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6 DAY4:对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普里奥爵士,感谢您在百忙之中依旧接受我冒昧的拜访。”
  庄园的书房里,齐尔内德正肃危坐。
  “再一次自我介绍。我是内西.齐尔内德,法兰西海军少校,六级舰幸运马蹄铁号舰长。我的船为新大陆舰队麾下,现服役于其下属大西洋防卫舰队。”
  “我的出生……”齐尔内德换了口气,“我出生在阿尔萨斯的科尔马,家祖在十四世陛下时期受封子爵,曾作为达迪斯伯爵的重要封臣,在上莱茵一代显赫一时。”
  “然而前几代家祖常年征战,多有牺牲,家族也时常面临幼主继位,封地必须接受代管的状况,常年以往,就不可避免地落下了一个不擅经营的家族恶名。”
  “大约是我出生前后吧,我们的宗主达迪斯伯爵家族绝嗣,封地被二级议会回收。作为伯爵家族的封臣,我的家族接受了全面的考评,不仅被迫改换门庭向陛下宣誓效忠,连封地也从原来四百余户的小镇消减成仅有十二户领民的小村庄。”
  “我的家族至此家道中落,到父亲继承爵位时,已经拮据得和普通农户没有任何区别。”
  齐尔内德自嘲一笑:“我的童年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教育,最擅常的是种小麦和挤牛奶,四岁时已经能用自制的陷阱捕捉松鼠,而且不止一次获得成功。”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六岁,父亲因为在农忙时擅自返乡的错误被逐出了军旅,我们也因此失去了最重要的生计来源。”
  “为了让一家七口能活下来,父亲封还了贵族爵位,抛弃了忠诚的领民,出售了家族的祖宅和一切无法带走的财产,以开拓民的身份举家搬迁到马提尼克,置办了一座土地仅有百亩上下的小种植园。”
  “生活再次安定下来,虽然因为买不起奴隶的原因,过得清贫、艰苦,但至少,我们不再需要担心吃不饱的问题,我也健康地从七岁平安成长到十二岁。”
  “十二岁那年,海盗来袭。”齐尔内德平静地诉说,就像一个旁观者讲述着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世间悲剧,“除了当时去树林中采野苺的我和小妹,所有人都死了,是巡防到附近的海军驱逐了海盗,不小心救了我的性命。”
  “这是我人生的第二个转折,十二岁的我卖掉了妹妹,带着钱加入海军,成了一名最底层的水手,连水兵都不是。”
  “当时我在一艘名叫半人马号的单桅通信船上做讯令助理,是船上三十六个船员中最小、最弱、最无能的一个,什么都不会,就连无所事事地呆在甲板上,也会因为晕船把甲板弄脏。”
  “我就这样过了三年,靠着贿赂和忍受船长的皮鞭,终于熬成了正式水兵。”
  “十五岁,我们又遇上了海盗。”
  “火力劣势,人员劣势,船只劣势,半人马号被击沉,我和另外七个水兵在大副的带领下登上敌船,与敌人死战。最后我成了那一战唯一的幸存者,一个人俘虏了敌船,又因为驾船人手不足,在海上漂了二十二天,侥幸获救。”
  “后来我才知道,那居然是一艘海盗王的旗舰,大概是在最虚弱的时候遇到了我们,才让我捡了这个大便宜。”
  “我幸运地成为了新大陆舰队夸耀战功的工具,战绩被成倍放大,获得了圣米切尔勋章,还被破格提拔为少尉,完成了从士兵到军官的飞跃。”
  “此后的十年,我开始拼搏,经历海战一百二十七场,六十六胜,无一败绩,军衔也从小小的少尉升为少校,走到了许多贵族子弟连想都不敢想的高位实权。”
  “然而,战无不胜并不能改变什么。四年前,我与一个战绩能力皆远不如我的同僚竞争中校职务,完败。这场败仗让我自以为看透了一切,我主动申请调动到平静的大西洋防卫舰队,开始追逐享乐,不再强求高升……”
  “直到我遇上了那位大人。”
  齐尔内德发自由衷地感激微笑这:“大人告诉我,刻板的贵族只认出身,我如果有成为将军的野心,首先需要提升的就是自己的出身。”
  “所以……普里奥爵士,我深深爱着令千金艾米丽小姐,哪怕尊卑有别,哪怕她并不爱我,我也希望能够成为她一生的伴旅。”
  “我愿意入赘!抛弃姓氏,抛弃家族,以您高贵的姓氏为姓,以普里奥家族的利益为本,一生忠诚,绝不背判!”
