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相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步履蹒跚的跑到了孤独尘念的身边,本来是准备摸一摸身前的这个人,但是害怕只是她的一场梦境,最终还是没有下的去手,只是那么泪眼破碎的看着面前的那个人。
  直到孤独尘念擦去灵儿脸上的泪水,真的感受到孤独尘念的手温之后,灵儿才敢抱住了尘念。
  “小姐,我找了你三年,三年了,我终于是再次见到你了,你知道我这几年有多么的担心你吗?小姐,我真的是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但是还好,老天眷顾,没有随了那两个畜生的意,您还活着。”
  两人本来是应该好好的谈谈心,聊聊话的,只是此时的孤独尘念却是全然没有那份心思了,她现在全心全意的只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灵儿的腿上。
  刚才她没有细看,刚看见那个步履蹒跚的腿脚之后,还以为只是名字相同。只是在确认那个步履蹒跚的人就是灵儿的时候,孤独尘念最大的一个想法就是灵儿的腿是被她害的。
  “你的腿,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女人?”尘念的话语当中充满着愤恨和杀意,如果要是真的是孤独兰儿害的灵儿腿脚不便,她真的会让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尝尽时间最痛苦的事情。
  灵儿害怕孤独尘念一时冲动,会为她报仇,急忙将自己露出来的脚撤回自己的裙摆中,只是晚了一步,三年前她拼命护着的小姐已经看见那残忍的一幕。
  这是孤独尘念在经历了生死之后,三年来第一次流泪。
  灵儿的脚不知是被怎样的刑法折磨,她的脚已经严重变形,两只脚皆是向外撇,整个脚像是被拧了一圈一样,本来是该在前的脚,在此时居然都转向了后面。
  孤独尘念想要仔细的看看灵儿的脚,灵儿担心她害怕,后退了一步,把她弯下的腰又搀扶了起来:“小姐,我知道你心疼我,没事,我早就不疼了。”
  怎么可能不会痛,每次只要刮风下雨,灵儿的腿就像是被折断了一样冷汗直流,如果不是还有一个找到尘念这个想法支持着她活着,只怕在每次犯病的时候,早就会被痛的寻死了。
  孤独尘念又何尝不知道她就是为了让自己宽心,灵儿越是不想让她看,她就越是觉得痛心,此时的她早已经泣不成声:“是不是那个贱人害的你?也是她把你逼得只能躲在这里,是不是?”
  尘念抱住了灵儿的双腿,像是赔罪一般:“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我要是早些时候来找你就好了,这样你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灵儿因为双腿的原因,不能蹲下只能弯着腰,抚着尘念的后背:“小姐,现在你不是来了吗?而且看见你现在还活着,我已经觉得十分开心,十分知足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两个人好过,欺负过你的人,我一定会千倍,万倍的回给他们的。”欧阳浮光,孤独兰儿现在已经被孤独尘念放在了小本本上了,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知道,得罪了尘念,会是多么生不如死的事情。
  尘念挑开灵儿的裙摆,想要看看她的伤势如何,只是却被灵儿慌忙的给一把推开,看见尘念被她一把给推在地上,她才发现自己逾距了。
  本来准备扶起尘念,但是又害怕尘念又要掀起她的裙摆,只能踌躇不前:“小姐,我,我的腿不好看,别再吓到你。”
  尘念没有介意,只是听见灵儿的话,她就忍不住的难过。
  那个黄衣男子知道,灵儿的腿在这三年来就是造成她自卑的原因,一向爱美的人突然成了一个残废,任谁出现这样的事情,对心里造成的伤害都是不可磨灭的。
  “小姐,你要是为了灵儿好,就不要让她为难了。”黄衣男子稍稍一躬身,给灵儿赔罪。
  跟在尘念身后的庆祝和蕊心见三个人当中都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处,也不知道将倒在地上的尘念扶起来,只能闪身出来,将尘念扶起身来。
  尘念为了不让自己失态,转身到了旁出,想让自己静一静。
  青竹微微抚身:“想必这位就是灵儿姐姐吧!”
