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任你摆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周沐琛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双目空洞了很久很久,那两只眼睛就好像穿越时空看着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她在大火中哀嚎呼救,她在病床上危在旦夕,她知道家人和孩子全部都死去时的绝望,她听到他说那句残酷的话时的泪水,她失去双目失去听力好似行尸走肉一般昏倒在马路上,她这些年一个人的孤独的生活……
  拳头早就已经攥的死死的,用力砸在书桌上,那闷痛的声音,好似木头和骨头同时断裂的声音。
  他竟然对无辜的她做了这么多残忍的事。
  不可原谅。
  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叩、叩、叩……叩、叩、叩……”
  房门都不知道被敲响了多少次了,周沐琛一点都没有听到,最后房门被自动打开。
  天爱蹙着小眉头,撅着小嘴站在门口,任性的跺着脚走到桌前。
  “爹地。”
  “……”
  “爹地!”
  “……”
  天爱猛吸一口气,扯着嗓门儿大喊:“爹——地——”
  周沐琛猛的从回忆中抽离出来,双目看向天爱,又好似看到了南谙一般,激动了一瞬,晃了一下神,才恢复原本的冷漠。
  “你进来干什么?”
  “爹地你怎么了?我敲了好多次门,叫了你好多声,你都魂不守舍的。”天爱的词汇依然很多。
  “什么事?”周沐琛答非所问。
  “我还能有什么事,我要见妈妈,你再阻拦我,我就要搞事情了。”
  “我也想见她。”周沐琛不自觉的道。
  天爱灵动的两只眼睛惊讶的瞪大,然后开心的弯成月牙:“爹地,你说真的?你想见妈妈?你想让她回来了?”
  周沐琛轻叹一口气:“现在是她不想回来。”
  “那还不容易,直接把妈妈绑回来呀。女人呀,最喜欢霸道了。”
  “这招对她不管用。”
  “那就用真情打动她呀,求婚就是最好的选择。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再婚了。”
  “她不会再嫁给我。”
  “有一就有二,只要爹地你肯努力,一定能再娶到妈妈。”
  说的容易。
  他们之间隔着的是两条人命,就算他以命抵命,也偿还不起。
  “爹地?”天爱很有眼力的看出他有心事,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有气无力的样子。
  周沐琛看着天爱的脸,她跟南谙真的好像好像。
  “爹地,我有办法让妈妈重新喜欢上你。”天爱一脸自信。
  “什么办法?”周沐琛问。
  “你先答应我,不会再阻止我跟天新去找妈妈。”
  “我答应你。”
  天爱没想到今晚竟然会这么顺利。爹地这是抽了哪门子的邪风了?不过太好了,终于能让天新见妈妈了。而周沐琛现在巴不得他们两个能天天缠着南谙,天天在南谙的身边提起他。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办法弥补他做的那些错事。
  “爹地,你知道吗,看着现在的你,我就想起了一句经典的话。”
  “什么话?”周沐琛顺势问,其实没什么兴趣。
  天爱嘴角邪恶:“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周沐琛一阵怒火,却又发不出来,因为这形容……还挺贴切的。
  天爱见他没有动怒,毫不避讳的又嘲笑道:“爹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以前你有多得瑟,以后你就会有多惨,不过你放心,我会站在你这边全力帮助妈妈报复你的,你就瞧好吧。”
  “嗯。”周沐琛随口应和后又突然反应过来:“你这丫头……”
  “哈哈哈哈,爹地你一个人尽情郁闷吧,我去告诉小新这个好消息啦。”
  周沐琛看着她欢快的离开,心里稍微的安慰了一点点。
  至少,还有这一点点希望在。
  忽然。
  他西装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周沐琛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面的号码,眉头烦躁的蹙起。
  “喂。”他冷漠的接通电话。
  “沐琛哥。”施雅娇媚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周沐琛心烦的不愿开口。
  “沐琛哥。”施雅又叫了一次:“我已经选好时间和地点了,明天晚上八点御田酒店三楼的西餐厅,这次你可不能迟到了。”
  “……”周沐琛依旧没有开口。
  “沐琛哥,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周沐琛实在是烦躁的厉害,直接挂断了电话,但手机随后又响起,周沐琛直接关机。
  明天晚上他会去,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跟她说话,更不想听到她的声音,他想听到的是南谙的声音,他想见的是南谙,然后跟她说无数次的对不起,直到她肯原谅自己为止。
  周沐琛阴郁的脸上突然一惊。
  对了。
  有个非常重要的事他给忘记了。
  “严韬。”他大声叫道。
  房门被打开,严韬走到他的面前。
  “琛总。”
  “马上联系张院长。”他不想开自己的手机。
  “是。”
  严韬拿出手机打给张院长,可是手机里竟然传来关机的声音。周沐琛蹙眉看着他,他赶紧又打了一通电话,这次通了,但明显不是在跟张院长对话,而是在询问张院长在做什么,最后他挂断电话,对周沐琛回报。
  “琛总,张院长三天前出国去了XX研究所,为了不被人打扰,研究室里的人这几天都关机了,但也可以联系,只是需要等一等。”
  “要等多久?”
