,可是我……我女性朋友本来就少,能出得了主意,又和香凝是相熟的,就只有霏霏了……不过,我的确不应该为了自己的事情,而不考虑她的感受。”
  唐云桢也不是成心责备江元灏的,只是事关周烟霏,他难免有些关心则乱。
  仔细想想,江元灏在这件事上面不对周烟霏避嫌,倒也就说明,他内心坦坦荡荡、心思清清楚楚,不带任何模棱两可的暧昧。
  这是君子所为,只有渣男才会处处留情,给其他女孩暗示和机会。
  江元灏就是因为一心一意、一往情深的专注,才会让周烟霏心动的,他如果真的是个三心二意还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伪君子,就配不上她这么多年的仰慕和喜欢了。
  “咳咳……江主任,你快点想好要给香凝说什么吧。”唐云桢见江元灏道歉地真诚,反而有些不自在,他微微偏过头去假装看别的地方。
  要认真说,他也不是周烟霏什么人,他也没资格在这里质问江元灏,而且论起男欢女爱的事情,他可是要比江元灏不‘检点’太多了,他才更符合大众定义里的‘渣男’,他凭什么指责别人?“那个……对了,霏霏呢?”
  “去买花了,她说花店店员应该会有好一点的建议。”江元灏一边说,一边紧张地拿着手机,找出录音键,还清了清嗓子。
  “那你先练习练习吧,我去找她。”唐云桢看着江元灏忐忑的模样不禁乐了起来。
  帝都饭店一楼的正对面,就有一家规模不小的花店。
  透过那巨大的全景玻璃,唐云桢很快便搜索到了周烟霏的身影。
  “求婚嘛,通常是因人而异的,对方喜欢什么花就用什么花最好,如果没有特别偏好的,一般情况下,红玫瑰的确是首选呀!”花店的店员应该只是个兼职的学生,看起来极年轻,她选了几束包装精美的花放到周烟霏的面前,看着那漂亮的女子费心苦恼地选择着,不自觉地想着不知道是谁家的男生这么幸运,居然可以得到她的青睐还被她主动求婚,一定是个特别优秀的男神。
  店员心里又是羡慕一对终成眷属,又是好奇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正当一大堆的小心思涌上心头的时候,门口的风铃又响了起来。“欢迎光临~”
  走进来的人正是唐云桢,他对着她优雅地笑了笑,她便差一点忘记了呼吸。
  这个男人,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美得不真实。
  店员觉得,自己好像是入了梦一样。“你你你好,请请……请问是要买花吗?”
  唐云桢轻轻摇了摇头,用手指抵住嘴唇向店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周烟霏身后,突然就伸出双臂把对方抱了个满怀。“亲爱的,有这么困难吗?小孩子才做选择题。”
  “吓我一跳!”周烟霏原本注意力都专注在花上,被唐云桢这么一抱,差点儿条件反射地给‘色狼’一个肘击。“既然都来了,还是你选吧……别告诉我成年人全都要,花店我可买不起。”
  “让我选,你真的放心?”唐云桢挑起眉毛看着周烟霏,之前她也询问过自己的意见,却被他反反复复恶整了好几次。“见过鬼,还不怕黑呀?”
  “那也没办法,我实在是搞不定了。”周烟霏头疼地指了指一大堆的花束。“香凝虽然对花这些东西本来就可有可无的,选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我还是觉得要有些能留下深刻印象的东西,以后回忆起来会觉得美好,可是好像,选什么都差点儿感觉!”
  “有你这样贴心的小笨蛋当闺蜜,真是有福气呀~”唐云桢微眯着眼睛环顾四周,没有选任何已经包装好的花,而是抬手指向角落里,那些似乎一直没有人注意的白色的小花朵,零星还有些浅红、桃红的夹杂在其中。“那个……”
  “那是什么?”周烟霏从唐云桢的怀里挣脱了出来,疑惑地走了过去,看到了上面的花名,再次气坏了。“又是菊花!唐云桢!你还在整我?”
  “小雏菊,指的是隐藏在心中的爱,通常是暗恋者会送的花。”唐云桢面对着处于暴怒边缘的周烟霏,依旧坦然自若。“你呢,不要看平时那么一副聪明的样子,感情上的事可是一直没认真考虑过,典型的高智商、低情商,我敢肯定呀,你对江元灏的那点儿心思,你都没有当面跟他说过。”
  周烟霏被噎得一时间无话可说,一向敏捷的思维似乎已经停滞,完全调动不了自己的好口才。
  她好半天以后才开口道。“他今天都要求婚了,你别在这个时候惹事,我不需要你给我出这个头……你也知道我和我师哥……反正,那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也没想过会得到回应。”
  唐云桢颇有些怒其不争地看着周烟霏,可最后却只剩一声叹息。“真是活久见呀,你周烟霏,也会有今天这么怂的时候。”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周烟霏恼羞成怒,作势要打,唐云桢却突然低头看花,于是周烟霏就不能打了。如果是她收花,她真的无所谓是什么花,可是事关江元灏和袁香凝,她反而越发得要慎重,比给自己选还紧张,连带着根本不敢‘得罪’唐云桢了。“快选吧,选好了还得去给师哥帮忙的。”
  “哦。”唐云桢利落果断地选了好几种,就掏出钱包买单了。
  周烟霏成天研究证物,花见过不少也验过不少,种类是分得很清楚,可是花语那些的,从来没研究过,她看着那姹紫嫣红的一大束,有些好奇。“好看是好看,可这代表什么意思呀?”
  “花语重要吗?香凝大概和你一样,不上网去查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甚至,她的好奇心还没有你的旺盛,可能连查都不会去查。”唐云桢接过店员包好的花束,凑到鼻尖嗅了一下,然后满意地笑了。“她还是个小书呆子,跟普通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不一样,在她眼里,仪式并不太重要,都是套路,都是手段,即使是戒指,也不是最重要的,可能还不如送一本新版的解剖学解析更能让她开心,所以你们其实不必要在这些虚的事情上下功夫……香凝的心在江主任身上,他就是拿着个写了‘谢谢惠顾’的易拉罐拉环儿去求婚,香凝都会答应。”
  唐云桢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是说出口的话,却莫名有些虔诚。
  周烟霏看了他好久,突然笑了一下。“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姑娘喜欢你了。”
  “你还不够明白。”唐云桢也笑了,眼神瞬间就恢复了他一贯的戏谑。“不过,应该也到了可以黑转路人粉的程度,我后援会了解一下?”
  “不,我永远是江元灏后援会的会长!浓眉大眼,绝不叛变!”周烟霏抢了他手里的花,然后就率先往外面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