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蠢钝的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越早能够感受到灵力,留给孤独尘念反应的时间也就越多。
  因此,陆涵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特意只提了一点点灵力,朝着孤独尘念攻去。
  但是陆涵不知道的是,孤独尘念的灵力比她要深厚的多,品阶也比她要高得多,更何况,之前陆涵掉入悬崖还损失了不少,两者的差距就更大了。
  孤独尘念淡淡一笑,心道:这个陆涵真的不仅飞扬跋扈,还十分的蠢钝无知,不了解对手的水平就随意的出手,反而把自己的真实水平暴露的一览无余。
  这边孤独尘念了解自己的能力,心里很是轻松,那边围观的宾客却也发现了陆涵的用意,他们心里干着急,害怕孤独尘念受到伤害。但他们能力有限,反应速度跟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涵向孤独尘念扑去。
  却不料,一道白光突然飞过,拦住了陆涵冲向孤独尘念的身影。
  众人皆是一惊。
  又来了一个高手?这次是谁?
  孤独尘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白光搞得有点懵。什么啊,这白光是哪里来的?
  她还准备看陆涵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丑态,却被这道白光给打断了。
  孤独尘念难得有些怒意地转头看向那人。
  却发现是个不认识的男子。
  那人晃了晃手中的扇子,对着孤独尘念开口道:“不用谢,孤独小姐。”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谁想谢谢你,真是太自作多情了吧?这是哪里来的浪荡公子?
  孤独尘念皱着眉,对着那人问道:“敢问阁下是哪位?为何要救我?”
  毕竟她都不认识这个人。
  那人听到孤独尘念问自己问题,嬉皮笑脸地凑到孤独尘念前面去,说道:“慕容府,慕容柏。”
  慕容柏又是谁?
  孤独尘念正想着他是何来头,就见慕容柏伸手就要拉住自己的手。
  孤独尘念心里一惊,赶紧躲开,语气中带着震惊:“你干嘛?”
  慕容柏笑嘻嘻地对着孤独尘念说:“孤独小姐,在下刚才欣赏过你的舞姿后,觉得十分的惊为天人,于是……”
  慕容柏冲着孤独尘念眨了眨眼睛,面上摆出一副深情无比的模样对着孤独尘念说道:“于是,在下想要迎娶孤独小姐!”
  孤独尘念:“……”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慕容柏就是个神经病!
  孤独尘念转身就要走,却一把被慕容柏拉住了。她嫌恶地看向了那双拉着自己衣袖的手。
  慕容柏像是看出了她的嫌恶,讪讪地将手放开:“哈哈,孤独小姐,你不能走,你还没回答我呢。”
  自从这个慕容柏来了就被忽视在一旁的陆涵看不下去了,她大声的喊道:“喂喂,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说着,她对着孤独尘念说道,“你休想走,我们两个一对一的打一场!”
  孤独尘念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个陆涵真是个蠢东西。陆涵之前打她的几下,孤独尘念根本没有回手,只是轻轻躲闪了几下就避开了,陆涵还不明白吗?
  只因最后一次被这个慕容柏救了一下,陆涵心里就认为孤独尘念是找了帮手来,胜之不武。还想要和她一对一?
  抱歉她可真没有那个心力。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刚才蕊心得到消息,说燕飞楼已经找到了灵儿的一些踪迹,她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找灵儿。
  在她看来,报恩是远远大于报仇的。
  只不过仇也不是不报,只是未到时机。她也一定要让伤害她的人尝尝粉身碎骨的感觉。
  想到这里,孤独尘念皱了皱眉,对着陆涵说道:“陆涵,我今日还有事,你莫与我做纠缠。”
  陆涵听后,哈哈大笑了两声:“原来你也知道我是陆涵啊,那你装什么装?你心里就不愧疚吗?”
  孤独尘念挑了挑眉。她为何要愧疚?
  她知道陆涵所说的是她先前设计他们掉入悬崖一事。
  但算算源头,也是陆涵挑衅诬陷自己在先,甚至多次想要伤害她。
  孤独尘念也冷笑了一声,她反问陆涵道:“我为何要愧疚?你诬陷别人的时候,你心里可曾愧疚?”
  “我何时诬陷你?你不就是勾引完燕飞楼楼主又勾引太子殿下吗?”陆涵气急瞪红了双眼。
  说着,她又嫌弃的看了看慕容柏,“现在又来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个慕容柏?”
  围观的众人听到这里皆是吸了一口气。
  什么?孤独尘念竟然和这么多人都有勾结?那她三年前是太子殿下未婚妻的时候,与别的男人私会也是真的了?
