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03 死亡预告 第八章 存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程霆深本就因为昨天的事情,对茱莉叶有所警惕,而且沟通还没有几句,发现她完全在闪避重点,更加加重了敌意。
  她的态度已经让他不舒服,此时还朝着他意味不明的笑,着实让程霆深一阵莫名其妙。“为什么笑?”
  “我第一次遇到,像程警官这么坚定的人。”茱莉叶不紧不慢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大概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因为你的眼神就在说,我是个神棍。”
  “哼。”程霆深也没打算掩饰。“你的确是,我没看错。”
  “就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您还真的是一点儿怜香惜玉的体贴都没有呀。”茱莉叶表情有些委屈,语气却依然透着股戏谑,好似就是个看戏的局外人。“徐秋樱的事情,我不会说,程警官有时间,可以自己去查……如果你没有什么要再问的,请不要妨碍我做生意。”
  程霆深原本就没指望能问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他只是亲自过来一趟看看,能让周烟霏和黎语初都隐瞒不报的会是什么人、什么事。
  而茱莉叶的反应给他的感觉是,让她们失态的并不是和案子相关的事情,而是其他。
  程霆深得到这个结论,突然觉得或许比案件本身更让人头痛,于是有些心绪不宁。
  但他忍住了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板着脸,官方地说道。“谢谢你的合作,有需要的话,我还会再过来打扰的。”
  “不送。”茱莉叶依旧是笑,目送着程霆深离开以后,笑容才逐渐褪去,她微微转脸,往隔间里看去。
  那个隔间也属于她办公室的领域,中间用一扇古色古香的屏风挡得严严实实,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的空间,只是个普通的茶水间。茱莉叶就是单纯地觉得咖啡机这些东西太现代了,不符合占卜师的气质,也和她这里的其他摆设风格差异大,所以才隔起来的。
  不过,偶尔藏个人,也够用了。
  程霆深一走,唐云桢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他其实也是个‘不速之客’,只在程霆深进门之前几分钟到的,听到对方的动静立马就闪身进了隔间里,丝毫不见慌乱。
  此时唐云桢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壶刚沏好的茶和两个小茶杯。“我以为你们外国人只喝咖啡或者英式红茶、伯爵茶什么的,没想到你茶水间里居然有很多中国茶,还有整套茶具,所以就随手沏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茱莉叶接过唐云桢递上来的杯子,喝了一口以后,才慢悠悠地问他。“唐警官今天找我,不会只是来品茶的吧?”
  “你这说的,我跟五、六十岁的老干部似的。”唐云桢也慢悠悠地喝完了一杯茶才说道。“这茶叶,是你之前去查周烟霏资料的时候,在易阳市买的吧?这种新茶要现炒,在阳城当地买的才有这味道,等到包装好再运过来,就不那么香了。”
  茱莉叶早知道他是来兴师问罪的,便没有否认,微微颔首,依旧轻笑。
  唐云桢也完全没有质问的语气,又给彼此都倒了一杯,一边喝着,一边闲聊道。“我听说,茱莉叶小姐的师父,是三十年前炙手可热的风水大师,元秋叶……”
  茱莉叶握茶杯的手一紧,她终于没了方才的扑克脸,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眼底涌出一丝紧张。“你怎么知道?”
  她完全没想到,唐云桢是来说这件事的。
  “我上周去看过他,他面色红润,能吃能睡的,小日子过得还挺逍遥。”唐云桢继续喝茶,语气平常,好像只是单纯在关心一个大家都熟悉的长辈的近况一样。
  茱莉叶却吓得整个人站了起来,方才面对态度强硬的程霆深时丝毫不变的礼貌笑容,再也‘施展’不出分毫了。
  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师父是谁,更何况,元秋叶的行踪已经隐藏了二十多年,连仇家都找不到,居然能被面前这个男人如此轻易地查到。
  茱莉叶终于露出了从唐云桢进来之后第一个担忧的表情。
  他在三言两语之间,已经将原本利于她的环境,逆转成了他的主场。
  茱莉叶顿时心生寒意,她第一次质疑了她背后那个人的决定,他们或许一开始就不应该把算盘打到专案组的身上。
  “我还知道,你们都是……那家的人。”唐云桢也露出了进门之后,第一个真实的怡然自得的表情,他放下茶杯便起身,挥着手向外走去。“难怪你技艺超群了,果然是名师出高徒,我们有缘再见吧。”
  “慢走。”看得出唐云桢有意再向自己套消息,知道他暂时不会将可以牵制她的资料泄露出去,茱莉叶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她摊开掌心,发现自己出了一手的汗。
  唐云桢一句威胁的话都没有,茱莉叶却已经失了一贯的镇定自若。
  她想起昨天电话里唐云桢的那一句‘有事找我,别招惹她’,突然惊觉,他们只怕不该找上周烟霏不说,唐云桢也是不能招惹的。
  这个男人,早已不是他们十年前初遇时的模样了。
  唐云桢看着快到下班的时间了,本来乐呵呵地准备回局里打个卡就回家的,路上接到了周烟霏一通电话说让他立即回来开会,他也没多想什么,结果一回到专案组的时候,就发现全组人都到齐了,正坐在会议室里等他。“哟!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脸上很疑惑,但是看这个排场,唐云桢就心里有数了。
  这是说明林红梅的案子,已经跟Siren搭上线了。
  于是他虽然还是痞里痞气的,可依旧在自己的位置上正儿八经地坐正了身体。“说吧,查到些什么?”
