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不是为了阻止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灵儿,我这些年来,原来一直都被蒙在的鼓里,我居然一直对我的弑母仇人尊敬的不得了?”刚才的指甲又被尘念紧握,手指上锋利的指甲又不自觉的深深地陷进了尘念的肉里。
  灵儿心疼的抱住了身体发抖的尘念:“小姐,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年的时候我明明怀疑,但是就是找不到证据,要是我当年一直保持着怀疑,说不定我们早就为夫人报仇了。”
  尘念看着远方依旧对她母亲的墓碑拳打脚踢的孤独兰儿,眼底的杀意不自觉的流露出来:“怎么会怪你,应该是她们的错才对。”
  一向理智的青竹也有些看不过眼:“小姐,你就说你想让那个蛇蝎心肠的毒妇怎么死吧!只要你说了,我现在就宰了她去。”
  青竹忘记了,一直蹲在她们身边的万朝宗是一直守卫着京城治安的统领,可是尘念没有忘记。
  尘念的眼角不自觉的看了万朝宗一眼,故意呵斥道:“你都是在说什么浑话,你知道一直坐在你身边的这个人是谁吗?他可是守卫京城的统领,你在他的面前说这种话,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只是此时的青竹哪里管得了这些:“我管他是谁呢,他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只要得罪了小姐你,我也照杀不误。”
  “你……”尘念也知道自己劝不过青竹,索性吩咐了青竹和蕊心:“你们两个人给我看好了她,现在动那个贱人还为时尚早,等以后我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万朝宗知道尘念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所以才会保持的这么理智,但是他也理解此时尘念的想法:“如果你要是现在想要杀了那个贱妇的话,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等以后你需要我的时候,就可以拿青竹的性命来威胁我们。”杀人的这件事情,尘念可不认为万朝宗就会轻易的改变了他的想法。
  刚才还叫嚣着不能杀人放火得万朝宗,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改变了他得想法,让尘念杀人放火吗?
  万朝宗知道尘念误会了他:“你说错了,我让你杀了那个女人不是因为想要威胁你,而是我知道,被人杀害自己最亲的人的滋味是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你看着你的弑母仇人继续逍遥法外而已。”
  尘念听着万朝宗的话,眼神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闪烁的意思:“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当然,我从来不会威胁人,我想要的只是真心帮助,因为我知道,只要不是真心帮助的,终究有一天,他们知道了可以威胁我的秘密之后,他们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出卖我。”
  在开始知道孤独兰儿的母亲是杀害尘念母亲的凶手的时候,万朝宗就已经决定要是尘念想要杀了孤独兰儿的话,就算是让他帮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小姐,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那你也就不用再顾虑那么多了,不如我现在就把她抓过来杀了她。”青竹已经要起身要把孤独兰儿抓过来的时候,但是却被尘念给拦住了。
  把青竹急得真的是想要将面前的树直接给踹断了。
  “小姐,王爷都说了,你为什么还要瞻前顾后的?”这下灵儿也有一点着急了。
  “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现在真的不是报仇的好时机。”尘念指了指周围:“我刚才在恍惚之间看见了一个人,如果我们要是现在这么解决了孤独兰儿的话,那岂不是也要把王爷给连累了吗?”
  “我不在乎连累就连累吧,反正在他面前都杀了那么多的人了,我也不在乎他这一个。”万朝宗倒是大气的很,一个人而已,他还不放在眼里。
  可是毕竟尘念不得不在乎万朝宗:“是你可以不在乎,但是我不能不在乎你的前途,你在皇家里本来就已经够困难了,我不能再给你雪上加霜,你可以不在乎孤独兰儿,但是你不能不在乎太子的脸面。”
  “他的脸面又能怎么样?以前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打过他的脸面,你根本就不用在乎,你也不用想那么多。”这下到是万朝宗觉得尘念啰嗦了,刚才不想让尘念杀人的万朝宗到是想要让尘念立刻将孤独兰儿给杀了。
  本来尘念知道得事情是事关机密,本来不应该告诉万朝宗的,但是见万朝宗坚持,尘念也就只能将那个机密告诉了万朝宗。
  “在我知道你的身世之后,我去查了查,你的母妃,你知道是谁吗?”尘念突然那么问了一句。
  万朝宗也是摸不到头脑:“我母妃还能是谁,不就是南方富商的独女吗?就因为他去南方的时候,看上了我的母亲,就非要将我母亲带回宫里,你突然问我的母妃做什么?”