  围观众人皆将目光看向了欧阳浮光,露出一副同情无比的表情。没想到他们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也会被别人绿,还绿的如此彻底!
  欧阳浮光感受到周遭不善的目光后,心下一沉。他贵为太子殿下,什么时候由得别人指指点点了?
  而突然被牵连的慕容柏却仍然是乐呵呵的。孤独尘念是如此的美人,男人多很正常嘛!
  他扫了周围人震惊的表情,撇了撇嘴。
  一群土包子,这都理解不了。
  而听到陆涵这席话孤独尘念,彻底被陆涵激怒了。她刚才赶时间,对于陆涵执意跟她纠缠,她也懒得发脾气。
  但是现在……
  陆涵竟然又说出了这样的话。
  她生平最讨厌别人的侮辱和陷害!
  孤独尘念眼眸暗了一暗,对着陆涵冷笑了两声,说道:“有趣,现在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着,孤独尘念终于起了反击的念头,她提起灵力,对着陆涵拍去:“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孤独尘念并没有用出全部的灵力。通过刚才陆涵的那几招,她也大致的判断出陆涵是多少品阶。她用了跟陆涵品阶相近的灵力,对着陆涵拍去。
  陆涵皱着眉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孤独尘念的灵力推的直直后退。
  眼见形式不对,她卯足了劲儿提起全部的灵力。
  淡蓝色的光芒在空中交汇。
  欧阳浮光皱着眉头看着在自己地盘打架的两人。这要将他的面子置于何地?他抬起手,推了一掌灵力,打破了二人的战局。
  孤独尘念和陆涵同时看向了那个将他们战局打破的人。发现是欧阳浮光后,陆涵明显变得有些局促起来。她这个人做事不动脑,很容易就意气用事起来,忘记自己身处什么位置。
  刚才,也是被孤独尘念无所谓的态度激的没了理智,才又在这太子府打了起来。
  他们陆家虽然是名门望族,但也是仍需要倚仗着太子殿下。更何况,陆涵从来就畏惧这个阴沉不定的太子。
  而这边,孤独尘念却表情淡然。她的心中还隐隐有些怒意,但她明白,只要欧阳浮光出了手,她们两个算是在这里打不起来了。
  孤独尘念看着陆涵几乎颤抖的身体,不禁嘲笑起来:“哟,天不怕地不怕的陆大小姐,现在也害怕起来了?”
  陆涵狠狠地瞪了一眼孤独尘念,却碍于欧阳浮光的面子,不敢说话。
  孤独尘念抱着肩,不禁冷哼了几声。
  欧阳浮光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声音威严而带着震慑力,他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怒意:“今日是本宫的生辰,你们就这么祝贺本宫的?”
  陆涵听到欧阳浮光生气了,连忙上前给他行了个礼:“抱歉,太子殿下,是我太冲动了。”
  欧阳浮光扫了扫那个大坑,用手指了指:“这也是你的杰作?”
  陆涵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个大坑确实是她的灵力造成的,不过……
  都是因为孤独尘念躲了过去!
  陆涵低着头,想要把孤独尘念也拉下水,她说道:“这个大坑也跟孤独尘念脱不了干系!”
  孤独尘念闻言,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个陆涵虽然害怕,但也不忘拉自己下水,实在是太感人了。
  孤独尘念听到这话,不禁边摇头,边轻轻地鼓起掌来。
  欧阳浮光抬眼看向孤独尘念,问道:“你何故鼓掌?”
  孤独尘念啧了两声,感慨道:“精彩啊,陆大小姐这一手栽赃陷害实在是太精彩了。”
  欧阳浮光继续问道:“那你就是不承认有你的责任了?”
  孤独尘念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与我无关。”
  陆涵闻言,有些生气,她指着孤独尘念对欧阳浮光说:“皆是因为她躲开了我的灵力,这才撞了一个大坑出来。”
  孤独尘念闻言,觉得更好笑了,她问道:“那按照你的意思,我是应该一动不动的等着你的灵力来攻击我才对吗?”
  闻言,陆涵被说的哑口无言。
  眼见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之时,欧阳浮光开口阻拦,他说道:“今日之事本宫就不追究了,但你们二人动不动就打起来的毛病可得好好改改。”
  说着,他朝向围观宾客笑了一下,“大家今日见笑了。”
  围观的众人听太子殿下都发话了,也不好意思继续看下去。他们心里虽然好奇,但也只能各自向太子殿下行了礼,挨个离开了。
  慕容柏对着孤独尘念眨了眨眼睛,在她身边低声说道:“孤独小姐,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罢,还没等孤独尘念回应,他便扇着扇子,悠然自得的离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