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暴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只是如今她的灵力大增,早就已经能在任何环境下目二十米开外的一切事物,耳听八方,能让她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她们。
  要是说没有任何企图的话,孤独尘念是如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万朝宗说的话也十分的大言不惭,丝毫没有一点儿他跟踪别人被发现了的愧疚感:“我听别人说这儿即将有一场好戏要上演,所以抓紧时间来看一看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场好戏,没想到还真的挺不错的。”
  他的这一句话激怒了在场的众人,尤其是尘念:“我看你这个人还真的是厚颜无耻,本来对你的印象还挺好,但是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如欧阳浮生一样的登徒子。”
  “孤独小姐,这你可就错怪我了,我刚才在酒馆,看见有一个男人将你迷晕,我这也算是忧心你的安危,你的美貌那可是有目共睹的,要是遭人迫害可就不得了了,说到底,我这可是不顾自己的生死安慰来救你的啊!”
  万朝宗的本意本来是担心尘念的安危,只是不知道为何,嘴里说出来的话,到是一种登徒子的意味。
  “那我可还真的是误会你了啊!”尘念的牙齿都要被咬碎了,但是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刚才在黑暗中能将她突如其来的灵力轻而易举的化解开来,尘念就知道,她的灵力比不上万朝宗,再加上万宴挥手之间就将她的灵力化开,虽然她不是用尽全力,但是也给了尘念一个信息就是,她的灵力暂时还比不上万宴。
  以前尘念的性格倔强无比,但是三年来,跟着救她的恩师凤千城,性格大变,现在的她知道,打不过就认输,实在不行就赶紧跑。
  因此这三年来,跟着一向喜欢得罪人的凤千城东奔西走的她,轻功已经出神入化。
  眼下的情况看来,还是走为上策。
  只是万朝宗并不打算放过尘念:“那你错怪了我,是不是应该给我赔罪啊。我可没想要那么轻易的原谅你。”
  此时尘念的牙齿已经吱吱作响:“那你想要我怎样给你赔罪啊?下跪吗?”
  尘念发誓,要是万朝宗真的说让她下跪的话,她一定会倾尽全力和万朝宗拼个你死我活。
  “怎么可能,孤独小姐难道不知道我在外的美名吗?那可是不亚于太子的啊。”虽然不知道万朝宗的美名是什么,但是尘念知道,只要是有关于太子那都不会是什么好名声。
  尘念对青竹使了一个眼色,得到命令的青竹悄然站在尘念的身后,附耳说道:“就是流连于烟花之地。”
  于是接下来尘念用尽自己的全力使了灵力,隐藏了许久的灵力直接被暴露了:“万朝宗,我看你是想要找死?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给你点脸,你还真的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老娘今天不废了你。”
  见把尘念最后的修为炸出来,万朝宗脸上终于是隐下了他登徒子的一面,转而似笑非笑的看着尘念。
  不知为何,明明只是看着而已,尘念却似觉得自己的身上压着一块大石头,压得自己怎么也喘不过气。
  “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知道三年的时间能从一个废物修成结丹四品有些不可思议,现在被人给发现了,要是被传出去的话,她以后的生活就别想再安生了。
  虽然她可以继续隐回燕飞楼,但是这样的话,她就没有办法为自己和灵儿复仇了,所以要想个办法。
  “你觉得我在看什么?从三年前的一个废物到现在的结丹四品,孤独尘念,你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世的秘密?我好像越来越好奇了?”本来只是担心人来看看的,结果却发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事情。
  三年前再一次活过来之后,尘念就将所有的事情步步算尽,今天见到万朝宗之后,三年前的那种惶恐的生活又出现了,所以现在的她十分的不舒服。
  镇定了一下心神,强装着镇定的说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没有目的,就是想要跟孤独小姐交个朋友。”
  尘念被气笑了:“王爷都是这么交朋友的吗?那你交朋友的方式还真的是独特的很啊!让人真的是很不爽。”
  万朝宗挥着自己的扇子,气定神闲的说道:“这还真的是被孤独小姐说着了,我好像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朋友,可能也是看我不爽。不过我相信,孤独小姐一定会愿意和我做朋友的,是吗?”
