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一句气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南谙的胸口激动的起伏。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她的亲人,原来她并不是孤身一人,她的孩子还活着。
  周沐琛感受着她激动的情绪,手指继续暧昧的划动。
  [想见吗?]。
  “你会让我见他们吗?”南谙反问。
  [我考虑一下。]周沐琛故意调戏。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都答应你。”南谙不想跟他啰嗦,也没什么可怕的。
  周沐琛却磨磨蹭蹭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向下划动,在她的肝脏处打了好几个圈,然后慢悠悠的写着:[让我想想。]。
  南谙突然的起身。
  周沐琛愉快的看着她生气的模样。
  南谙气愤的下床,大步走去房门,却又在门口停下,背对着他,深沉道:“周泽寅的死,的确是因为我。那天是我叫他去会所找我,是我说了难听的话伤了他的心,是我说让他去死,可是我没想到他在回去的路上真的自杀了。我不想推脱责任,你想为他报仇就冲我一个人来,我愿意以命抵命,也愿意受尽你的羞辱和折磨,可你不应该害死我的父母,他们是无辜的。周沐琛……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都没想让周泽寅死,我只是说了一句气话。”
  “自杀?”周沐琛冷怒:“明明是你在他的车上动了手脚。”
  南谙听到了他的声音,但并没有听清他说什么。
  “我不打扰你休息了,等你想到让我跟天爱天新见面的条件,再联系我。”说完,她就开门离开。
  周沐琛看着门壁,情绪愈发的激动,心口的绷带被一点一点染红。
  自杀?
  她一直认为周泽寅是自杀?
  她是因为自己对周泽寅说了那句话,所以才承认是自己害死他的?
  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没有必要再撒谎了,她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但也可能是因为天爱的出现,所以她才编造这样的谎言。周泽寅死后,他一直认为周泽寅不是自杀,一直在调查,调查了一年多,好不容才查到车子被做了手脚,还找到了做手脚的那个人,那人有证有据指名说是被南谙指使的,他也调查过事故当天的所有细节,的的确确就如那人所说,再加上南谙当时也承认是自己害死了周泽寅。
  难道这其中还有误会?
  南谙并不是杀凶手?
  如果南谙不是,那他七年前所做的一切……
  周沐琛不自觉的心慌。
  他必须再一次调查这件事,必须调查的清清楚楚才行。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想到了一个人。
  施雅。
  那天在晚宴上她说的话,似乎对七年前的事和周泽寅的事都很清楚,这两件事知道的人太少太少了,也许从她身上会查到些什么。
  门外。
  程子年一直在门口等着她,刚刚门内的动静他都听到了,他很想冲进去,但却又止住了双脚,因为周沐琛的话一直回荡在他的脑中。
  南谙知道他就在门口。
  她轻声道:“程子年,对不起,我骗了你,虽然我答应了跟你的交易,但我一开始就想好了跟周沐琛同归于尽,他死了,我也没打算活着,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所以……你任何时候都可以找我兑现承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