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3 死亡预告 第七章 解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给他去做鉴定?”周烟霏再一次确认黎语初这丫头是一点女孩气儿都没有,那么漂亮的手链说实话她都舍不得丢到技术室去‘解剖’的。“那手链不是有市无价了吗?你怎么忍心呀?”
  “再怎么珍贵也不过只是装饰品,如果在上面能找到可以帮助到案子的线索,才更有价值呀。”抬眼的同时,黎语初正好瞥见了刚走入门口的杨启。“杨启哥,正说起你,手链有问题吗?”
  “手链是没什么问题,倒是我一拿出来,被其他几个女同事看到,在旁边不断地爱不释手,涂溶液的时候跟涂指甲油似的仔细小心,还怎么都不肯让我卸下来检测,最后干脆整条放进测试仪里……碰巧她们桌上还正好有这本杂志……”杨启将手上还完整无缺的手链交还给了黎语初。“语初,你要是不要的话,卖掉好了,咱们办公室里那批小姐姐们,一个赛一个的愿意出高价。”
  “谁出高价都不行,我们不卖!语初有用的。”还没等黎语初回答,周烟霏就接了话。然后拿过杨启再递过来的杂志。“BlackCat的限量款FirstLove,整个亚洲区仅发售了两百件。”
  唐云桢也凑过去看。“这个代言人有点眼熟呀?”
  “不会碰巧是你某个前女友吧?”程霆深调笑地抢了过来。“诶,是徐秋樱呀。”
  “对对对!是徐秋樱!我小时候可喜欢她了!”周烟霏很难得地露出了一副小粉丝的表情。“现在的化妆技术也太好了,怎么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变呀。”
  “还真是的。”唐云桢摸着下巴回忆着。“想一想,徐秋樱出道的时候是二十五岁,那一年我好像刚幼儿园毕业,为了看她的电视剧我都不愿意去上小学了!”
  “我记得阿风刚出生的时候,我妈和婶婶都特别爱看她演的戏。”程霆深把杂志递给了带着好奇眼光的程风浅。“算起来,她现在都快五十岁了……”
  毕竟过了女艺人最好的青春年华,徐秋樱的事业前几年走了下坡路,她的身影已经几乎消失在幕前,近一段时间才开始慢慢回温,像程风浅、黎语初这个年纪的不知道她也不奇怪。
  “五十岁?不会吧!”程风浅诧异地看着杂志封面上那美丽优雅的女子,哪里像和他母亲差不多年纪的样子,说她跟自己差不多大他都相信的。“她怎么看都不可能,这些是精修图吧?”
  “杂志上的图,精修过是一定的,我分析过原图了,倒是没往夸张的地方修,她这个年纪还有这个效果,底子是真的好。”杨启又把手机找出来,直接连接了投影。“我还找了个视频,这家采访好像是出了名的不给艺人修图,完全原生,好多听说盛世美颜的艺人在他家镜头下都不能看了。”
  视频开始播放,是一段二三线颁奖典礼的红毯现场。
  徐秋樱一身露背红裙,皮肤白皙简直晃眼,气质优雅,仪态从容,好看极了。
  而且她不是一个人来走的,而是和同剧组另外两个女艺人一起走的,一个二十岁,一个也还不满三十,平时讨论区里都被吹成绝世美女的两个小姑娘,在她身边不说被碾压,却的的确确是逊色了。
  “你们看看颈项,再看看眼角,这两个是怎么保养都会有岁月痕迹的地方,她是怎么做到连这里都没有皱纹的?还很自然,微整形都没有这么好的效果。”周烟霏一边表示钦佩还顺手给这群直男们科普,一边伸手抬起自己的眼角。“我自认长得还不错,平时也很注意保养了,但是我真的不觉得二十年以后我还能保持徐秋樱现在这个状态。”
  唐云桢对于周烟霏对她自己的评价毫无反驳,所以更惊讶于她对徐秋樱的评价。“反抗时间,怎么可能呢?除非……”
  一阵莫名的沉默,大家面面相觑,好像都想到一块去了。
  程风浅更是被自己脑海中闪过的一个可能吓得一下子丢掉了手上的杂志。
  黎语初看着那粉红色的手链出神,原本以为昨天的出访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却不想是给了他们一条很有可能通向破案的线索。“看来茱莉叶真的知道些什么……”
  “再去见见她吧。”程霆深虽然还是坚信茱莉叶是个神棍,但或许她真的知道些内情,能给他们更多的提示。“老唐,你跟霏霏一起去吧,你不是最擅长向美女套话的吗?而且,以你刑警的身份去,更名正言顺。”
  “那个,我……”唐云桢还在想怎么拒绝,倒是周烟霏先反对了。
  “不用了,如果她真的知道地更多,昨天就说了。”周烟霏跟黎语初使了个眼色,黎语初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其实除了那个预言,这案子跟茱莉叶没什么直接关系。我们没有正当理由去请她回来问话。”经过昨天那个会面,黎语初和周烟霏一样,觉得去问茱莉叶口供是个极有可能弄巧成拙的艰巨任务,说不定最后反而会变成她把他们每个人的秘密都窥探出来,那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很不舒服,她不想再多经历了。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程霆深望向刚才发言的周烟霏和黎语初,发现她们两个人虽然没有直接的语言交流,却在眼神交汇之间,彼此交换了讯息。
  他不禁疑惑了,昨天下午她们去见茱莉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两人像是有默契地在隐瞒些大秘密一样。
  再看向另外两个人,程风浅原本看着黎语初的侧脸,此时却转过身背对着他看不到表情,但以程霆深对这个小堂弟的了解,那背影分明是大写加粗的‘黯然神伤’四个字,他这又是在为了什么事情沮丧?
