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6 水手的镜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夕阳映照着大战方歇的海面。
  海上一片狼藉,有碎木,有残尸,有漂散的货物,还有燎绕青烟的海船。
  战斗迎来了结局。
  经历长达三个小时的鏖战,英格兰人大获全胜,洛林接舷俘获敌旗舰远光号,又迫降了失去主桅的斯库纳型人鱼歌声号。
  雷文乍得了强援,以两船合力与当面之敌血战一场,付出僚舰大损的代价,俘获了黄金海岸号,另一艘斯库纳型望风而逃。
  面对这种结果,当时正忙着扑灭大火,毫无行动能力的纯白沙滩号理智地选择了投降。
  洛林与旗下两艘柯克型会合,趁着水手们忙着打扫战场的当口,在蝴蝶花号的甲板上接待了雷文。
  “尊敬的先生,我是南安普顿明德尔商会第二舰队提督雷文.肖格纳,感谢您的仗义援手。对于您和您麾下的勇气和强大,我感到由衷的敬佩。”
  “肖格纳先生,我是普利茅茨德雷克商会的会长洛林.德雷克。我们商会的总部也设在南安普顿,说起来……真是巧呢。”
  一场精彩的战斗,近乎于完胜。
  洛林和他的蝴蝶花号在战场上完全主导战局,在战后的利益分派上也理所当然享有决定权。
  雷文对些全无疑异。
  这一战收获颇丰,在舰船方面俘获布里根廷型一艘,远光号(微破);混帆斯纳库型三艘,人鱼歌声号(大破),黄金海岸号(中破),纯白沙滩号(中破)。
  此外,洛林还得到了亚查林的佩剑、短枪、地图册、没什么价值的航海日记,搜刮出接近1000镑价值的财物,以及近3000镑价值的货物。
  船货的总价远超过一万镑。
  洛林本可以私吞所有,哪怕依着道义,也可以只将明德尔商会独立俘获的黄金海岸号交给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会破坏海上的游戏规则。
  可经过深思熟虑后,他把受伤不重的黄金海岸和纯白沙滩一块送给了雷文。
  雷文颇为㤞异:“德雷克先生,这样的分配对您和您的船员……”
  “我们都是英格兰绅士,而且还是一个港口的亲密朋友。德雷克虽然死了两个人,伤了七个人,但你们的损失更大。”
  雷文理智地摇头:“我们是猎物,迎战是我们的义务,而您本可以不卷入这场战斗。”
  “不可能的。”洛林浅笑道,“法国人、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在这片海域摆下了猎场,我们需要朋友,而不是自行其事,自生自灭。”
  “猎场?”
  “这是我们毕尔巴鄂的经理泽维尔小姐得来的重要情报。”洛林抽出一卷羊皮纸交在雷文手上,“这件事应该已经不是秘密了。哪怕是为了自己,我也不希望可以成为战友的正直绅士提前出局。”
  洛林郑重看着雷文:“肖格纳先生,请接受德雷克的好意。”
  船只分配到此为止,私人物品和货则不需要分给明德尔商会。
  洛林大方地把所有财货都分给了参战的120名水手,受伤的商会再发放50镑的补助金,战死的抚恤高达200镑。
  如此巨赏让船上的士气突破了天际,几乎要传到天堂。
  剩下的便是亚查林的私人物品。
  航海日志洛林交给皮尔斯去观慕学习,他可以找亚查林要密码,也可以试着自己破译。
  佩剑洛林送给了拉莫斯,它是法国海军的校官剑,不仅制作精良,而且意义非凡。
  亚查林的短枪让洛林有些为难。
  它是好枪,不仅沉,而且准,有效射程达到10米,是一件防身的利器。
  可它又算不上武器,黄金包裹的枪管和象牙装饰的枪托上镶着宝石,雕功精美,完全可以称作一件奢侈的艺术品。
  这把枪原本应该很适合小皮尔斯防身才对,可因为过多的赘余,它重得根本不适合一个孩子,哪怕这个孩子很强壮……
  真是多余的审美。
  洛林瘪着嘴把枪插到自己腰上,正式宣布对这件火器享有所有权。
  最后一样……海图册。
  这是一件珍品,黑色摩洛哥皮革为封,厚重而清晰的对开式手绘书页,精妙的上色,随处可见的金银花边与装饰……
  这本图册一共绘制了四十四份海图,涵盖波罗的海、北海、不列颠岛与爱尔兰岛周边、多佛尔海峡、坎塔布连海域和凯尔特海,全面包含了西北欧的全部海区,还依照时代发现,进行了层次分明,又不伤及原画的覆加式透明皮膜修正……
  洛林在每幅海图的末尾都看到了卢卡斯.扬松.瓦赫纳尔的签名,而这本海图册的名字……叫作《水手的镜像》。
  荷兰是当今世界制图业的标杆,从十五世纪开始,顶尖的制图师便层出不穷。
  瓦赫纳尔先生是灿若群星的荷兰制图师中绝对的领袖级人物和真正的佼佼者。
  1584年,他出版了《水手的镜像》,共囊括44幅北欧水域图,主要包括海岸线、陆标、从临海位置能看到的海岸轮廓以及水深。
  瓦赫纳尔的海图集一度十分流行,以至于英国人采用“waggoner”(瓦赫纳尔名字的变体)一词来专指所有描绘海岸内容的海图集。
  这是一本宗师图集,而且还是瓦赫纳尔先生的手绘。
  洛林如获至宝,也为德赛商会的财大气粗而乍舌。
  瓦赫纳尔先生作古好多年了,这样一本保存完好的图集无论有多大实用价值,如果放到拍卖行去,估计可以价值一艘满配的布里根廷……也就是一万英镑。
  疯了……
  这一战最大的收获居然在亚查林的船舱……
  收拾好激动的心情,洛林夹着图册回到甲板。
  战场的打扫已然接近尾声,死掉的水手被抛下海,活着的无论有伤没伤,这会都猬集在小艇上。
  按照海上的规则,他们将被流放,胜者只需要提供勉强够他们两天食用的食物和水就算是尽到了道义,而洛林给了他们三天。
  基本没有大损的远光号分配了水手,大破的人鱼歌声号也拉上了拖绳,如今就漂在远光号的后头,静静起伏。
  洛林目送着水手们划着小船去向法国的海岸线,接过红白双旗,向雷文打出旗语。
  【起航,朋友】
  雷文以精准的旗语回应。
  【求之不得,附翼在后】
  洛林哈哈一笑,高扬起手臂:“蝴蝶花号,目标南安普顿,起航,回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