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转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孤独尘念之前一直安静无声,这会儿说了话才被掌柜注意到。
  然而,一见到她,掌柜顿时心头一跳,这不是楼主吗?他刚要开口说什么,忽见孤独尘念轻飘飘的给了他一个眼神,不觉将到嘴边的话有咽了回去。
  看来楼主是有意隐瞒身份啊,那他还是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不要随便多话好了,想到这里,掌柜对欧阳浮光热情一笑。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竟是殿下大驾光临,小店实在是蓬荜生辉,正好,还剩最后一个超级雅间,我带您和这些贵客过去吧。”
  掌柜转变如此之快,全因孤独尘念说情,孤独兰儿忽然发现,自从和孤独尘念重逢之后,她非但摆脱了废材体质,还如同变了性格一般,她在她面前,全然占不到半点便宜。
  心里的愤怒几乎要压制不住,孤独兰儿心中的恼怒如同滔滔江水……,孤独尘念,你给我等着!
  被掌柜亲自领着,一定是身份非常尊贵的客人,所以,一路上自然引来很多人的注意,那么,自然有眼力好的,已经认出了欧阳浮光这些人的身份。
  “殿下?”一个人惊呼一声,随即所有人都开始对着欧阳浮光行礼。
  欧阳浮光微微颔首,和对方打招呼。
  “哎?这姑娘好生漂亮?不知……”其中一身着华服的男子看向孤独尘念,脸上带着明显的欣喜!
  南靖出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他竟然不知道?
  不过,这么一问,旁边的年轻女人似乎见到来匪夷所思的事,睁大眼睛,诧异叫道:“孤独,尘念?”
  “陆大小姐好眼力,这位的确是家妹,孤独尘念。”便在此时,孤独兰儿目光微微闪了一下,笑着承认了孤独尘念的身份。
  “原来如此!”陆涵一听,脸上瞬间不屑起来。孤独尘念,勾引男人,让太子欧阳浮光蒙羞,以至被退婚驱逐,这个消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陆涵身份名门望族嫡脉,自然是看不起孤独尘念这样既废柴又不安分的女人,而且,她也有看不起对方的资本。她是家族中年轻人中最出色的,年纪轻轻便已经修炼到筑基七品,连孤独兰儿都不如她。
  孤独尘念,一无是处,不过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已。
  “孤独尘念,你还真是没有半点廉耻之心,怎么还好意思在人前露面?”陆涵高傲的看着孤独尘念,出言就是满满的敌意。
  “陆涵……”孤独兰儿立刻在旁边轻声接话,很是体贴的解释道:“妹妹这次露面,主要是因为我和殿下的婚礼,她是为了祝福我们。”
  “哎呀,站在这里多没意思,我们边吃边聊,如何?”不等陆涵再开口,孤独兰儿热情的招呼一声,将对方朝雅间里面请。
  好歹也是即将成为太子正妻的人,孤独兰儿的话,大家都无法反驳,便只好遵从。
  如此,陆家人和欧阳浮光等人坐在了一起。
  孤独兰儿不动声色的将尘念挤到远离欧阳浮光的位置,这次面对孤独尘念,孤独兰儿已经开始担心了。
  因为欧阳浮光已经开始再次注意到孤独尘念,而且,从他昨晚的表现就能看出来,他对那个贱人还很宽容。
  阴差阳错的,陆涵和孤独尘念的座位竟然紧挨着,对于孤独尘念,高高在上的陆家嫡小姐完全冷面相对。
  她心里最是看不起孤独尘念这样的女人,认为她实在难登大雅之堂,没有资格做名门望族中的大小姐!
  大概真的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相比与陆涵的剑拔弩张,陆正义和东泽都对孤独尘念很友好。虽然他们也曾听过关于孤独尘念的传闻,但却从未见过对方本人。
  今日一观,发现此女着实清丽脱俗,气质不凡,好像和市井之人口中描述得很有区别。
  大家都说孤独尘念是个无用的废材,可是,被陆涵挖苦和看不起,孤独尘念却丝毫没有羞恼生气,反而一派淡然,甚至那双秋水般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戏谑。
  东泽对自己的眼力一向自信,所以,不会怀疑自己所看到的!
  孤独尘念眸中的戏谑让他很是惊讶,若真的是个没用的草包,面对别人的羞辱,怎会如此四平八稳,甚至还有看笑话的雅兴?
  陆正义也在暗中观察孤独尘念,但却始终无法感知对方底细,心中不觉疑惑起来,看来,果然不可轻信谣言啊!
  虽然人多,但大家用餐的气氛却并不热闹,而且有种诡异的安静,几乎没有人说话。
  过了一会儿,孤独兰儿将目光落在陆涵身上,看到对方正斜眼看孤独尘念,不禁笑起来,佯装好心的开始解释。
  “陆大小姐,您恐怕对家妹有所误会,她并非一无是处,而且,现在她可是燕飞楼的红人呢!”
  “燕飞楼?”话音一落,陆涵突然站了起来,声音也瞬间拔高。
  “怎么了?”
  眼见着挑拨离间起到作用,孤独兰儿心里乐开了花,但表面却是一副惊讶模样,“我没有说谎,陆小姐不知道,燕飞楼主对家妹十分宠爱,甚至安排了高手照顾家妹呢。”
  陆家年轻一辈中最具潜力的小女儿,对燕飞楼主的爱慕,已经到了思念成狂的地步!
  只要是南靖国百姓都晓得,这位小姐经常在梦中和楼主相会,哪怕没有见过真人,但却早就芳心暗许!
  可是现在,孤独兰儿竟然说楼主对孤独尘念格外看重,陆涵又怎么可能不心生嫉恨?
  “燕飞楼主早已和我私定终身,你一个低贱之人,如何可以肖想?”
  孤独尘念正在享受美食,听到如此‘豪言壮语’,差点一个控制不住,当场喷饭!她放下筷子,快速咀嚼了几下口中的食物,待到咽下之后才抬头去看陆大小姐。
  “呃……,燕飞楼主,和你私定终身?我没听错吧!”
  “当然!”还没等孤独尘念再接话,陆涵开始破口大骂起来,“孤独尘念,你这个下贱胚子,简直淫贱成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打楼主的注意,我饶不了你!”
  下贱胚子?
  淫贱成性?
  这是人说的话吗?再抬眼时,孤独尘念眼底已是一片霜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