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算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待万朝宗将灵力解决后,再看向自己怀中的女子的时候,那女子竟然一脸天真,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
  万朝宗感觉到有一股甜意在自己心头环绕,但他刻意将其忽视,转过头,不再跟孤独尘念对视。
  万朝宗的目光落在孤独尘念肩头,触及到一个图案的时候,他的目光立马沉了一沉。
  那不是,那个女人身上的图案吗……
  万朝宗转回视线,看向孤独尘念,想要从她眼中读出些什么。
  这么一看,这双眼睛和那双眼睛可真像啊。有怀疑的种子在万朝宗心中埋下。
  孤独尘念感觉到身边没有危险了,冲着万朝宗无奈一笑:“三王爷,您还要抱着我多久?”
  万朝宗这时才发现自己因刚才的团慌神,竟然忘了将孤独尘念松开。
  他难得有些慌乱的松开了手。
  孤独尘念面上挂着笑容,对万朝宗躬身谢道:“谢谢三王爷了。”
  万朝宗面上沉静,对着孤独尘念点了点头,说道:“不用。”
  欧阳浮光坐在主位上,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看见孤独尘念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他将脸色沉了下来,语气中满满的庄严与不悦:“是谁在背后偷袭孤独小姐?”
  宴席中的众人一片寂静,谁都不敢开口说话。
  “没人敢承认是吧?”欧阳浮光彻底怒了,他的声音都变得不再温和,“这个人当着本宫的面就敢偷袭,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说着,他伸手招了几个侍卫进来,严肃无比的下令道:“给我查清楚,谁是背后捣鬼之人。”
  欧阳浮光扫视了一圈宴会众人:“若叫本宫发现,绝不轻饶!”
  陆涵听到这话,才觉得自己刚才过于冲动了,她害怕的哆嗦了一下身子。
  陆正义察觉到了她的紧张,皱着眉头,凑在她耳边低声问道:“不会是你吧?”
  陆涵闻言,立刻紧张的弹开,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对着陆正义打哈哈:“怎么可能是我?不可能。”
  陆正义狐疑的看着陆涵,但陆涵既然否认了,他也不再继续追问了。
  孤独尘念随着万朝宗一起从厅堂中央往坐席旁边走,开口问道:“不知道三王爷贵姓?”
  万朝宗讶异的看了孤独尘念一眼,问道:“你不知道我?”
  “这个……我该知道吗?”孤独尘念有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万朝宗听后,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那也不是,只是感觉很稀奇。”
  孤独尘念明了了:“那您一定很有名。”
  万朝宗伸手抚了抚自己的下巴,说道:“还好吧。”
  臭名昭著的“有名”,也算是有名吧。
  他看向了孤独尘念,对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叫万朝宗。”
  孤独尘念心里也感觉有些诧异,她没想到这个三王爷竟然这么郑重的介绍自己。于是孤独尘念点了点头,也对着万朝宗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道:“孤独尘念。”
  万朝宗笑了笑:“这个我倒是知道。”
  “原来有名的是我?”孤独尘念挑了挑眉。
  听后,万朝宗回想了一下。
  孤独尘念与孤独兰儿、欧阳浮光之间的故事,确实传遍了大江南北,或许确实比他自己还有名气。
  毕竟八卦比人好玩多了。
  想到这里,万朝宗有些想笑,他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确实挺有名的。”
  看着万朝宗的表情,孤独尘念不问也知道民间传着的是什么谣言了,何况她之前还去民间“实地”考察过,对这些八卦简直达到了了若指掌的地步。孤独尘念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脸庞,说道:“唉,自古美人多流言啊。”
  万朝宗听后,更觉得这个女人有趣了,不觉哈哈的大笑起来。
  欧阳浮光远远地看着这两人交谈的如此的愉悦,皱着眉头挥手派小厮去打断他们之间的交流。
  三王爷万朝宗一向是个花心风流的人。别的人他欧阳浮光管不着,可是孤独尘念不一样,她是他的女人!
  得到了欧阳浮光指令的小厮很快就将孤独尘念和万朝宗分别带回了坐席。
  又是一片觥筹交错后,欧阳浮光本次的生辰寿宴算是就此结束了。
  孤独尘念心中一喜。终于结束了!天知道这个宴会有多无聊!