  最奇怪的是唐云桢,在程霆深看来,去找茱莉叶问个话这样的外勤,出得是极其轻松的,尤其是对唐云桢来说,美人赏心悦目、套话得心应手,还是工作时间去,换成平时没人提议他都要自告奋勇的跑了,可是唐云桢居然昨天和今天连着拒绝了两次,太反常了。
  这四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人能告诉程霆深。
  他有些无奈,回过头想和其他人‘八卦’一下,却看到左泉还在跟邢业回味今天早上食堂买回来的大肉包子是如何好吃得流油,而杨启捶胸顿足自己没抢到最后一笼。
  程霆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旁边一群里没一个靠谱的,他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不管周烟霏、黎语初昨天在和茱莉叶的接触中发生了什么,她们都不愿意再去一次总归是有原因的,程霆深也不会强求。“这样吧,茱莉叶那边先放一放,我们从徐秋樱这边查起。”
  “好。”唐云桢见程霆深说不用管茱莉叶那边,连忙顺着往下安排了。“北区那个溺水案发现尸体的现场,是电视剧的拍摄胜地,阿风,你查一下徐秋樱或者与她相关的人近期有没有去过那里。”
  “是。”整理好手头的文件,程风浅起身准备去情报科拿资料。
  “正好我也要回去了,一起走吧!”程霆深揽着程风浅的肩膀往外走,向众人挥手表示告别。
  “那就先这样,散会。”唐云桢说完,就不自觉地看了身边的周烟霏一眼,对方却全无察觉。
  “等资料齐全了再叫我,我们先回技术室去了。”周烟霏跟唐云桢打了个招呼,就带着黎语初和杨启走了。
  这个案子目前看来,并没有和Siren产生任何联系,所以不属于专案组管,只是刑侦支队一小队和刑事科学技术室的这几个人占着专案组这宽敞舒服的大会议室了解了一下案情而已,说完就各回各家、各找各领导去了。
  只有唐云桢知道,这件事和茱莉叶扯上了关系,就距离Siren不远了。
  在警局的时候说是从徐秋樱查起,可是休息的程霆深,却走了另一条路。
  他先回家睡了一觉,养了些精神,就起来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出门了。
  他单独去见了茱莉叶,以一个刑警的身份。
  其实昨天在唐云桢不随行的时候,程霆深就想到了这一层,以周烟霏和黎语初两个痕检师的身份,茱莉叶完全可以不给任何口供。
  但是他昨天没提出来,一是怕又因为身份的事情让周烟霏不开心,二是因为,的确如黎语初所说,除了那个所谓的预言,茱莉叶和这个案子毫无关系,所以由着她们去探一下虚实,倒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茱莉叶真的跟案子有关,必定会慌乱,所以在得知周烟霏和黎语初都不是刑警的时候,她可以不给信息就让她们离开。
  可是她没有,她不但见了她们,还说了一些话,让两人都变得有些奇怪。
  程霆深不怀疑周烟霏和黎语初有什么有关案子的秘密不说,他担心的,是她们太过心软,被这个所谓的占卜师给利用了。
  在来之前,程霆深已经收到了情报科最新的资料。
  他先粗略一翻,心里大概有数,然后又仔仔细细地再看了一遍。
  内容是茱莉叶的生平简介以及徐秋樱近几个月的私人行程,没想到这两个人还真的有过交集。
  “警官!你不能这样!”随着秘书慌张的声音逼近,程霆深已经推开大门出现在了茱莉叶的面前。“老板对不起,我拦不住这位先生。”
  “先带客人到外面休息室去。”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茱莉叶显得比她的秘书要冷静地多,她优雅地起身,对着客人微微鞠了个躬。“不好意思,请您出去稍等片刻。”
  很快整间屋子只剩下他们两人,程霆深拿出身份证明之后,便开门见山了。“专案组程霆深,茱莉叶小姐,有人在这附近见过大明星徐秋樱,而且不止一次……她是不是你的客人?”
  “程警官做事向来都这么雷厉风行直入主题的吗?跟昨天的两位小姐还真是完全不一样呀。”茱莉叶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满意地看到程霆深眼里闪过的一丝敌意,然后悠然地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才缓缓地说道。“做我们这一行的,虽然没什么明文规定,但是跟律师、心理医生一样,是否是我的客户以及与客户交谈的所有内容,都是绝对不能泄露给第三者知道的。”
  “所以即使你的客户要去杀人,他甚至告诉了你时间、地点和要杀的人身份,你也不会去阻止?”程霆深不得不承认,他不喜欢这女人看人的眼光,即使她那双眼睛挡在金丝边眼镜后面,却仍然太过锐利、太过清冽,将他这职业性警惕感极强的细胞全都激活了起来,这种全副武装时刻的自己,自然是不会用多好的语气问问题的。
  “这种假设性的问题,我有权力不回答你。”茱莉叶看着程霆深,嘴角扬起笑得竟有些得意,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