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女生怎么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就好,但是你们要是真的做了有损辰国的事情,你们最好严严实实的全部都藏起来,最好别让我知道,不然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的。”
  万朝宗的一番狠话,只想让尘念调侃:“我怎么感觉你说的这句话大有之中要娶我的意思啊?”
  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尴尬了起来,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家的,张口闭口就是这种事情,在封建的朝代,确实是有一点让人遐想的意思。
  “你说什么胡话,你一个姑娘家的,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万朝宗有一点恼羞成怒的那个样子。
  “嗨,我就是那么随便一说,你别生气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啊?”自己闯的祸还是要自己收拾。
  尘念低头认错,她都不明白,明明应该是她这个大姑娘害羞,怎么万朝宗这一个大老爷们害羞起来了。
  “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赶紧回去吧!”万朝宗说完之后,红着一张脸就回了王府。
  陈叔看着一脸通红的万朝踪,到是奇怪的很,这算是大姑娘上轿子,真的是头一回红着脸回来的。
  “王爷,你……”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们嘭的一声就被给关上了,要不是门结实,不然的话,陈叔真的怀疑,他们家的门还能不能保的下来。
  回去的时候,虚长她们几岁的灵儿就开始念叨了起来。
  “我的天啊!小姐,你刚才说的那都是什么话,你还没有出阁,要是让别人把你这句话传出去,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啊?”说到嫁人的事情,灵儿已经是已经给尘念捏了好几把汗了。
  尘念虽然年纪不算太大,但是毕竟有了退婚的事由了,以后要是再找夫婿的话,那肯定是有些难处的,现在又加上尘念刚刚的那句话,灵儿真的有些怀疑,尘念以后还究竟能不能嫁的出去。
  可是尘念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想法,更是没有成婚的念头:“你小姐我这么厉害,我为什么非要跟他们结婚呢!
  我又不是不能照顾我自己一辈子,我跟你说,经过了欧阳浮光的事情,我不可能轻易的把我自己托付给一个人,我以后嫁的自然是我喜欢的,要是我不喜欢,我宁愿一辈子都不嫁人。”
  “可是,你要是不嫁人的话,我要是以后到了九泉之下,我怎么跟夫人交代啊!你还是不要太任性了,不为你自己,就算是为了夫人,你也要成婚生子啊!”见尘念坚决,灵儿直接把尘念的母亲搬了出来。
  然后尘念就知道,她一会之后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自己母亲的大不大不孝,索性也就不再说话了。
  “小姐,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可听见了吗?以后你可不要说那些不成婚的话,要是等以后去了九泉之下,您可怎么面对你的母亲呀?”灵儿尽力劝着,她看着尘念不说话,还以为是将尘念劝了回来。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尘念早就已经心意决绝了,就算说破了大去,尘念也不会轻易的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等回到他们院子的时候,就看见欧阳浮光正带着人,大摇大摆的坐在她们的正厅里,俨然一副他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尘念看着他那一副霸道的样子,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刚才还带着人暗杀她,现在就一副这样,无所谓的样子,还真的是能装蒜呀。
  只是看着欧阳浮光不挑明的样子,尘念也只能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毕竟等级压死人,她现在不能轻易的得罪欧阳浮光,不然的话等他要是跟皇帝告状的话,说不定自己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忍了忍也只能将心中的那口怒气憋了下去。
  只是态度上倒是继续保持着不满:“不知道太子爷今天来我这究竟是有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风能把你刮到我的住处来。”
  “别装作一副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姐姐她为什么被贬为了侧妃,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不就是你造成的吗?”首先一开始,欧阳浮光就开始质问尘念。