  “徐秋樱和欧阳晨,同属于华莘经纪公司,并且之前一起拍过戏,接触过很长一段时间。”周烟霏一说完这句,现场还不太清楚情况的其他人,就完全明白了。
  偶像明星欧阳晨之死,至今还有谜题尚未解开。
  比如他身上的Siren,从何而来?
  而来源最有可能的,就是他身边来来去去的,经常接触的,华莘经纪公司的人。
  “北区那个案子的死者,在一个月以前做过临时演员,当时徐秋樱所在的剧组因为拍摄,在案发的那一块海域附近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程风浅摊开了文件放到唐云桢的面前,那是一份手写的口供。“我们找到一位居住在那附近的阿姨,她亲眼见过徐秋樱和死者有过不止一次的接触,而且有时很激烈,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在争执什么。”
  “证人因为从前是徐秋樱的粉丝,所以对她的动向特别关注,有时候也会用手机拍一些东西留作纪念,而死者是当地人,和这个阿姨也有过几面之缘。”程霆深从文件袋里取出一叠照片放在桌面上。“老唐,档案发过来的时候你应该就见过死者的照片了,她长得很漂亮,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般人都会有点印象的。”
  “漂亮的女孩,人流的死婴,不老的徐秋樱。”唐云桢将这些线索一一联系起来,因为心底想到的可能,又嫌弃又抵触,还有些发怵。“我怎么觉得有点冷了,空调是不是温度太低了?”
  “何止是有点冷……”左泉一个彪形壮汉,夸张地抱住自己抖了抖。“是很冷,非常冷,由心而生的冷,简直一番寒彻骨!”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发展的这么先进的新港市,可能存在人吃人的案件。”程风浅觉得自从做了刑警,他的世界观就一直在被刷新,甚至是颠覆。“这和野兽有什么区别?”
  “经济和科技是发展地很好,但是人的思想和概念是需要培养和磨练的,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太快了,每天都在疲于奔命,没有太多时间思考,也没有空闲去沉淀,总有人因为受不了压力而犯罪,罪案的类型也会因为这所谓文明时代人类的聪明才智而不断地更新。”周烟霏将桌上的资料收到一起,眼底的神色凝重。“战争的时候,人吃人是为了果腹,为了生存,而如今,他们食用别人的躯体,却是为了美化自己的躯壳,保住那可笑的自尊。”
  “原本以为之前贩婴案的大破,至少可以给走错路的女孩们警醒,没想到,这些需求者,居然连她们的性命都不放过了。”黎语初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好了,别分析局势了……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是防止下一个无辜的女孩受害。”程霆深向来很理智,情绪恢复地比一般人快很多。“如果徐秋樱真的是需求者之一,而且她都已经无可避免地和受害者直接接触了,换句话说,背后应该没有组织控制,只是独立事件。”
  “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唐云桢犹豫了一下,思考的时间里习惯性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就算杀人她可以独立完成,但总得有人帮她取出婴儿吧,这种事情,还是得要专业人士来吧。”
  “医生……徐秋樱的秘密男友,是个医生。”一个轻微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家抬眼望去,发现正是还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邢业。“他叫盛朗竹。”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程霆深看着邢业投影在大屏幕上的照片,却是个陌生人,他肯定是没有见过这个人的,但是再翻详细资料,他突然有了印象。“我想起来了,这个医生在几个月之前,曾出入过一些黑市医院和小诊所,这其中,就有咱们局之前案子里面破获的器官交易地点,破贩婴案的时候本来要找他协助调查的,但是因为案发的时候他人在国外,也没有其他证据显示他和案子有关,后来就没有找他来了。”
  “和吸毒一样,我们断了他们的毒品来源和通道,迫于无奈,他们就只能自己出来找食物了。”周烟霏深吸了一口气,综上所有的,都只是他们的猜测,没有证据,他们依然什么都做不成。
  看着众人都陷入思考,唐云桢也有些没章法。“我们手头上的东西,最多只能证明徐秋樱和受害者有过争执,或许她的医生男友疑似贩婴案下家,这些都不足以控告他们谋杀。”
  他的目光从在会的人身上一一扫过,看到黎语初,唐云桢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除非……”
  “唐队?”黎语初被他看得莫名其妙。“除非什么?”
  “你不会是想,让语初装成失足少女,然后接近徐秋樱吧?”程霆深下意识地护住黎语初。
  程风浅也突然着急了。“唐队,这……太危险了!”
  黎语初是个痕检师,并不是训练有素的刑警,更何况卧底期间极可能遇到不可控和无支援的情况,让一个没有经历过警校的培训的女生孤身前往太冒险了。
  会议室里的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大多数是不赞成的。
  周烟霏却没有立即表达意见,她望向自己正对面的当事人黎语初,微微抿唇,目光凝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