  自从她跳完舞后,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人向着欧阳浮光去祝贺行礼。脸上都是虚伪与奉承。她看的都快睡着了。
  因此,一听到宴席结束,孤独尘念就立马站了起来,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无趣之地。
  却不料,一双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孤独尘念无语的回头,心想是谁这么没有眼色,不悦的转回身向那双手的主人看去。
  目光触及到那个人的脸庞的时候,孤独尘念的眼皮突然跳了几下。
  孤独尘念创立燕飞楼仅仅三年,就能将燕飞楼发展到在江湖上名声大噪,和她厉害的识人能力脱不了关系。此刻,孤独尘念只是转回头看了一眼来人,就知道了她是谁。
  面前这人虽然戴着面纱,但她的身形孤独尘念以前是见过的。
  陆涵。
  她来找自己算账了?孤独尘念心里颇有些疑惑。自从上次她们在珍馐阁见了一面,然后她设计陆涵三人掉入悬崖后,就再也没有见面了。孤独尘念还以为陆涵已经放弃报复自己的念头了。却没想到是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孤独尘念看着拦在自己前面的那双手,目光看向陆涵,装作自己不知道她是谁:“你是哪位?”
  听到这话,孤独尘念隔着面纱都能感受到陆涵愤怒的眼神向自己射过来。
  陆涵咬着牙说道:“我是谁?你也好意思问出来?”
  “哦?”孤独尘念淡淡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为什么不好意思问?”
  陆涵感觉自己快要被孤独尘念无所谓的态度气疯了。
  自己受到这个阴险歹毒的女人的设计而毁了容,却没想到这个孤独尘念却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还是如此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真是气煞人也!
  陆涵本来还被刚才太子的质问吓到,心里暗自有些害怕,不敢轻举妄动。现下,却又被孤独尘念这般的态度给激怒。
  她陆涵从小养尊处优,所有人都把她捧在手心里,哪里受到过这般的欺辱?说着,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提起灵力就想要朝着孤独尘念打去。
  孤独尘念挑了挑眉。这陆涵真是个暴脾气,随便说两句就生气了,不愧为养尊处优没受过伤害的大小姐。
  孤独尘念根据陆涵灵力的方向,轻轻的一闪,就将轻松躲过。陆涵见状,气的大吼了一声,作势又向孤独尘念冲了过去。
  这边如此大的动静,很快的吸引了一群即将离开太子府宾客的注意。
  就见孤独尘念轻轻的一侧,又将陆涵的灵力避过了。
  众宾客不禁纷纷惊讶起来。
  他们都知道陆大小姐的功力有筑基七品,在年轻人中都是极为优秀的佼佼者,却没想到被孤独尘念这么随意的躲开了。
  被孤独尘念躲掉的灵力直直的冲着地面去,砰的一声,留在一个巨大的坑。
  孤独尘念听到声音转头看去,看到有一个大坑留在地面上,一边感慨陆涵是有多恨自己,一边想欧阳浮光要是看到这个大坑会是什么反应。
  一定很好笑。
  孤独尘念抬起手指着这个大坑,看向了陆涵,语气中带着十足的夸张:“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陆涵看到那个大坑,心里也慌乱了起来。她没想到孤独尘念的速度这么快,能把自己的灵力全都躲了过去,而且是抱了想要孤独尘念死的念头,使出了全部的灵力。
  她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厚?陆涵和众宾客都十分疑惑。
  欧阳浮光在整场宴会中一直在喝酒敬酒,头有些微微的痛了起来,刚准备离开宴席回去休息一下,却发现门口有许多人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欧阳浮光皱着眉头派小厮去打探一番,这才知道原来是孤独尘念和一人打斗起来了。
  欧阳浮光听到孤独尘念打斗,略有些好奇。
  他知道孤独尘念的功力十分深厚,但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于是他慢慢地走到人群后面,就听到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孤独尘念,我要你好看!”
  欧阳浮光闻言,皱着眉,既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一时又难以辨认出是谁。
  他拨开人群向前走了几步,想要一看究竟。挤在稍微后面的人看到太子殿下,刚准备开口,就见到欧阳浮光将手指抵在了嘴上,示意他们不要说话。于是默默地将位置给欧阳浮光腾了出来。
  欧阳浮光慢慢走近,看清楚了现在的“战局”。
  孤独尘念,一个戴着面纱的白衣女子,以及一个大坑。
  欧阳浮光看着那个大坑,眼皮突突的跳了两下。这两个人是准备把他的太子府拆了是吧?
  他刚准备开口说话,就见到了那白衣女子欺身向前,想要冲上去教训孤独尘念。
  陆涵这次没有动用很多灵力,只是想要扇孤独尘念一巴掌。
  其实,孤独尘念能很快的躲过灵力,不光是因为她的身法敏捷,也是因为灵力之间是存在感应的。灵力越高,感应灵力的能力也就越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