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2 女巫实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少女叫诺雅,诺雅.萨拉,罗姆萨拉部的占卜师、奇术师、提琴乐师、舞师,同时也是一位女巫……
  听着这份光辉灿烂的奇特履历,再看着这个怯生生泪汪汪的娇小姑娘,洛林觉得脑阔疼。
  他们似乎摊上了一桩了不得的大事……
  托多米尼加修道士克拉马与司布伦格两位先生的福,女巫一词在天主教世界里大名鼎鼎。
  十五世纪中叶,黑死病的阴霾依旧弥散在欧洲大陆的角角落落,百年的休养生息不足以让这片受创的土地恢复生机,缺医少药的现实又一刻不停地提醒着人们,当下一次黑死病来临时,他们依旧无能为力。
  那个时候,有一群女人假鬼神之名在大陆游走,因为略通医术,又愿意为穷苦人民治病,很快就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爱戴和崇拜。
  她们被尊称为【女巫】。
  这令当时的教会势力很恼火,因为女巫大多是异教徒,又或是为了生计和神秘感,故意隐瞒自己的信仰,伪装成异教徒。
  为了维系自己在世俗世界的统治力,教会开始向她们发起抹黑式的宣传。
  这种宣传在1484年达到高潮。
  克拉马与司布伦格通过诬告、恐吓、造谣、刑讯等卑劣方式取得了大量“铁证”,经过整理和编辑,把对巫术的辨识、破解和审判形成系统,著成了名为《女巫之锤》的奇书。
  这本书正式把【女巫】独立出传统异教徒的范畴,使之成为了邪恶、恐怖、诅咒和瘟疫的代名词。
  人们恐慌了,在教会的唆使下,整个天主教世界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女巫审判】运动,整整持续了三个世纪。
  据不完全估计,有至少十万无辜女性在这场疯狂的骗局当中惨死。
  甚至直到今日,洛林还偶能从他人的谈资当中听到关于火刑的消息,只是区域大多已经局限到民智难开,消息闭塞的内陆村落。
  可以这么说,上帝信徒们对女巫的迫害有多重,对她们的恐惧就有多深。
  而眼前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巫……
  就在刚刚,她才用口袋里的紫色水晶球把一个杀手魅惑成自己的保护人,直到海娜从天而降,一刀破解了神秘的巫术……
  洛林对其中蕴含的科学原理很是好奇,只是夜幕将至,眼下这条躺满了罗姆人的背巷,怎么看也不像是走进科学的合适场所。
  他沉吟了片刻。
  “诺雅.萨拉小姐……”
  “是……”诺雅的声音细细的。
  她站在洛林对面,绞着袖子,手足无措,就像一个怕生的小姑娘,而不是一个能骑着扫帚,追逐魁地奇的天空骑士。
  洛林眯起眼睛,郑重其事:“萨拉小姐,请问您会骑扫帚么?”
  “诶?”
  ……
  很遗憾,诺雅不会骑扫帚。
  甚至别说是扫帚,她这辈子连马都没骑过一匹,只坐过大篷车。
  洛林对她的兴趣一下子消减了大半。
  因为连送快递的琪琪都会骑扫帚,那么,不会骑扫帚的女巫肯定是个假女巫。
  至于她为什么能凭借一只水晶球就让对手为她肝脑涂地,死不旋踵……
  洛林猜测,很可能与某种深层心理暗示的技巧型变种有关,虽然看起来神秘,却不值得大惊小怪。
  不会骑扫帚的女巫小姐对洛林而言只能算个路人,既然海娜的正义感已经得到了满足,双方自然也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走出背巷,洛林抚胸向诺雅告别,挽着海娜继续行程,准备回船计划明天的绑架事宜。
  可是……
  走着走着,洛林停下步子。
  “喵呜……”
  走着走着,洛林又回过头。
  “先生……”
  诺雅和白耳朵垂着脑袋,攥着袖子跟在洛林五米开外,既不追赶,也不远离。
  洛林走快些,她就走快些。
  洛林走慢些,她就走慢些。
  洛林停下脚,白耳朵就叫。
  洛林回过头,诺雅就开始哭……
  女巫小姐哭得极富技巧,不是撒泼打滚,而是无声啜泣。
  大大的泪珠在又长又明亮的大眼睛里面滚啊滚啊,绝对不会落下来,让她的眼神片刻失去惨兮兮、泪汪汪的可怜状态。
  海娜歪着脑袋皱住眉:“洛林,是不是……”
  “她是个女巫,而我们船上还有皮尔斯和克伦。”
  “可是船上缺人……”
  “她是个女巫,而且从来没有出过海,也不会开船。”
  “船上有老鼠……”
  “她是个女巫,而白耳朵就是只混吃等死,只会卖萌的懒猫,我不觉得它能够承担起捉老鼠的重任。”
  “我可以教它……”
  洛林挂了一脑门子黑线。
  他突然记起来,海娜真的可以像只真正的猫一样捉老鼠,因为这本来就是猫斗术的日常训练之一。
  洛林不由陷入两难:“海娜,实话告诉我,你这么坚持,究竟是因为人,还是因为猫?”