  灵儿收起慌乱的心情,也回礼:“是我。”
  “蕊心,你也过来见过灵儿姐姐,小姐不是说了吗?找到灵儿姐姐之后,她就是我们中的掌事人,还不快见过姐姐。”
  要是以前全须全尾的时候,灵儿自然不会推辞,只是现在她成了废人一个,就不再敢担当重任。
  急忙摆手:“不要说什么我是掌事人,我就是一个小丫鬟而已,我现在就是个废人,以后小姐还是靠这两位姐妹了。”
  蕊心心直口快:“姐姐,你当年为小姐求情,代替小姐受罚的事情,小姐一直都记在心里的,以前寻遍了你,但是就是找不到你的消息,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你本来就是跟着小姐的,自然你就是我们的姐姐。”
  低头看了看灵儿的腿,又直接说道:“还有,不要说你是废人一个,就算你是死人,小姐现在医术也能把你医好。”
  快人快语,一点都不知道避讳,说什么死人。
  知道蕊心没有坏心眼,但是青竹为了能让她长记性,还是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说什么话呢?赶紧呸呸呸,一点都不吉利。”
  经过青竹的提醒,蕊心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呸了好几声,又挠着脑袋歉疚的说道:“姐姐,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尘念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直接将蕊心推向一旁:“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家,先把灵儿的腿医好,医好之后,灵儿要是想要报仇的话,时间也不晚。”
  本来已经准备走的尘念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那个黄衣男子,那个人被孤独尘念看的也是一愣。
  “怎,怎么了?”刚才不知道孤独尘念究竟是什么身份,只以为是太子,所以对待她的态度恶劣,回忆起刚才的那一脚,心里有点发虚。
  “我依稀记得有个人把我扔到荆棘丛中,还踹了我一脚,就是不知道是谁啊?”尘念冷笑的看着黄衣男子。
  虽然知道那个人可能是因为误将自己认作太子才会愤恨的踹上几脚,但是不代表她会轻易的放过这件事情。
  那个人也识趣,单单看见孤独尘念的眼神他就知道,刚才她是在装昏迷了。
  “刚才是在下的错误,误以为你是太子,我自知罪不可恕,所以是打是罚,全凭小姐做主,自当赔罪。”
  尘念故意为难:“好啊!既然你想要赔罪的话,那我踹你两脚,你自当离去吧!”
  男子有些傻眼了,自然离去是什么意思?是再也不能见灵儿的意思吗?一想到就可能再也见不到灵儿的时候,心下一揪拳头就有些紧紧的攥了起来。
  不用尘念细看,只听见他紧握拳头的声音,就能断定,那个黄衣男子是怒了。
  灵儿距离他最近,自然也是听见了:“于歇,三年来多谢你的照顾,你自当离去吧!”灵儿自知她不应该插手尘念的事情,但是她确实是那么做了。
  “我绝不会离开你的身边,是打是罚我都认,但是要是让我离开你的身旁,我绝不允。”于歇也是毅然决然的否绝了灵儿。
  “好一个不会离开,凭你这句话,灵儿交给你我放心了,你要是不想离开灵儿还有一法,愿不愿意为灵儿留下?”
  见有可以留下的办法,于歇当下应允。
  “愿意,只要能留在她的身边,我愿意上刀山下火海。”
  刚才说于歇有些谨慎的男人听见上刀山下火海心里有些害怕,拉了拉于歇的衣袖:“哥,咱们不是说保护姐姐找到她的主子就离开吗?你这是干什么?上刀山下火海多疼啊!以后咱们有时间就去找灵儿姐姐,你干嘛非要自虐啊?”
  尘念听着那个男人的废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难道不知道你哥喜欢你灵儿姐姐吗?都这么明显了,你看不出来吗?”
  “啊?”这下子那个男人是彻底的懵了:“我怎么不知道啊?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于歇无奈:“沈雨,算了,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尘念耳朵突然一动,一个掌风劈过去:“什么人?还不赶紧出来?”尘念没有把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也只用了一个三成的灵力劈过去。
  那一掌被万朝宗轻巧的避开,倒是在他身后的万宴来不及躲闪,只能迎上尘念的灵力。
  只是两个灵力之间的碰撞让两个人暴露了出来。
  万朝宗看了万宴一眼,啧啧了两声,似是在嫌弃他的身手。既然暴露了,万朝宗也不再躲避,颇为理直气壮的走了过去。
  “孤独小姐,别来无恙啊!”稍稍拱了一个手,君子气十足,如果没有偷看这一说的话。
  孤独尘念看了两眼,才发现面前的那个人就是白天欧阳浮光生辰宴上的三王爷。
  还以为万朝宗和欧阳浮光是蛇鼠一窝,心里也没有了好脾气。
  “行了,别装蒜了,究竟是谁派你来的,直接说吧!那人让你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要是三年前的时候,尘念可能并不会怀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