  “这对您也是有莫大好处的。您是一个偏僻小镇的地区议长,军方、政界皆无根基,膝下也没有继承家业的儿子。您只有三个女儿,但我们都清楚,女性无法守住家业,这个世界……依旧是男人的世界。”
  漫长的发言终于结束了,齐尔内德像被抽空了力气似的,再也挺不直腰杆。
  他疲惫地软下来,喘息着,一字一顿。
  “我已经亮出所有的底牌了,爵士。希望这能让您感受到我的诚意,然后……请告诉我您的答案!”
  书房里一度沉默。
  先前是齐尔内德不给普里奥爵士说话的空间,现在空间无处不在,爵士反倒不知该如何起头。
  身份。
  大西洋防卫舰队是马提尼克泛大西洋沿岸一切港口的守护和倚仗,是唯一正规的海上武装。
  作为掌控着幸运马蹄铁号的实权舰长,齐尔内德绝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卑微,每一个拥有理智和判断力的人都知道,他在镇上的影响力比之有名无实的议长大人只高不低。
  能够拉拢这样一个人对普里奥爵士来说相当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齐尔内德表现得实在太过于诚恳和谦虚,爵士反而失去了实感。
  首先,必须确认他的诚意!
  爵士抱着如此念头斟酌起言辞:“少校先生,这几天我虽然也听到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传言,可说实在的,我从没试过把它们当成真的。”
  “您觉得那些流言是我散布的?”
  “至少大部分吧,我听说,您的副官因为一些伤害您声誉的流言向镇长提出了抗议。”
  齐尔内德干脆摇头:“无论您信还是不信,那些流言与我无关。我只知道有人试图帮我,有人试图害我,还有人唯恐天下不乱,这件事的背后很复杂,让人一时看不穿究竟。”
  普里奥爵士诧异地挑了挑眉:“假设,那些流言确实与您毫无干系,您还有什么理由选择艾妮,或者说,选择普里奥家。”
  “当然是爱。”
  “您口口声声说爱,但恕我直言,从您冗长的演讲里,我并没有听到您对艾妮的爱。”
  “是爱的。”齐尔内德神色肃然,“我爱您的女儿,爱财富,爱权势,您的女儿是一切欲望的交点,是唯一值得我付出所有的选择。”
  爵士脸上的?异更浓了。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马提尼克比我富有的人比比皆是,比我高贵的人车载斗量,我甚至不是勒洛兰最有权势的人……至于艾妮的美貌,我想那应该并不在您的考量范围。”
  “何必明知故问呢,爵士。”齐尔内德失望地叹了口气,“艾米丽小姐是最好的选择,她的价值并非是普里奥家带给她的,而是来自于另一个贵人的心愿。对我,对您,都是一样,艾米丽小姐将成为我们与那位贵人的羁绊。”
  “那位贵人?”
  “齐格菲.纳尔洛先生,我至今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不屑说,其他人也不愿告诉我。但依我来看,您应该是知道他身份的。还有那位雷诺先生,还有镇上许多名流,纳尔洛先生的身份对他们而言,应该也不是秘密才对。”
  “纳尔洛……先生。”爵士定定地盯住齐尔内德,这,“舰长先生的意思是,您与艾妮的结合是他的期望?”
  “是,先生亲口告诉我,希望我能给予艾米丽小姐忠诚和幸福。那是先生的善,我只有付出一切去满足先生的心愿,才能得到期冀的奖赏。”
  “这……实在出乎了我的意料。”
  普里奥爵士站起来,一圏,两圈,不停地踱步。
  走到第六圈,他停下来:“舰长……齐尔内……内西,我记得纳尔洛先生的船已经离港了吧?”
  “大约一个半小时前。”齐尔内德扫了眼怀表,“我目送着先生的船驶入的夜色。”
  “既然如此……我很想满足你的意愿,普里奥家也欢迎你这样杰出的女婿,但这已经不是我可以做出的决定了。艾妮正在房里伤心,如果我们要达成纳尔洛先生的愿望,你需要亲自说服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