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5 配不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慢慢游过来……”
  “对,接住绳圈,套住手腕……是两个手腕,蠢货!如果不想被鲨鱼吃掉,你们最好配合一点!”
  “双手高举,让我看到绳圈。如果想要浮在水上,你们只需要用两条腿踩水。”
  “好,绑好绳圈的人可以登船!”
  “每舷一人,一次两人,一个个爬上来……该死的,一个个爬!罗姆人难道不说英语么?听得懂么?”
  “再挤!再挤你们都在水里泡着!该死的!”
  美人号上热火朝天,皮尔斯正在教着诺雅打绳节,然后把形似手拷的【8】字型绳圈抛下水,引导靠船的罗姆人自缚,一个个登船。
  今夜的战斗就此进入收官环节。
  总共有三十四个罗姆男人和三个女人抢攻亚提斯美人号。
  结果鱼叉炮杀了两个,洛林杀了三个,克伦又锤死了一个,剩下的人无论有伤没伤,全成了俘虏,连三条残存的小艇也一道成了缴获。
  克伦挑了其中品相最佳的那条拖上船,补全了美人号的两舷艇架,成为今夜的第一项收获。
  那属于意外之喜。
  在艉舱的餐厅里,三个落汤鸡似的罗姆女人在海娜的目光下坐成一团,战战兢兢。
  她们普遍年轻,长得也算漂亮,长眼睛大眼窝,鼻梁直挺,发似垂波。
  只是她们的脸色惨白,轻薄的裙装紧贴在身上,曼妙之余,更多的却是狼狈。
  这群人……
  这群人真的是商人?
  她们至今也不敢相信,一整支部落,三十多个男人,居然在区区几个海商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洛林在水下的样子吓到她们了。
  他灵活得像水底的幽灵,又快,又稳,眼睛明亮。
  他在水下睁着眼睛,杀人的时候脸上带笑,给人的感觉……根本不像一个人在潜水,而是一条人型的鲨鱼,正在撕扯着合口的猎物。
  海商……
  英格兰的海商……这么可怕?
  三个女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门开了……
  内侧的舱门吱吖打开,换了干爽衣服的洛林擦着头发走出来,身后跟着亦步亦趋,躲躲闪闪的诺雅。
  看到诺雅,三个女人的气势立时回来了。为首者啪一拍桌子,才要喝斥,洛林突然说。
  “要是站起来,就别坐下了。”
  这话不重,语调温和,但女人就像是听到了野兽在吼,维持着将起未起的姿态,浑身上下一动也不敢动弹。
  洛林拖开椅子坐到女人们对面,双腿一抬,啪一声,架在桌子上。
  三个女人又是一颤。
  她们只听洛林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洛林,洛林.德雷克。亚提斯美人号的船长,诺雅.萨拉小姐的保护人,也是英格兰的……私掠商人。”
  随着洛林的自我介绍,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
  私掠商人,一个臭名昭著,又充满传奇色彩的名词。
  他们是海盗,是军人,是冒险家,唯独不是正儿八经,羔羊似逆来顺受的商人。
  综合一切的特征,他们是杀手……
  三个女人瞪大了眼睛,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罗姆人是狐狸。
  狐狸以羔羊为食,又做猛兽的食粮……
  她们本该对真正的猛兽敬而远之,可她们,居然自不量力地唆使部落向一头猛兽发起进攻,还是在水里,向一头水生的猛兽发起进攻!
  贝尔梅奥的情报贩子都是业余的么!
  看到她们脸上又惊又怒的表情,洛林轻轻吹了一声口哨。
  “看来女士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人,我可以省些口舌,不必从私掠商人的起源说起。”
  “是……”
  “三位口渴么?”