  他根本就不听尘念的解释,直接就当场质问,也根本丝毫不在乎,究竟是不是孤独兰儿冤枉了她。
  “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问我?她被贬为侧妃那你应该是要进宫去问问皇帝,天子的想法哪里是我这种平民能预测到的。”尘念也直接顶撞了回去。
  要是欧阳浮光对她的态度好一点,她自然也会对欧阳浮光的态度好,但是现在都已经无事到尘念这种地步了,那尘念也就不顾着他的脸面了。
  “放肆,你居然敢对本太子这么的无礼,难道你父母从小就没有教过你礼义廉耻吗?”欧阳浮光直接将尘念的痛处扯了出来。
  尘念直接怒道:“我跟孤独兰儿同父异母,我从小有没有父亲母亲,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太子殿下!”尘念的那句太子明显几乎要牙齿要碎了咽进肚子里。
  如果不是尘念现在的实力在提醒着她,恐怕她的最后一丝理智直接断掉,把欧阳浮光直接打死在当场。
  “你看看你,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身为本太子之前的太子妃,你居然敢对我这么的不敬,你把本太子放在了哪里?”欧阳浮光害怕的嘴唇都已经有些发抖了,只是在面对尘念的时候,还是那么的颐指气使。
  “你要是不想看见我表情的话,那你直接滚出去好了,反正这里也不是你的太子府,我可不会像他们一样容易在这里撒泼。”尘念指了指门口,示意让他赶紧滚出去。
  活了这么大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的欧阳浮光,脑子里最后残存的一丝理智都没有了。
  “孤独尘念,你这个贱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是太子,整个辰国哪里有不属于我的地方?如果你要还想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的话,那你就赶紧给我磕三个响头,说不定本太子心情好了还能饶你一命。”
  一向霸道惯了的欧阳浮光到现在还以为尘念会看在他父皇的面子上,对他以礼相待,只是现在被他惹急了的尘念哪里还管得了那些?
  “你是太子又能怎么样,以前你的那些哥哥不都是太子吗?只是最后落得什么下场你难道不知道吗?现在是太子,以后你还能保证吗?”尘念看着已经拉下脸来的欧阳浮光,得意的戳了戳他的肩膀。
  “太子殿下,你以为现在皇帝就对你很满意了吗?你先不要得意忘形,否则别到最后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尘念的话句句进入了欧阳浮光的耳朵,放在了心里。
  渐渐的生根发芽,最后成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那又怎么样?至少现在本太子还是太子,你就还是要以我为尊,你见到我照样也要客客气气的。”撂下一句狠话,欧阳浮光气得转身就走了。
  看着这么沉不住气的欧阳浮光冷笑了一声:“你看看,三年了,还是这么的没有出息,一点的长进都没有,还是这么容易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青竹看着远去的欧阳浮光,眼神渐渐的流露出了杀意的眼神:“看着仇人明明就在眼前,但是却又没有办法的样子,我真的是很不爽,小姐,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在他回家的半路上把他给宰了。”
  “不用,杀他何必浪费我们的手,就是要看着他自己一点点的走向深渊才好玩啊!你刚才以为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白说的吗?”尘念看了一眼青竹,自顾自的解释道。
  “在圣猎的时候,皇帝就已经有些对他生出不满了,他自己也已经感受到了,刚才我的那句话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前几个太子的借鉴,就是给他最好的警惕,听了我的话,你觉得他会想什么?”
  青竹听了尘念的话,恍然大悟,惊喜的说道:“已经在困兽里了,那自然是要想活下去,但是想要活下去的话,那就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你说的是他会谋反?”
  尘念看着太子府的方向,有些嫌弃的说道:“当然不会,他那么胆小,怎么可能会谋反?”
  “那……”青竹不明白尘念是什么意思了,刚才尘念明明就是在挑拨欧阳浮光和皇帝之间的感情,那欧阳浮光不会谋反的话,那就算是挑拨了又能怎么样呢?
  “就欧阳浮光的胆子,他怎么可能会谋反,除非到了绝境之下,不然的话,他根本不会想到谋反这条路的,除非他在皇帝的手上活不下去了。”
  青竹这下更是不明白了:“那小姐的意思是?”
  “刚才我的话就是让他警惕,他回去之后自然也是会做出什么举动的,好在皇帝要灭他的时候能做出自保,等到时候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关键的时候,帮他一把,好让他直接跌下地狱。”
  “好,那我们就多花费一些时间,看看他以后的惨境吧!”青竹说着。
  一直深受孤独兰儿迫害的灵儿自然也不会忘记她:“小姐,那孤独兰儿怎么办?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