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 海盗皇帝的遗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加勒比的海盗帝国……
  洛林面前并排放着两块用玻璃和楠木装裱起来的小木框,木框里垫着精细的法兰西绒和薄如蝉翼的透明皮膜,一前一后,包裏住一块小小的,三角型的海图碎片。
  海娜就坐在洛林身边。
  作为出海以来的第一个同伴,她在洛林心里始终拥有特别的信任,事无不可对她言,二人对此都觉得理所当然。
  卡特琳娜则站在洛林对面,一则则惊天动地的海盗帝国秘辛从她漂亮的嘴里流出来,不断冲刷着洛林对历史二字的传统认知。
  洛林从没想过,加勒比的海盗们真的建立起了一个帝国,那个帝国的缔造者,是大名鼎鼎的亨利.摩根。
  1671年,也就是差不多100年前,摩根船长率领着他的军队攻占了巴拿马,用一场彻底的胜利击溃了西班牙军队。
  这是一场封神之战。
  经由这一战,他先前辉煌的战绩得以升华,哪怕是身处在为自由而生的加勒比海盗当中,他也成为当之无愧的唯一领袖。
  他统一了加勒比的海盗们。
  在拥有了无上的权威之后,他在海盗们的拥簇下来到伊斯帕尼奥拉岛北端的乌龟岛,向当时统领海盗兄弟会的荷兰人让.戴维.诺发起了挑战。
  他们在一对一的海战当中厮杀两日,最后戴维.诺被击碎了主桅,也失掉了手里的桂冠。
  加冕的摩根船长尝试修改和完善在海盗世界流传了上百年的守则,将其编纂成册,是为《海盗法典》。
  这部法典让他真正成为了皇帝,成为加勒比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海盗皇帝。
  他以海盗兄弟会为根基建立起帝国,在登基仪式上敕封了七个海盗王,每一个都是当时名震一时的大海盗。
  他又参考旧时罗马帝国的元老院制度,宣布皇帝至高无上,皇帝之下阶级平等。
  海上兄弟会是海盗帝国的元老院,掌管着《海盗法典》,拥有解释、仲裁和修正法典的权利。
  七位海盗王封疆一方,在自己的辖海拥有绝对的号令之权。
  他还规定每一个海盗都应被公平对待,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剥夺他的生命和财产。
  做完了这一切,他带着巨额的财富回到英国,通过贿赂英国的国王,被查理二世封为爵士,就任为牙买加的副总督。
  他成了富可敌国的商人、主持一方的官员、战无不胜的军士、受人尊重的种植园主,同时,他依旧是海盗的皇帝。
  卢瓦尔港成了海盗帝国的帝都,乌龟岛则是陪都与兄弟会的驻地,这个秩序在他的有生之年始终未改,整整持续了14年。
  1788年,摩根病逝。
  临死之前,他出人意料地没有把自己的皇位传给子嗣,而是公正的把巨额财富一分为二,只将固定资产留给后代,而把价值超过一百万英镑的金银财宝深藏进一片隐秘当中。
  他对世人说:“想得到我的财富么?我把他们藏在那里……那是只属于皇帝的遗产。”
  这种无私的行径避免了海盗帝国的崩溃,也让摩根直到临死那一刻依旧拥有无上的权威。
  他召集海上兄弟会修订了帝国的继承制度,在这个制度当中被充作信物的就是面前这些生僻的海图。
  洛林轻轻抚摸着海图的玻璃面,若有所悟:“这些海图就是藏宝地的海图?”
  “是的,它们指向海盗皇帝的藏宝地,代表着享用不尽的财富和加勒比海至高无上的权柄。”
  “那为什么要剪碎?或者说谁会无聊地去剪碎……”说到这儿,洛林㤞异地睁大眼,“七个海盗王,分散的海图,难道继承的方式是……七王夺桂?”
