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2 花杀 第十九章 故人归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云桢抬手指了指还站在原处居然满脸委屈、可怜兮兮的江元灏。“我留下来开导一下那个也还没完全开窍的吧,你们港大出来的,这情商大概是祖传。”
  “我先谢谢您嘞!我师哥拜托你了。”周烟霏说完就连忙往外跑了。
  唐云桢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餐厅门口,脸上原本的笑意慢慢褪去了。“你呀,自己都是个没开窍的,还担心别人。”
  周烟霏离开后有一会儿,程风浅和左泉才走了过来。“唐队,现在怎么办?”
  “哎,准备了这么多都没有用了。”唐云桢惋惜地看着已经布置好的小舞台,揽过程风浅和左泉的肩膀。“不要这么沮丧嘛,反正桌子也订了,我们陪江主任大餐一顿,这里的西餐不错的!”
  “哦。”程风浅手上还捧着一大束花,望向已经坐下却落寞地松着自己领带的江元灏,想到让他看到这束花肯定会想到刚才的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再去刺激他了。“对了,楼下好像出了点儿事,我看到有警车过来……你们吃饭吧,我还是去看看好了。”
  “也好,去吧,花就放我车里。”明白程风浅的好心,唐云桢拍了拍他的肩膀,顺手把他刚才买的那束小雏菊和车钥匙也塞给了对方,这才拉着左泉走向了江元灏。
  程风浅就这么捧着两束花,坐电梯下到了帝都饭店的门口。
  他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肩膀,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的确是借口跑出来的,不过外面的街道上也是真的发生了一起交通意外,虽然没有严重到需要出动休假中的诸位警官,但是既然正好是在他们所处地段的附近,如果能帮帮忙也是好的。
  已经有警员先到达了,但是因为现在是车辆拥堵期,他们没有设置路障封锁,只是用人墙圈起了一个小区域,将围观的人群阻挡在了外面。
  “刑侦支队,程风浅。”程风浅将随身携带的警牌挂在身上,径直走向了现场的中央,开口询问周围的同事。“师兄,什么情况?”
  “受伤的是一位小朋友,救护车正赶过来了。”马上有人向他诉说了调查结果。“还不知道是谁引起的事故,不过司机并没有喝酒。”
  “嗯,谢谢。”程风浅笑着点了点头,将手上的花束放到了一边的地面上,然后卷起袖子开始帮忙。
  司机是个年轻的男子,才拿到驾照没多久,大概也是头一回遇上事故,自己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还是不断地在跟伤者的家人道歉。“对不起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的孩子才九岁!却要受这样的罪呀?”厉声吼叫的男人是受伤孩子的父亲。“你一定要赔医药费呀!”
  “先生,你冷静一点……”程风浅示意他将怀里紧抱着的男孩平放在地面上。“先让我看看这位小朋友好吗?”
  “警官!你看看我的孩子!”那男人猛地就将已经昏迷的男孩交给了程风浅,动作迅速,丝毫不带迟疑,甚至是,有些粗鲁。
  这不是一个疼爱孩子的父亲正常的举动。
  程风浅心生警惕,将孩子抱好,不着痕迹地拉开了和那男人的距离。
  那男人却还浑然不知,站起身向周围的人大声说道。“你们大家评评理呀!孩子还这么小,怎么就被车撞成这样了!”
  “你撒谎……”一个女声出现在人群里,虽然音量不大,却清晰地不容忽视。
  程风浅寻声抬头望了过去,正对上她清亮的目光。
  那女子却并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怀里受伤的小男孩。
  伤口虽然只在腿上,但是的确不算浅,此时已经血肉模糊地让很多人倒吸冷气,她却从容不迫地靠了过去,因为这份镇定,周边维护秩序的警员也并没有阻拦她。“他腿上的伤口,根本不是车祸所致的形状,倒像是利器造成的。”
  这份气势,竟有几分像工作状态的周烟霏。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那中年男子嘴角抽搐,下一秒却目露凶光。
  “我说你撒谎……”女子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看得那男人恨得牙痒痒。“还有车头的血迹,也明显是人为涂抹上去的,这样劣质的涂法,还不如幼儿园的小朋友随手画两下的好。”
  “这小姑娘说得对,那血看着是像涂上去的。”旁边有人也附和了她的说法。
  “你……”周围怀疑的声音越来越多,男人知道自己是遮不住了,突然冲向她。
  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一般人都会下意识地躲闪后退。
  程风浅迅速放下男孩,看准位置冲过去想要挡住那个所谓‘父亲’的攻击,却被和他同样向前的女孩拦住。
  就在他面前不超过一人的距离里,女孩抓住面前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强壮男子一手手臂,一个漂亮的借力打力,那人便越过她直接跌倒在了地上,疼得直嚷嚷,试了好几次都没能自己再站起来。
  程风浅不禁惊叹,好漂亮的过肩摔,而且这动作姿势,还隐约有些熟悉,可是他此时来不及想是在哪里看到过。
  “现在怀疑你诈骗,疑似拐带以及伤害未成年人身体。”程风浅用手铐将地上的中年男子铐住,微侧过头向身后的同事们示意。“带回警局。”
  看着那男人被带上了警车,他才又回头寻找那女孩,发现她正站在他刚才放下花的地方,而原本只有一束的小雏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两束。
  她也买了小雏菊,那好像是有关暗恋的花,她难道是要向什么人告白吗?
