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4 DAY2:砸场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临近正午,庞大的车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东部滩涂。
  这里是勒洛兰附近最著名的海鸟栖息地,除了白鹈鹕,还有数十种海鸟共同生活在这片数公里宽的不毛之地。
  军舰鸟、红嘴鹲、白尾鹲、海鸭……更多的还是形形色色的普通海鸥。
  如何在漫天横飞,长相差别又不大的群鸟当中分辨出白鹈鹕并精准地将之射杀是夏日白鹈鹕狩猎最大的乐趣,同时也是最大的难点。
  当然,骄傲而仁慈的贵族老爷们虽然可以眼都不眨地轰开异教徒的脑袋,但面对这些可爱的小动物,他们还是很难痛下杀手的。
  狩猎的主力是护卫,主人的任务主要是寻找一处合适的林荫,品味着混合硝烟的清凉海风,并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枪法出众的护卫以合适的奖励。
  说到底,一切贵族活动的本质都是社交,也只有社交。
  车队寻了一片树木稀疏的草坡扎下营帐,水手们熟练地把帐篷支开,收拣枯枝开始搭建功能齐备的野地厨房。
  亚查林的贴身侍女另有要务,她们需要寻找视野最好的树荫,支起太阳伞、躺椅和茶几,并准备好瓜果、饮料以及奖赏用的金币。
  此外还有皮尔斯,作为这次狩猎的核心火力,他带着配给他的助手像个孩子一样满山坡地跑了起来,目的是尽快确定射击场所。
  相比刚加入商会那会儿,正式步入青春期的小皮尔斯在这半年已经长高了很多,但查尔维尔也比海事通勤长了一大截,对皮尔斯来说,站姿射击依旧有些强人所难。
  大伙都在忙碌,亚查林在山头卖骚,无所事事的洛林和海娜结伴走到林子当中,顺着记号和先一步到位的科林伍德成功碰头。
  “少校,城里有什么新消息么?”
  “大篷车进城了,萨拉小姐已经在中心广场支起了占卜店,只有男性的弗拉门戈表演也开始了,虽然怪了些,但这里的人没什么见识,似乎也没觉得有多少不妥。”
  “看来亚查林泡妞的场景又解锁了一个。”
  科林伍德面色古怪地看了洛林一眼,决定不去计较他那种奇怪的说辞:“早上的时候我和贝尔.朱迪亚碰了个头,他的收买工作从昨夜开始,那是萨拉小姐的建议。凭着金钱开道,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拿下了三个码头帮派。”
  “情报网能运作了么?”
  “比想象中难,虽然市井消息比原来丰富了很多,但普里奥是本地议长,小规模的帮派不愿去招惹他,更大一些的,朱迪亚又担心他们和议长有关联。”
  “让贝尔放开些。”洛林沉吟了片刻,“地头蛇与议长有染是我们避不开的问题,但我们对议长家族没有恶意,也无意于抢夺他的地下特权。区区一些情报而已,他的反应不会太快。”
  “我回去就通知他。”科林伍德点了点头,把一张细长的羊皮卷塞到洛林手里,“齐尔内德已经到滩涂了,驻地的位置离你们不远,这是他的具体位置和火力构成,射手比较多,你只准备两把枪会不会太保守?”
  “查尔维尔不好买啊。”洛林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们船上全是海事通勤,拿出来用的话,保不齐就露陷了。”
  “也是。”
  “尽人事,听天命吧。幸好今天的目标只是搅局而已,只是麻烦您回去多逛逛黑市,直到行动结束前,查尔维尔这种好东西还是多一把是一把的。”
  “明白了。”
  交换完情报,科林伍德就消失在林子里,洛林想了一会儿,让海娜去了齐尔内德营地,独自一人回到驻地,把对面的情报交在了小皮尔斯手里。
  对于这种平均距离在一百米以上的射击科目,洛林就算想帮忙,其实也有些爱莫能助。
  不一会儿,营地搭建基本成型。
  灶火已经生了起来,青烟袅袅,烤箱开始预热,厨娘们也开始有条不紊地处理起午餐的食材。
  不远处的林地传出了第一声枪响。
  嘭地一声惊雷之音并没有什么斩获,倒是受惊的鸟儿呼啦啦齐窜上天空,霎时间漫天都是鸟的剪影,在炽热的阳光下,脱落的羽毛像雪片一样飞舞漫天。
  紧接着,枪响连声,飞鸟愈惶。
  洛林冲着眼前壮观的景象吹了声口哨:“皮尔斯,有压力么?”
  “压力?”皮尔斯稚气的脸上摆出人畜无害的可爱笑容,“大嘴,黄喙,通体白色,翅膀尖端是黑色,是这种鸟没错吧?”
  “没错。”
  “天上真多呢……”
  他单膝跪在毛毡上,让高大的助手跪到他面前,挺直腰杆,塞住耳朵,然后,把查尔维尔笔直的枪杆架到了助手肩上。
  “目标距离180,盘旋轨迹固定,风向偏北,风力三级……”他喃喃自语,慢悠悠把手指扣上扳机,缓缓下压,“哥,肯塔基那种枪,真的没法继续提高射速了么?”
  洛林愣了一下:“如果有人能搞出退膛设计的话,大概线膛枪会很快成为主流吧?”
  “退膛?”
  “就是后装弹药。”洛林用双手比划了一个记忆中拉栓的动作,“一拉枪栓,弹壳就从装填口自动弹出来。”
  皮尔斯不由瘪了瘪嘴:“真是的,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是吧……”
  嘭!
  毫无征兆地一声枪响,黑烟弥漫,远处天空一只翱翔的白鹈鹕当即应声坠落。
  皮尔斯傲气地舔了舔拇指,随手把射空的长枪丢给助手,又拿起第二把枪,嘭!
  整座驻地霎时间变得鸦雀无声,烹饪的大厨,料理食材的厨娘,那些出身海军舰的水兵们,忙着腻在亚查林身边卖弄风骚的侍女们,还有那几天前一刻还焦躁不安的凶猛猎狗……
  这些对皮尔斯毫无了解的生物不约而同地张大了嘴,愣愣地看着皮尔斯在助手的配合下,一枪一枪,慢条斯理地收割着漫天飞舞的白鹈鹕。
  六枪过后,天空澄清,所有的海鸟都慌不择路地逃去了海上,整个猎场再也寻不到一只能够用来射击的目标。
  亚查林哈哈大笑。
  “等什么呢,小伙子们,让我们的猎犬跑起来!今天的猎场属于我们,属于皮托里奥家的少年猎兵!”
  “噢!”
  牵狗的护卫松开缰绳,急不可耐的猎犬像脱缰的野马窜向滩涂,皮尔斯揉着肩膀站起来,无趣地丢掉手里的长枪:“嘁,坚实的地面比树杈还无聊,这种射击果然毫无乐趣……啊,哥,海娜姐回来了。”
  风一样的海娜随着皮尔斯的话音钻出树林:“洛林,让他们把烟放浓些。齐尔内德来找茬了,但似乎有些找不准我们的位置。”
  “找不到我们?这里……很隐蔽么?”
  转载请注明出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