  海娜翠绿的眸子闪了闪:“弟弟的身边有只黑猫,你也该有一只。”
  “都说了我不是你弟弟。”
  “我知道,所以你也该有一只。”
  疯了!
  洛林烦躁地顿了顿伞柄,深吸一口气:“海娜,你如果想要黑猫,等我们打通了阿方索子爵之后,我可以陪你去市场上找一只。我们眼下还是以子爵为重,可以么?”
  “那个……”半藏在阴影里的诺雅怯生生举起手,“先生,你们谈论的是贝尔梅奥的阿方索子爵么?撒赛利卡.阿方索子爵?”
  黑猫的好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降临了。
  罗姆萨拉部是一支奇特的罗姆人部族,在四代人的记忆里,他们从波兰共和国的明斯克开始向西流浪,曾信仰过东正教、天主教、新教,在西班牙又转回到天主教的怀抱。
  这是标准的罗姆人信仰模式,如浮萍般随遇而安,只要能消减周围的敌意,他们就可以是虔诚的信徒。
  但毫无疑问,他们是上帝的信徒。
  作为一群精通占卜的上帝信徒,他们在西班牙的贵妇圈中很有市场,时常在某某夫人的引荐下去往某某城市,为某某夫人实行占卜,并以此赚取短期的落脚之地和可观丰厚的佣金。
  这次来贝尔梅奥也是如此。
  阿方索夫人因为疾病的原因失去了生育能力,阿方索子爵长期无子,一不小心就和夫人美丽的乡下堂妹坠入了爱河。
  出于对孩子的渴望和对婚姻的担忧,夫人开始迷信巫卜。她在闺蜜的介绍下听闻了罗姆萨拉部的大名,这才把他们请来贝尔梅奥,希望通过塔罗占卜找到解开困境的方法。
  然而,罗姆萨拉部在来的路上却发生了意外。
  他们的女巫,诺雅的母亲死了。
  他们在城外被一群破产的农民袭击,诺雅的母亲死于流矢,临死之前,将蕴含巫术力量的命运水晶球托付给诺雅,让诺雅成为了新一任的部落女巫。
  接下来就是王权继承中常见的狗血戏码。
  诺雅的三位表姐不愿承认这位羞涩、胆怯,很不罗姆人的新女巫成为部族领袖,到达贝尔梅奥的当夜就策反了整个部落,开始用武力谋夺命运水晶球。
  诺雅幸运地逃出来,在贝尔梅奥的大街小巷流浪逃命,几天来缺衣少食,忍饥挨饿,直到将死之际,被洛林和海娜联手救下。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在码头边听完了诺雅的自述,洛林和海娜凑到一块,抵着脑袋窃窃私语。
  “海娜,绑架计划破产了,阿方索子爵没有继承人。至于他的夫人和乡下堂妹,不管我们绑哪一个,另一个都会鼓励我们撕票。而且不管撕与不撕,我们都会因此而得罪子爵。”
  “嗯。”
  “也就是说,现在只有通过罗姆萨拉部的占卜,我们才可能和子爵快速地建立起友谊。”
  “嗯。”
  取得共识,洛林直起身,理了理燕尾服上的褶皱:“诺雅.萨拉小姐。”
  “是……”
  “出于礼貌,我得先征询您的意见。”洛林微微颔首,“您希望登船,与我们这些陌生人一起开始新的流浪么?”
  “我……被部落抛弃了。离开海港可能会被人抓起来烧死,留在港口,肯定也会被表姐的人杀掉……您是一个强大的人,所以……”诺雅咬了咬嘴唇,“是的,我希望得到您的庇护,能成为您忠实的船员。”
  “既然如此,我有三个问题需要了解清楚。”
  “您说。”
  “第一,罗姆萨拉部除您之外有多少人?”
  “还剩下三十七个男人,十八个女人,小孩有六个。”
  洛林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知道您就在我的船上。”
  “什么也不用做。我们会从小偷、乞丐和流浪汉的手里买情报,港口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表姐的眼睛。”
  “第三个问题,虽然子爵夫人笃信巫卜,但是子爵呢?他对巫卜是什么态度?”
  诺雅的小脸纠结了一下:“他是个虔诚的教徒,对我们很排斥,所以占卜才没有立即进行,夫人需要时间来说服子爵先生。”
  “是么……”洛林笑着向诺雅伸出手,“占卜师诺雅.萨拉小姐,恭喜你,你被录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