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9 诱惑的魔鬼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星月之下,洛林终于看到了岛的轮廓。
  海岛就在几里之外,有星散的银白沙滩,还有郁郁葱葱的海岛丛林。
  在岛的中心有两座火山,西山高,东山低,山体圆润,山巅有两道烟柱直上青云,远望就像巨大黑兔的剪影。
  原来约翰.纳斯伯尔特没有骗人,赫巴西岛上真有一只山一样大的黑兔,那么……巫师呢?
  怀着疑惑,精疲力竭的两人被岸浪冲上海滩。
  洛林只勉强走了几步,走到干燥的沙地就再也走不动了。
  他摇摇晃晃跪下来,仰面摔倒,没了声响。
  海娜吓了一跳,忙跑上来,这才发现,洛林居然睡了……
  她温柔地看着洛林苍白的脸,凑近了,在他额头轻轻一吻:“睡吧,我的船长,我会一直守护你的。”
  这一觉,洛林睡得天昏地暗。
  待醒过来,夜色如旧,他的身边燃起一堆篝火,几根木棍支在沙滩,系着吊索,索上晾着海娜纯白的战斗服,才不过烤得半干。
  他由此知道自己只睡了没一会。
  洛林翻身坐起来,㤞异地……看到一丝不挂的海娜正背对着他,面向着大海抱膝静坐。
  皎白的月光照亮她咖啡色的光滑皮肤,微微泛出玉一样的润泽,月下美人,不可方物。
  他起身的动静惊动了海娜。
  两把短刀就在手边,她抄手握刀,弹起转身,骤然之间,两人四目相对。
  碧翠的眸子里映出一个男人……
  盘着腿,大马金刀坐在沙地上,一只手扶着膝盖,一只手托着下巴,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神定定的,就像在欣赏什么传世的艺术佳作。
  “啧啧啧,多好的身材,为什么总喜欢裹着罩衣呢……”
  咄!
  飞刀脱手,入地三寸。
  海娜很快就把自己裹了起来。
  虽说战斗服束腰修身,比起宽大的罩衣漂亮了不止一点半点,但总归没有光着的时候好看。
  洛林觉得很遗憾。
  遗憾之中,他看到海娜红得滴血的脸和慌张逃散的眼神,又决定把自己心底的小小心思藏起来,只字不提。
  他笑眯眯拨了拨篝火:“海娜……”
  “你不是累昏过去了么?怎么会醒得这么快!”
  “准确地说,我只是睡了一觉。”洛林耸耸肩,“捕鲸人是海的儿子,在母亲的怀抱里,我们比任何时候都强大,恢复也快。”
  “可那也……那也……”
  洛林哈哈一笑跳起来,锵一声抽出长刀:“我去水里叉两条鱼。等天亮了就去找蝴蝶花号,还有那个喜欢送金币的巫师!”
  日出于东方!
  天亮了,漫天漫地的金光播撒下来,照亮了方寸大小的赫巴西岛,在洛林和海娜面前展开一副绝美的仙境人间。
  碧海、银沙、向阳棕榈、阔叶丛灌。
  远方长得像兔子的连山是黑色,向下则是连绵的深绿,环绕沙滩又是浅绿和嫩绿,石英沙滩银白无暇,身前的海水清澈见底。
  洛林和海娜抵着肩并坐在沙滩中央。身边的篝火早熄了,柴堆冒着丝丝缕缕的黑烟,飘向天际,与远山的烟柱和天边的雾壁呼应,曼妙地轻摇。
  海娜沉醉在这片美丽当中。
  “洛林。”
  “嗯。”
  “他们为什么管这里叫魔鬼岛?”
  “因为关于它的传说是在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就像恶魔在人的耳边低语。”
  “真的么?”
  “当然不是。”洛林哑然失笑,“在文艺复兴初期,人们从希腊的典籍里翻出了毕达哥斯拉的地圆说,又找到了埃拉托色尼和托勒密的佐证,开始怀疑天主教会宣扬的地平说。人们愿意相信大地是圆的,而其中,又以航海家们最为坚信。”
  “赫巴西的传说从那时开始出现在航海家们的口中。他们说在欧洲的西面,大洋的彼岸有新的大陆,还极尽想象去描绘它。哪怕哥伦布发现了美洲,与传说中的赫巴西不一样,他们也不愿承认祖祖辈辈传扬与描绘的东西是假的,只是勉为其难,把赫巴西大陆,变成了赫巴西岛。”
  “它承载了航海家们对教会统治的反抗,就像哥白尼和布鲁诺的日心说。这才是它被称为恶魔岛的真正原因,因为每一个寻找它的冒险家,在教会眼中都是被恶魔诱惑的堕落之人。”
  “原来它这么重要……”海娜眨了眨眼站起来,“洛林,蝴蝶花号在哪儿?”
  “我们在游过来的时候没看到船。如果她没有沉没在暗礁带,肯定就在岛的背面,被火山挡了起来。”
  “环岛?还是横穿?”
  “环岛吧。”洛林也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碎沙,“贸贸然深入丛林,我怕会遇上送金币的巫师。如果他不友善,就糟糕了。”
  行动方案定下来了。
  洛林和海娜都是身手矫捷的行动派,一旦决定,当即起行。
  两人沿着海岸线谨慎前行,劈斩灌木,绕岛而行,一路上没有遇上太多阻碍,花了半天,就找到了搁浅在岛背面的蝴蝶花号。
  她歪歪斜斜冲上沙滩,舰艏高昂,在阳光下暴露出狰狞残破的船壳。
  看见水手们四下忙碌的身影,洛林露出了由衷的笑意:“那帮家伙……干得不赖啊。”
  ……
  然而洛林并不知道,此时船上其实是另一幅光景。
  蝴蝶花号抵岛的时间比洛林晚,直到四个小时以前,他们才张着帆,借着风势冲上沙滩。
  那时天色已经大亮。
  成功让船体搁浅上岸后,他们又花了两个小时伐木,以棕榈树的圆木为轮,集中人力把船体拉直,垫上底板。
  直到这时,蝴蝶花号才彻底摆脱了沉船的阴影。
  生存的压力失去了,其他的担忧涌出来。
  克伦提着自己的断缆斧,嘶吼着指挥水手们伐木取材。
  皮尔斯带着几个水手清理货仓,把食物和水搬上沙滩,再搭起简易的遮雨棚子。
  诺雅不言不语跪坐在舵轮边,面前摆着命运水晶球,肩上趴着同样安静的白耳朵,神奇的银塔罗在她面前排开,一次次洗牌,一次次占卜。
  亚查林像个救世主一样趾高气扬地到处游荡,看起来无所事事,又忙得脚不沾地。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难宣于口的犹疑。
  洛林和海娜落水以后,蝴蝶花号航行了近十个小时,按照0.5节的航速计算,他们的行进距离接近十公里,而且只会长,不会短。
  这么长的距离,又深陷在雾区,洛林真能带着海娜游上岛么?
  如果失去了船长,他们该怎么办?
  亚查林是所有人中最坚信洛林已经葬身海底的那个。
  他变得不安分,觉得自己拯救了全船,理所应当获得支持,成为蝴蝶花号新的船长。
  想要名正言顺,他需要海员的支持。
  克伦、皮尔斯、诺雅……从谁开始呢?
  亚查林的目光在三人的身上游弋,看到孤零零坐在舵轮边的诺雅,俊朗的脸上露出了自得的笑。
  对一个浪漫的绅士来说,还有谁,能比一个懦弱、一无是处,却在水手当中深受爱戴的罗姆少女更适合成为目标呢?
  攻陷这个女人,然后……夺下船长和会长的宝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