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心里没点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底谁应该闭嘴,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嘛?”孤独尘念眼中波光潋滟,莫名微光在其中隐隐浮现,她忽然靠近孤独兰儿,眼睛微微眯起,语气也变得十分危险。
  “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再作死了,不然,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孤独兰儿看着孤独尘念离开得背影,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干瞪眼。
  欧阳浮光站在旁边,将两女的交锋全都看在眼中,此刻来到孤独兰儿身边,说道:“兰儿,我们该出发了。”
  孤独兰儿目光一转,转头看向欧阳浮光,“殿下,妹妹并无坐骑,如何能追得上我们呢?若是落在后面可怎么办?”
  “哼!”欧阳浮光冷哼一声,想到孤独尘念之前对自己大为不敬,眼神都开始阴沉起来,“不是有马吗?实在不行,还可以跑!”
  说罢,他当先上了巨型独角狮的背,对孤独兰儿伸出手,“来。”
  欧阳浮光对孤独尘念的态度,让孤独兰儿心里十分满意,看来,太子并不喜欢那个贱女人,这么想着,她便兴高采烈的朝独角狮飞奔过去,眼看着便要坐到了欧阳浮光的身前。
  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突然发生,独角狮竟然长嘶一声,抬起前蹄快速踩向孤独兰儿!
  异变陡生,孤独兰儿瞬间呆住,不过她反应也快,马上腾空而起,急急后掠,躲过了独角狮的攻击。
  “什么情况?”欧阳浮光坐在独角狮背上,因为这番变故,差点被甩落,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独角兽睁着大大的眼睛,用仇视目光瞪视着孤独兰儿,如同对待敌人一般,显然,它拒绝她骑上它的背。
  “这……殿下?独角狮为,为什么会突然如此?”
  孤独兰儿被震住了,心中害怕,连话都说的磕磕巴巴。
  “我也不明白。”欧阳浮光皱眉,他心中叶满是疑惑,只能努力让巨型独角狮镇静下来,然而,只要孤独兰儿企图爬上它的背,独角狮便愤怒不已。
  如此反复,站在一旁的孤独尘念全都看在眼中,她忽然冷笑起来,“孤独兰儿,你果然是人品低劣,如今连独角狮都看不下去了,哈哈。”
  话音一落,孤独兰儿瞬间沉下脸来。她的眼圈不自觉的红了,也不只是被气的还是什么。
  孤独尘念无所谓的一笑,“不能坐独角兽也用不着如此啊,又没说让你跑着。”
  她抬手指了指旁边的华盖车,不在看孤独兰儿要好吃了她的神色,直接上了自己的车。而欧阳浮光,则默默收起独角狮,陪孤独兰儿坐车缓行。
  孤独家和燕飞楼相隔很近,即便是坐车,也只需要半天就到。即便一行人慢慢悠悠的前行,太阳升到正中天后,也入了南靖的京城。
  “走了一路,都累了也饿了,正好这家的菜不错,我们进去休息一下。”欧阳浮光从马车中探头,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招牌。
  那招牌之上,大大的珍馐阁三个字,在耀眼的日光下熠熠生辉。
  孤独尘念抬头一看,便忍不住的暗自一乐,自己家的店,怎么也得照顾一下啊。不过,想归想,面上却一本正经的模样,轻轻点头,“太子说的有理。”
  燕飞楼的发展势头进来很猛,借着燕飞楼主的名号,衣、食、住、行、用等方面各有涉猎,机会快要成了一条龙服务。
  这家珍馐阁,便隶属于燕飞楼,而且,还是盛名颇高的一家。
  “妹妹,这样的地方,你最多只是见过吧?”站在富丽堂皇的珍馐阁门口,孤独兰儿特意用冷嘲热讽的语气对孤独尘念说了一句。
  她最近都在孤独尘念那里吃瘪,这次一定要抓住机会挖苦她一下,“这里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来这里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奥。”
  潜台词很明显,孤独尘念是和阿猫阿狗一样低下,现下有资格入珍馐阁,还是还是沾了太子和她孤独兰儿的光了。
  对于孤独兰儿的冷嘲热讽,尘念心知肚明,不过,她并没有在意,如同没听见一样,施施然掠过孤独兰儿,直接进了珍馐阁的门。
  “你!”孤独兰儿没有料到,她原本想要借机羞辱对方一顿,想不到竟被对方赤.裸.裸的鄙视了!
  “你一直在这里汪汪汪的狂叫,自己不嫌丢人,难道要妄想我和你一样吗?”
  孤独尘念脚步不停的里面走,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孤独兰儿一个,声音已经开始不悦起来,这个女人,实在是聒噪的很。
  “好你个孤独尘念!竟然敢骂我!”孤独兰儿怒不可遏,语气都扭曲的变了调子,孤独尘念却充耳不闻,果断当作没听到。
  而站在旁边的欧阳浮光,却忍不住脸色微变。如此大喊大叫,实在有伤大雅,他又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孤独尘念,不觉对孤独兰儿的表现越发不满。
  突然觉得,孤独兰儿好像并没有他曾经认为的那般良善,而孤独尘念,也没有他曾经以为的那般不堪,反而令他总是忍不住得暗中赞赏~~
  珍馐阁因为名声在外,所以生意十分好,每到饭点必是爆满,所以,想要来吃饭的人,大多需要提前来登记。
  可是,欧阳浮光一行人只是临时决定在此歇脚,自然没有位置,掌柜一脸为难,口中连连致歉……
  “实在抱歉,本店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您看,是不是选择别家?”
  “你说什么?!”掌柜话一说完,孤独兰儿首先忍不住了,怒声质问道:“这位客人的身份尊贵,你竟然敢往外撵?”
  “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本店真的没有位置来,请您多多谅解!”一边说着,掌柜一边作揖赔礼。
  “姐姐连这里的规矩都不懂,还觉得自己很尊贵?”尘念忽然说了一句,语气满是讽刺意味,然而,孤独兰儿却只能暗自恼怒。
  孤独尘念不再理会孤独兰儿,转向而看向掌柜,淡道:“这位是南靖太子爷,身份还不够尊贵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