  “你知道的全部都是假的,你母妃其实根本就不是……”尘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声音。
  “王爷,皇帝有请。”一直跟在万朝宗左右的暗卫在听见尘念的话之后,慌忙的只能假传圣旨了,不然的话,要是真的让尘念说出来万朝宗的身世,那他们的小命也就不保了。
  虽然他们假传圣旨,他们的小命也有可能不保,但是总比直接被株连九族的好,而且说不定皇帝还会因为他们的机智,给他们一点的封赏。
  万朝宗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人,心里生出了一股奇异的想法:“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就找我,有什么事情等一会再说,你们先退下。”
  见万朝宗推辞,领头的暗卫只能强硬的说道:“王爷,你让皇帝等着,是不是一点的不太好啊,皇帝说了,要马上召见你,还希望王爷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的。”
  “那我偏是要为难呢?”他纹丝不动的就那么站在尘念的身旁。
  刚才尘念才要说他母妃的身世,现在那些暗卫就出现在了万朝宗的身边,让他怎么能不怀疑呢?
  尘念也不想让万朝宗为了她顶撞皇帝,便出声劝到:“这些事情等你回来之后再说也不迟,而且一时半会也说不完,你何必急于这一时呢?让皇帝等着,终归是不太好的,你要不就先跟着他们进一趟宫里?”
  万朝宗看着身边的几个暗卫,又看了尘念一眼,他也不想让尘念为难:“好,从这里进宫正好要经过我的王府,那就一起吧!等我回府之后,你再跟我说。”
  暗卫之间相互看了一眼,终究,这件事情还是瞒不下去了。
  “可以啊!许久不进你的王府,我还真的想要看看,你的王府有没有比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好一点?”尘念吩咐了一声,带着灵儿和蕊心去了王府,只留下青竹自己一个人留在原地,盯着孤独兰儿。
  在走的时候,尘念还不放心的顶叮嘱的说道:“你千万不可以冲动行事,你要记得,我们虽然可以不将孤独兰儿放在眼里,但是她的身后还有欧阳浮光和孤独府。”
  青竹不甘心的说道:“那就这么放过那个贱女人吗?小姐,我真的不甘心。”
  “适当的惩罚一下就好,记得不要伤及性命。”尘念知道物极必反,要是真的不让青竹行动的话,按照孤独兰儿的发疯法,说不定青竹真的会太过憋气,导致忍不住下去直接杀了孤独兰儿。
  “行,我一定不会伤及她的性命,但是我能把她的腿打断吗?”青竹已经准备好了,只待尘念一声令下,青竹就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要冲上去把孤独兰儿的腿打断了。
  尘念微微一笑:“你看我的表情,你觉得可以吗?你是不是想要让我背上一个谋害亲人的罪名?”
  “好,我知道小姐的意思了,我会好好的控制住我自己的情绪。”刚刚还显得极其兴奋的青竹的心情瞬间Duang的一下,下来了。
  尘念见青竹有些难过的心情将她搂到一边,轻轻的打了一下青竹的额头,又向后看了那几个暗卫一眼,见他们没有看向这边,便悄悄的跟青竹说道:“你明白我什么意思了,你什么都没有明白,我只是不让你用你自己的身份去打断她的腿,剩下的话我什么也没有说啊!”
  又点了点青竹的额头,眼神别有深意的看了青竹一眼:“你好好的想一想,我跟你说的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青竹按照刚才尘念的眼色看了一眼身后,又看了看尘念,才明白刚才尘念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因为那些暗卫在,要是尘念答应了,那岂不是就在那些暗卫的面前承认了吗?也间接的告诉了皇帝,有人想要谋杀他的儿媳妇。
  青竹心下明了,比了一个明白的手势,又故意大声喊了一句,好让那些人听见:“小姐,我错了,我没有考虑到小姐你的名声,都是我错了。”
  “行了,我知道你也是想要为我出一口气,以后等你冲动的时候,多想一想,你要是冲动了,我们究竟会有什么后果。”
  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尘念那忠心的劝告和恨铁不成钢的话语。
  嘱咐好了之后,尘念就满心欢喜的去了王爷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