  “这……”严韬也拿不准。
  周沐琛挥了挥手:“行了,你出去吧。”
  “是。”
  周沐琛刚刚想起南谙的眼睛和耳朵,七年前张院长跟他说南谙的病情并不严重,只要手术治疗不出一个月就可以完全康复,可是他却告诉张院长不用治疗,就让她瞎着,聋着,最好一辈子都好不了。当时他恨极了她,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有后悔的这一天。
  他想治好她的耳朵,让她亲耳听见他说对不起。
  他想治好她的眼睛,让她再看看他,看看他们的孩子。
  必须治好她。
  无论如何……都必须治好她。
  ……
  次日晚上八点。
  这一次周沐琛很准时的来到三楼的西餐厅。
  施雅盛装打扮,一袭淡粉色的长裙,露出全部的锁骨和脖颈,而最吸引眼球的是她那呼之欲出的胸口。
  周沐琛半点兴趣都没有。
  “沐琛哥。”施雅叫着向他走过来,伸手想要挽他的手臂。
  周沐琛微微一躲。
  上次是在施家,他已经忍受了她的触碰和她身上刺鼻的香水味,这次他可不想再忍受了。
  施雅的手抓了一空,脸上露出尴尬。
  周沐琛大步走去桌旁,坐在她对面。
  施雅赶紧整理自己的表情,重新娇媚的笑着,缓缓坐下。
  “沐琛哥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这家餐厅吗?”
  “……”周沐琛不语。
  施雅自顾自道:“因为沐琛哥以前最喜欢来这家西餐厅了,而且我知道你最爱这里的虾,还有这里的红酒,我都帮你点好了。”
  说话的时候,美味已经上桌。
  周沐琛看着桌上的这些东西,的确都是他喜欢的,但他之所以喜欢是因为南谙喜欢,不过他也心知肚明,施雅选择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施小姐选择这里,难道不是因为这家酒店提供住宿吗?”他说的那么直白,不留情面。
  施雅惊讶。
  “沐琛哥,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样想我?”
  “我说的不对吗?酒店的主要功能就是住宿,难道你这次没打算跟我上床?别跟我说这些东西里面你一点药都没加。”惯用的伎俩,没有一点新意,以前南谙不知道对他用过多少次了。
  施雅的表情有点慌。
  主食和菜都是正常的,但是酒里面确实加了东西。
  “沐琛哥,你真的误会我了。”她还在嘴硬。
  “其实误不误会都无所谓,就算我中了招,也对你没兴趣。”
  “你……”施雅感觉自己的脸都要丢尽了,不过她还是硬撑着嘴角的笑容,她想,既然已经被戳穿了,既然已经都这样了,那就破罐子破摔了好了,反正她还能再继续威胁威胁他:“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不试试就太不给你面子了。”
  施雅拿起酒杯。
  周沐琛已经知道酒中加了东西。
  他也拿起酒杯,懒得跟她碰杯,直接一饮而下。
  施雅看着他的喉咙上下窜动的吞下红酒,心中还是欣喜的,因为没有男人会对这个不起反应,除非那个男人有病。
  周沐琛放下酒杯,主动开口。
  “三十分钟,我给你三十分钟的时间,只要你能让我有一点点的反应,我就认你摆布。”
  “三十分钟是不是有点少?”保险起见,施雅想要更久。
  “一个小时。”周沐琛加倍。
  “好,那我们上去吧,我已经订好房间了。”
  周沐琛站起身,大步走去三楼的电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