  明明是做朋友,但是偏偏有了威胁的语气。
  “以前看你不爽的人都不是你的朋友,如今我看你不爽了,你却觉得我会和你做朋友,王爷?这又是个什么说法?”尘念是真的被气笑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这么的厚颜无耻?
  “那还不是因为孤独小姐有秘密在我手中?不然我怎会这么肯定你会做我的朋友?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万朝宗不经意将自己的眼神瞥向远处的一个树上。
  尘念发现了之后,眉头一皱,看来还有人在暗处,这么长的时间她都没有发现,倒是让万朝宗发现了,由此可以断定,她的灵力跟万朝宗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
  心下了然,在加上万朝宗在今日宴会上帮助自己的那一幕,她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的卑鄙无耻。
  “好啊。既然王爷这么想要跟我做朋友,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以后有难,还希望王爷能够出手相救。”尘念的话说完,就看见远处一阵浮动。
  等远处的一片树林安静下来,万朝宗微微欠身:“多谢姑娘相救,你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以后但凡有需要之处,单凭小姐吩咐。”
  “算了,今天白天你帮了我,现在我帮你,扯平了,只是那些人究竟是谁?你又是怎么得罪的他们?”
  万朝宗冷笑一声,似是又在感叹自己的生活:“还能是什么人?皇家之事,还能有什么仇家?”
  尘念心下了然:“抱歉。”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么多年,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万朝宗感叹一声,向前走了几步,见身后人没有动静。
  回身疑惑的说道:“不走吗?”
  “我们好像顺路吧!”——是真的不顺路,一个在南城,一个在东城。
  “难道孤独小姐不准备送我一程吗?我要是遇见危险了怎么办?万一那伙歹徒没有走远怎么办?”万朝宗可是说是十分的不要脸了。
  尘念的脸颊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可是你为什么不会觉得我们几个人会被你拖累的丢了性命,而且一个男人让一个女人保护,说出去是不是有一点太逊了些?”最后的那一句声音已经降到了最低。
  只要是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就听不出来,就是为了不打击万朝宗的自尊心。
  “这有什么逊的,我们不都是为了活命吗?我总不能为了要脸,就不要我的命了吧。而且,我现在之所以落入险境就是为了救你,要不是我怕你出事,我也就不会一个人在晚上的时候来这么危险的地方,所以,还是请孤独小姐送我回去吧。”
  万朝宗身后的万宴看了一眼身前的主子,没敢说话。
  刚才他们的人不是万朝宗觉得耽误事,直接被骂走了吗?要是觉得危险的话,直接将灵力射在天上让人回来不就好了吗?
  为了美人,自家的主子可真的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
  无奈。
  “青竹,把灵儿和这两位带回燕飞楼,好生安置,让我老师好好的看一看,等灵儿好了之后,你再带着她回来。”天知道,尘念在说让青竹带着他们会燕飞楼的时候,她多想要跟着一起回去。
  只是看着面前的王爷,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青竹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小姐你怎么办啊?这里还这么危险,就留蕊心一个人在你身边,我怎么能放得下心。”
  “无事,有蕊心一个人就足够了,反正我们的人还在,又能有什么事情?你只管送他们回去就好。”尘念大手一挥,不知从何处,她自己的华盖便出来了:“一定要把灵儿给我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是,小姐,我一定会把灵儿姐姐好生的带回来。”青竹狠狠的点了点头。
  刚才青竹不经意间看见了灵儿的脚,简直是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只能咬着自己的舌头,才堪堪不叫出来。
  几个人将灵儿搀扶进华盖中,尘念还好生嘱咐了一番:“灵儿,什么都不要想,你只要好好养伤就好,以前是你为我遮风挡雨,现在该换我了。”
  华盖上的人已经渐渐的看不见踪影,尘念还依依不舍的送着行。
  “经过今天你的种种行为,看来外界的传言竟也不全都是真的。”尘念外界的传言大多是为人暴虐,只仗着家室好就对下人随意的大骂,遇见比尘念灵气好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好下场。
  这些传言在整个修真界,几乎传遍大街角落,人人几乎耳熟能文,一向喜欢凑热闹的万朝宗自然也是听了几耳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