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习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万宴看着自己的主子,心里也稍有些无奈,以前的时候哪里见过自己主子憋气的样子,一般都是直接有气直接发了,现在主子这状态,看着虽然有些心疼,但是更多的是好笑。
  尘念到是看见站在万朝宗身旁正憋笑的万宴:“行了,你也别站在那里了,今天是我请客,不分主子或侍卫,看看你和你主子喜欢吃些什么口味,自己来。”尘念把手中的菜单递到了万宴的手上。
  万宴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尘念,随即忐忑的看了万朝宗一样:“不用了,让我们主子来就好了。”轻轻晃了晃万朝宗的衣袖。
  却被万朝宗一把给拉倒了坐在了他的身边:“让你坐你就坐,她都让自己的侍女坐了,我却让你站着的话,那岂不是落得一个严厉苛责的名声?”
  “主子,这是规矩,谁敢说你?属下一定杀了他。”万宴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了那句话。
  见万宴这么的没有眼色,直接一巴掌打在了万宴的脑袋上,虽然是惩罚,但是手力一点都不重:“让你吃个饭,你就要杀人,那让你睡个觉你岂不是就要屠个村子?吃顿饭而已,不用那么纠结。”
  来的路上,万朝宗也听见了街上的传言,他坐在轿子上,不经意的看向轿子外的万宴,突然就想要跟尘念一样,想要试一试身边有一个和自己亲近的人吃饭是什么感受。
  现在正好有正主在,也有了示范,再加上尘念的提议,万朝宗自然就接受。
  倒是万宴看起来十分忐忑,蕊心看见万宴有些不自在的眼神,开解了起来:“你是不是突然坐在自己主子的身边用餐有些不习惯啊?”
  万宴尴尬的点了点头:“是,是啊!这根本就不符合规矩,我一个做奴才的,怎么能坐在主子的身边呢?”
  蕊心可能是因为坐在尘念的身边吃饭吃的久了,所以早就习惯了,现在也没有觉得有什么?
  “其实当时我们小姐让我坐在她身边的时候,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当时都快要被吓哭了,但是小姐就是想让人陪她吃一顿饭而已,好让桌上显得不那么冷清,你不用表现的这么紧张的。”
  万宴也不想让自己紧张,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坐在万朝宗身边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犯嘀咕。
  蕊心见自己的开导也没有什么用,索性直接告诉万宴一个十分管用的办法:“要不你深吸几口气,再吐出来试一试,很管用的!”
  万宴按照蕊心的办法试了几次之后,还真有效,紧张感确实缓解了不少。
  “你的办法好像还真的挺好用的,我真的不那么紧张了啊!”
  在蕊心开导万宴的时候,尘念就一直宠溺的看着两个人,万朝宗看见尘念的眼神也是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到是没有用宠溺的眼神,反倒是好笑的看着两个人。
  就是吃顿饭,万朝宗不知道万宴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就是因为从来没有了解过他们的想法,所以万朝宗反而会觉得好笑。
  “吃顿饭而已,不用那么紧张,你和他今天都是我请的客人,你随便怎么样都好。”上好菜之后,尘念怕万宴一顿饭下来,可能就只在那里傻坐着,忍不住又叮嘱了两句。
  万宴稍显忐忑的点了点头。
  期间在蕊心拿不到桌子另一旁的一个炸鱼小丸子的时候,蕊心拉了拉尘念的衣角,眼神看向了那个小吃,尘念像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一样,将旁边的炸鱼小丸子放到蕊心的盘子里。
  “你啊你,又没有跟你抢着吃,你干嘛非要把自己搞的这么的狼狈,连句话都舍不得说?要是让别人看见的话,还以为是不是虐待你了呢。”看着蕊心吃的那么想,尘念心里也高兴,难得的多吃了些。
  经过尘念的示范,万朝宗也有样学样的将自己身边的臭豆腐递到了晚宴的盘子里。
  在万朝宗的筷子进到万宴盘子的那一刻,万宴就全身挺直,背部直冒冷汗,想要看着万朝宗想要做什么?
  结果在看见随着万朝宗的筷子离去,他的盘子里多了一块臭豆腐的时候,万宴彻底的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自己在他的身边臭吗?还是怎么样?