  “正如您所说,海盗帝国的继承制度,就是七王夺桂。”
  卡特琳娜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些许的恐惧和憎恶,开始讲解海盗帝国的继承法则。
  以藏宝地为中点,藏宝图被细分成一片核心和二十一片周边。
  核心的那片由摩根的后人保存,他们发誓世代不参与以后的皇位争夺,而其余二十一片则被打散排序,每人三片,分别交由七个海盗王保存。
  只有获得了全部二十一片海图的海盗王才可以向摩根家族要求最后那片海图。
  只有找到宝藏的人,才可以成为新的皇帝。
  这就是海盗帝国继承权的两大基本准则。
  剩余还有一些细节问题。
  譬如说海图的回收。
  海盗王死后,他的海图会被收回。海上兄弟会需要对缴图者予以重酬,并选举出最有名望的三名海盗分别继承。
  这三个人从接受海图开始即成为海盗王的候选,开始进入二级竞争,竞三存一。
  还有海盗王的尊号。
  每个海盗王都有自己的尊号,一般的结构是外号加名字的组合。
  加勒比的海盗对家族给予的姓氏讳莫如深,一般情况下,唯有结婚、处刑或是金盆洗手的时候才会公开自己的姓氏。
  就像是卡特琳娜,她的尊号是“红发的卡特琳娜”,直到加入洛林的商会,放弃了海盗的身份,才正式恢复了迪波这个姓氏。
  但并不是每一个海盗王都可以使用自己的尊号。
  海盗法典规定,接受兄弟会选举的结果的海盗会获得法典的保护,在正式成为海贼王前,其他海贼王不能对他们出手,而作为代价,他们在成为王后不得使用自己的尊号,只能继承上一个海贼王的尊号,称X世。
  只有选举结果以外的人可以用自己的尊号替代上一任王者尊号,可同时,他们也不能享受法典的保护。
  兄弟会会竭尽所能把他的身份公之于众,每一个对海图有欲望的人都可以向他发起攻击,直至他成为皇帝,或者被他人夺走海图。
  这就是法典中关于继承的大部分内容。
  洛林摸着下巴:“现在的海盗王是哪几位?”
  “大部分都是继承自黄金时期的尊号,分别是棉布杰克七世,旗舰血腥玛丽号;黑胡子爱德华五世,旗舰安妮女王复仇号;黑色准男爵巴夫洛缪四世,旗舰皇家幸福号;猎犬亨利六世,旗舰幻想号;海盗王子贝拉米三世,旗舰维达号;苍蝇托马斯,旗舰盛世号,一共六个。”
  “这些海图属于第七个王?”洛林指着面前的两幅海图问。
  “曾属于烙印曼斯菲尔德二世,无论是我还是黑曼巴,一旦收齐三张海图,都将被尊为曼斯菲尔德三世。”
  洛林不由沉默下来。
  “第一个问题。”他问,“他们的座舰是这些尊号的第一任拥有者时期的老船或是同型船么?”
  “不是,在继承尊号的同时继承船名对海盗而言是荣耀,也有人将之视为诅咒,认为不如此做,缠绕在尊号上的怨灵就会把他们拖下海底。”
  “第二个问题,历史上有第二个皇帝么?”
  “没有了。”卡特琳娜低声说,“历史上最接近帝位的海盗是第一任巴夫洛缪,他夺取了十八张海图,控制了海上兄弟会,修改了法典,但直至死亡,他也没能找到最后三张海图的下落,直到他身死之后第三年,贝拉米二世的海图才被一个水手上缴了海上兄弟会,并获得了三千镑的巨额奖赏。”
  “是么……他没能找到最后三张海图的下落……”洛林喃喃自语,突然问,“卡特琳娜,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置这两份海图?”
  “匿名上交兄弟会。”卡特琳娜想也不想,“拥有他们,您等于和整个加勒比海的海盗为敌,这并不明智。”
  “可他们怎么知道我掌握着海图?”
  “兄弟会拥有庞大的情报网。他们很容易就可以查出我曾登上金鹿号,金鹿号还击沉了黑曼巴,现在我成了您的大副,只要稍加推断……”
  “是啊,他们终究会察觉到有局外人掌握了海图。”洛林笑了笑,“洛林和爱德华都有嫌疑,只是他们大概想不到,洛林和爱德华是同一个人。”
  他突然站起身掸了掸皮衣:“这两幅海图我收下了。”
  “您……”
  “卡特琳娜,你错估了一件事情。我们是商人,既然会远隔重洋来到加勒比海,就已经做好了与海盗为敌的准备。摆在我面前的问题并不是愿不愿,而是值不值。”
  “那您是觉得……值?”
  洛林对卡特琳娜的问题避而不谈,只是畅快地笑起来:“让海盗们来找我吧。这场海盗王的争夺,我参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