  程风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失落,他摇了摇头甩开自己莫名的情绪,才又走了过去。“这位小姐,不管你有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刚才那样做都是很危险的。”
  “现在不是没事吗?”似乎只当程风浅的询问是警察例行公事的关心,女孩没有太在意,看着他弯腰拿起地上的小雏菊,才轻声地出口。“原来前面那束花是你买走的……”
  “什么?”程风浅疑惑地问道,女孩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转身欲离开,他连忙又叫住她。“小姐,可能还要麻烦你跟我们同事录份口供。”
  “事故发生的时候我不在现场,不能做目击证人。”女孩只是低着头用手轻轻拍掉花束包装纸上的灰尘。“有几个学生好像一直都在,你还是去找他们吧。”
  程风浅转身望向她所指的地方,那里有些人正主动地找警员讲述事故经过,他再回过头的时候,女孩已经离开了。
  程风浅看了看手中的花,歪着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小雏菊除了暗恋之意以外,还有另外一个悲伤的解释,离别。
  这是他们已知的初遇,却开启了未知的结局。
  回到酒店房间,女孩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伸了个懒腰。
  她再仔细地看了看手中的花束,才发现有些小朵的已经被压坏,看来是不能用了,她惋惜地抿了抿嘴,刚准备丢去旁边,却发现里面夹了一张卡片。
  可是她那束花里,是没有卡片的。
  原来在匆忙之中,她和那个警官拿错了彼此的花,女孩疑惑地读出了卡片上面仅有的几个字。“To霏霏……”
  这个名字,不算是太常见的,但也绝非多么唯一。
  可是很巧合得是,女孩就真的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并且,她正准备打电话给这个人。
  她还记得刚才那个警察的警牌上写着-刑侦支队一小队,程风浅,这个名字,她隐约也有印象。
  女孩想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程风浅……程霆深……”
  每每想起,那盛夏阳光一般的笑颜,总是能给人温暖的感觉,她没想到失去联系这么多年,她又能在新港重新遇到他。
  笑着将花放下,女孩找出手机直接按下了一个快捷键,没多久电话就接通了。“喂,师姐~”
  “语初?”这个时间接到她的电话,周烟霏似乎有些惊讶。“怎么?是不是改变主意,想要接受我的提议了?”
  “嗯,你的提议,的确不错呀。”黎语初笑着坐在了床的边缘。“反正我也放松一段时间了,再不工作,都没钱吃饭了。”
  “看来我们很快就可以当同事了。”得到她的应答,周烟霏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等办好手续,我再通知你。”
  “好的,谢谢师姐。”黎语初看着自己手边的花,突然笑道。“刚才捡到一束花,上面写了你的名字,今天是有人向你表白了吗?”
  “是给别的霏霏准备的吧?”周烟霏手边还有个心绪纷乱给自己猛灌酒的袁香凝,便没有和黎语初多聊下去。“那具体的我们下次见面再说,晚安咯~”
  “嗯,晚安。”黎语初笑了笑,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周烟霏陪袁香凝在帝都饭店的清吧里待到大半夜,什么都聊,就是绝口不提江元灏。
  可是不提就能避开了吗?从周烟霏和袁香凝在大学校园相遇开始,江元灏就在她们身边,一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不提到他的名字,不代表没有想起呀。
  周烟霏心想,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明明她认识江元灏更早,并且因为有同一个师父,周烟霏和江元灏的关系要比其他普通的学长学妹更亲近,少女情窦初开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男神,谁能不心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