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沐琛……救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爱站在门口看着靠在墙壁的他们,其实她看不见南谙,因为周沐琛的身形太过高大,将南谙的身体完全笼罩,但是她看到周沐琛西装的衣角在滴着血,鲜红的血一滴一滴的掉落在雪白的瓷砖上,那么刺眼,那么吓人。
  “爹地……”天爱颤声叫着。
  周沐琛没有回头,冷冽道:“闭眼,转身。”
  “爹地……”天爱害怕的又叫他。
  “严韬。”周沐琛低吼。
  一直在附近的严韬在听到南谙的声音时就跑过来,大手将天爱的眼睛捂住。
  “琛总。”他也紧张的叫着。
  周沐琛依旧没有转过身,但声音有些紊乱:“带她回去。”
  “琛总,您受伤了。”严韬满脸的担心。
  “别让我说第二遍。”
  “是。”
  严韬低头领命,抱起天爱大步走去后门。
  周沐琛看着身前的南谙,她的手还握着匕首,匕首刺入他的心口,血不停的向外流,但是南谙的表情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喜悦,她的眼睛瞪的好大好大,珍珠般的泪水接连不断的从里面涌出,她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苍白的好似她才是那个血流不止的人。
  南谙的手开始颤抖。
  她的耳朵嗡鸣不断,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天爱的叫声。
  妈妈……妈妈……妈妈……
  真的是她的孩子吗?
  她的孩子没有死?
  可是那孩子的声音里带着惊恐,她竟然当着那孩子的面杀她的父亲。
  她在做什么?
  耳朵里的嗡鸣声越来越剧烈,南谙的脑袋好似要炸开了。她松开手抓着自己的头,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却还是没有办法压制那个刺耳的声音,甚至更加厉害,变的越来越尖锐,而她的心脏,呼吸,脉搏,都因此急速的跳动,就在跳到最强烈快要爆开的时候,又突然的停滞,长时间的停滞。
  南谙痛苦的瘫坐在地上。
  周沐琛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单膝跪地,抓着她的手臂。
  “你怎么了?”
  “停下……快停下……”南谙受不了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停下?”周沐琛紧张的问。
  “沐琛……救我……”南谙不自觉的呼唤,就好像七年前置身那场大火。
  周沐琛将她抱住:“我在这呢。”
  南谙感受到他的胸膛,双手松开耳朵,紧紧的抱住他。一股熟悉的暖流涌入身体,沁入心头,耳中的嗡鸣渐渐退了,紊乱的心跳和呼吸也渐渐平稳了,她舒服的躺在他的怀中,眼中流着泪,眉间带着痛,嘴角却又微笑着,昏了过去。
  周沐琛的手臂再次用力,将她抱得更紧。他双目垂落,看着她眼角的泪水,唇……慢慢落下。
  宴会大厅。
  南谙离开后程子年就一直心神不宁。
  南谙的计划他并不全知道,南谙只是叫他找机会触碰周沐琛,在周沐琛身上留下能够辨识的特殊气味,接下来的事他就不用管了,南谙另有自己的计划。可是当周沐琛也离开后,他开始按耐不住了。
  他匆匆结束了跟宾客的寒暄,大步走去南谙离去的拐角。
  他顺着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最后在后门附近的洗手间找到南谙,而此时南谙已经昏迷在满身是血的周沐琛怀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