  “不渴……”
  洛林不屑地笑一声,打了个响指。
  海娜沿着长桌推过来一小桶黑啤酒,呲啦啦磨擦着桌子,恰好停在他的脚边。
  诺雅把酒端来,洛林润了润喉。
  “怎么说呢……今天的会面不是太友好,我的船员想出海,本是个勇敢而有担当的决择。作为家人,你们可以有疑异,可以劝说,却不该用强。”
  为首的女人脸色一变,当即反驳:“我们不是……”
  “船员!”洛林一声高音打断,“船员从上船的那一刻起,就是船长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你们想用武力谋夺我的财产,这样不好。”
  三个女人一下变得喏喏,洛林的话是狡辩,但此情此景,却容不得她们质疑。
  洛林也不打算听她们的质疑,他只让她们消化了片刻,就继续说:“你们谋夺我的财产,我本可以原谅你们。英格兰教导绅士大度,就如我一样。可你们却在谋夺的过程中伤害了我的船……”
  “我们的族人只甩了几次钩……”
  “钩索会弄伤栏杆,脏靴子会踩坏船板。最麻烦的是血……血会顺着甲板的纹理渗进木头,产生无法清理的污垢。这种污垢含有有机质,会腐败,破坏木头的结构,要是渗到了龙骨……”
  “怎么可能!”最年轻的女人大喊。
  “怎么不可能?船是精贵的东西,你们不懂。经此一战,我们的船看起来完好,其实整个结构都坏了。她很可能会在航行中散架,在茫茫的大海中央,把整船人丢进海里,无处逃生。”
  年长的咽了口唾沫:“那么先生……您觉得,这件事该怎么了结?”
  “赔偿吧……”洛林叹了口气,“我们的船是最新型的商船,造价一万英镑。我们的船员是最好的海员,有军港的大匠,有比熊猫还稀有的阿萨辛,有贵族家的后人,有英格兰最好的皮匠。对了,还有比阿萨辛还稀有的女巫……”
  “多……多少……”
  “意外伤害险、精神损失费、劳务费、误工费,嗯……青春损失费和继续教育保障金。船的零头我就大度地抹掉了,总计十万英镑。”
  “多少?”
  “十万英镑。”
  “你这是讹诈!”又是那个最年轻的,在诺雅的表姐当中,她似乎是嗓门最高的那个。
  洛林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认真且诚恳地说:“凭心而论,你们觉得我这个捏着你们全族人性命,随时可以把罗姆萨拉部从地球上抹掉的人,一个正直、大度、诚实、慈悲的英格兰绅士,会用讹诈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么?”
  三个女人被洛林这一眼瞥回到现实,终于想到求助洛林身后,大眼睛正眯成弯月亮的族人。
  最年长的表姐捏着桌板,咬着唇向诺雅求助。
  “诺雅……女巫大人,看在同族的份上……您的母亲一定不希望罗姆萨拉部就这个消散的……”
  诺雅纠结了一小会,揪着洛林的衣角:“船长,他们没有钱……”
  “没有钱可以卖产业,卖人。罗姆人的风评虽然不好,但作为乐奴和舞姫,在欧洲一直有不错的市场……”
  “可是他们的产业只有大篷车……人的话,五六十人就是卖得再贵,也不值十万镑。”
  “那怎么办?”洛林皱起眉,“罗姆人居无定所,就算打欠条,我也不敢相信他们的诚信。五六十个奴隶和十几辆大篷车……看来只能收回多少算多少……”
  “船长,您可以让他们赎罪么?用工作来抵销债务,就比如按着您的要求,蒙骗西班牙的贵族?”
  话说到这,谁还能不明白所有的东西都是局?
  洛林的强势让三个女人胆颤,但诺雅的吃里爬外,更让她们心寒!
  罗姆萨拉部已经在西班牙流浪四十多年了。
  他们原本活得很好,可要是欺骗了本地的贵族,他们又得去陌生的地方流浪,又得付出多少努力和多大代价,才能上新的地方接受?
  年长的表姐咬牙切齿,看着诺雅两眼喷火:“诺雅!别忘了你是罗姆人!”
  “是啊!”诺雅挺着胸膛站在洛林身后,小脸通红,恨意涛天,“我一刻没忘记自己是罗姆人,到了新的环境,会努力让新的主人知道价值!你们呢?女巫是族里的领袖,和族长一样尊贵,但你们驱逐了我!”
  “那是因为你不配!”
  “我配!”诺雅掏出水晶球,双手捧在胸前,“我是命运水晶球的继承人,是母亲选的,是上一任女巫选的,是命运选的!命运已经告诉我们结果,是你们……不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