  突然之间,万宴的筷子也不知道究竟是夹起来,还是就此站起身出去,两者为难了起来。
  蕊心看着万宴盘子里的臭豆腐不吃,便问了一句:“你不吃吗?你要是不喜欢吃的话,那你就把抽臭豆腐给我吧!正好我想吃。”
  蕊心刚才想要去夹,就被万朝宗吼了一句:“你做什么?你自己的东西还不够吃吗?你还要抢我人的吃食?”
  “他都不吃,不吃也是浪费,我吃了这不是不浪费吗。”蕊心开始为自己辩驳:“你也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吃,就夹到人家的盘子里,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蕊心的话倒是提醒过来万朝宗,看着万宴纠结的筷子,万朝宗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要是想吃的话,你就吃,你要是不想吃的话,你就扔出去,在这纠结什么?”
  “我以为王爷是觉得我身子难闻,所以在用臭豆腐点我,我正在想着我要不要走。”万宴如实说了自己心中的话。
  万朝宗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心意居然被他们说成这个样子,心里一下子怒火丛生。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了解我吗?我好心给你夹菜,你就是这么想我的?”万朝宗直接把他的筷子一扔,闹起了孩子脾气。
  万宴低着头也不敢说话,只能自己在心里腹诽:‘平常你的心思多难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算是长了十个脑袋,都不知道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一场午宴就被这一场闹剧搞得不欢而散。
  “行了,事情都过去好几炷香了,你怎么还在生气呢?以前的时候也没有觉得你气性会这么的大啊?”尘念觉得他们两个人的闹剧也算是蕊心引起来的,于是她这个主子只能给蕊心收拾闹剧。
  万朝宗不语。
  “其实我以前想对她们好的时候也闹过闹剧,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时间的,你是高高在上的久了,看见我给蕊心夹菜觉得一时新鲜所以也想试试,但是他们一直生活在最底层,就算是活着都艰难的很,你突然之间改变自己的态度,他们就会惴惴不安。”
  “他们就是这么想的?”万朝宗回忆着之前的自己,好像确实有稍不如意他的心思,他就会对那些人实施惩罚:“行了,不用你说了。我知道自己在他们的心中是什么样的形象。”
  尘念还没回答就听见了万朝宗的自我否定,忍不住一阵好笑,但是好笑之余,尘念还是忍不住提了自己的一句想法:“如果你只是为了一时兴起的话,那我劝你还是保持原样的好,不要给他们希望,又要让他们失望。”
  “什么意思?”万朝宗偏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尘念。
  “就是说,如果你只是一时兴趣的话,那么你现在可以打消这个念头了,不要等他们觉得你以为他们是个人了之后,又再次打击他们的自信心。”尘念说的时候很严肃,是因为她想要知道万朝宗这件事情有多么的严重。
  万朝宗没有说话,只是撇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万宴。
  万宴是从小跟他长到大的唯一一个侍卫,其他的不是在中途被他杀死,就是被别人杀死,这么多年了,万宴在万朝宗的心中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要用另一种身份去跟万宴相处。
  他已经跟万宴用主子和奴才的生活习惯了,但是听了刚才尘念的话,他自己也认识到,在他的心目中万宴的不同。
  所以他也想要跟尘念一样,试着用朋友的身份跟万宴相处。
  倒不是因为一时的兴趣,而是刚才看见尘念和蕊心的相处之后,忽然也很羡慕她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刚才的她们愉快的相处,那是万朝宗在她母妃去世之后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他独自一人了,他也孤单的太久了,所以他想要跟尘念一样试一试。看看自己会不会觉得很开心。
  万朝宗虽然心里想要改变,但是嘴上还是嘴硬:“哼,我是主子,他是奴才,我要做什么还需要他来管吗?”
  尘念也看得出来,万朝宗虽然嘴硬,但是心里动摇了。
  “当初到快要死的时候,是我师父救了我,然后我又救了青竹和蕊心,有了他们三个人之后我才觉得这个世界上不只有我一个人,我还有她们,这才是让我觉得最开心的地方。”
  尘念的一番劝告,最后得到的只是万朝宗的一声冷哼。
  “行了,饭我也请你吃了,你也该跟我说一说你今日来此的目的了吧。”在万朝宗进房间的时候,尘念就已经猜出来,他可能是有事情要来找她。
  但是谁承想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竟然也能闭口不提。
  既然万朝宗不说的话,那尘念不介意自己问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