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 地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热浪,流焰,惨叫、哀号,轰鸣的炮响与房屋垮塌的嘈杂互映,伴着船只和码头沉没时对水的吞咽,木料与油脂哔哔啵啵的燃鸣,还有那风的呜咽……
  勒罗贝尔坠入到地狱的第六层,放眼都是焚烧的末日,红艳艳的火光接上天空,引燃了漫天棉絮似的密云。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洛林却在船舷边上诵起诗歌。
  【通过我进入无尽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正义推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我是神权、神志及神爱的作品】
  【在我之前未有永恒之创造】
  【我将与天地同长久】
  【进来者,必放弃一切希望……】
  亚查林停下匆忙的步子,没好气地瞪了洛林一眼。
  “一个异教徒居然堂而皇之的自称神爱,船长,你还真是不把天谴当回事。”
  洛林淡然轻笑:“地狱之门的铭文歌颂撒旦,对上帝信徒而言原本就是渎神的语言。”
  “诗里的神不是你的神,诗里的造物主也和你的主非指一物。简而言之,就算真有天谴发生,主持神罚的肯定不是那唯一的真神,专业不对口嘛。”
  亚查林听得一脑门子汗:“真是撒旦的话,正常人应该更担心吧?”
  “担心?为什么?”洛林故作疑惑撒开手,“在这世上,上帝已经独占了太多的信徒,这意味着除他之外,剩下的神全是被魔鬼的少数派和可怜虫。”
  “同是天涯沦落神,尼奥尔德和撒旦先生的关系想来是不会差的,偶尔的借名咏事,撒旦先生犯不着把事情闹大。”
  “而且,就算只从商业角度考虑,像他们这样的小教会也只有通过相互关照对方信徒之类的小手段才能有效扩大社会影响力。让异教徒永感神眷,得到远优于上帝信徒的信后服务,那才是小教会们在残酷竞争中苛活的最有效手段。”
  “所以,我何必担心?”
  洛林的反问直击在亚查林的盲点,亚查林像蜡烛一样杵了半晌,突然转身一巴掌拍在最近炮手的后脑勺。
  “不急!不徐!对地攻击不同于对舰作战,攻击状态基本固定,目标也巨大到不存在丢失的可能!”
  “对舰作战讲求速射!全船上下拼尽全力夺来几分钟甚至一分钟的射击时间,炮手要在这期间抛出尽可能多的弹药,对灵活的对手施以重创!”
  “对地作战讲求稳定!每两分钟一次射击是最适合压制射击的频率,弹丸的高温和能效可以得到彻底释放。你们也不需要刻意调整炮口,海浪的起伏会自然拉开着弹点,兼顾轰烂的广度和密度!”
  “现在,一组实弹,二组链弹,请把这一战当作射击练习,配合小组,精确完成每一个动作!”
  “退车!清膛!填药!压膛!装弹!进车!锁轮!放!”
  在亚查林歇斯底里的指挥下,又一轮炮击炸响,浓密的硝烟由左至右升腾上天,震耳的轰鸣隆隆不绝。
  烧红的弹丸高飞起来,跃过七八百米的间距,从码头到民居,在两座垮塌的炮台间划出一条上扬的弧线。
  有颗实心弹笔直击中了二号泊位的斯鲁普渔船,自甲板穿入,破开船壳,轰出大洞。
  海水疯狂倒灌进船舱,修长的渔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下沉。
  还有至少三枚炮弹击中泊船,成效最佳的链弹旋转着绞断一艘斯库纳的主桅,更多的弹丸砸中栈道,四号栈道立柱断裂,海上的浮岛失去重心,倾斜着翻卷成了巨大的麻花。
  从第十二枚炮弹开始,着弹点开始触及陆地。
  哪怕海船的舰载炮无法使用最先进的榴弹,连日的晴朗和烧热的弹丸还是让那些木结构小屋一触即燃,火借风势,呼啸着蔓延向市镇的深处。
  洛林默默看着火光下的烟与焰,与先前在亚查林面前大放厥词时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看到有三艘船开始强行升锚,两艘斯库纳型,还有一艘体型不小于金鹿号的运奴船,争分夺秒试图启航。
  洛林冷笑起来。
  “幸运马蹄铁号停止射击,迎击码头。传讯给朱迪亚船长,就说那艘贩奴船不错,麻烦他为商会抢下来。”
  “是!”
  命令通过旗帜的变幻飞快传达到贝尔手上,三艘逃舰当中,六号泊位的斯库纳型已经开始调头。
  贝尔支起望镜扫了一眼,朗声下令。
  “命令!全舰即刻停止射击,甲板就位,接舷准备,左向满舵,全桅满帆,二十度转桁,切风准备。幸运马蹄铁号,迎敌!”
  幸运马蹄铁号动了起来,炮口回缩,风帆大张,她迎着深夜的强风破开水面,在广阔的海湾调过船头,趁着金鹿号炮击的间隙滑过炮击面。
  她明明是一艘临时拼凑起水手的新船,但海航是一门绝对适用集团行为的学问,木桶理论在船上并不适用。
  或者说凭借指挥官的精妙指挥,船上的木桶大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侧倾,回避软肋,在桶里盛装更多的液体。
  贝尔就凭着他专业的技能盘活了幸运马蹄铁号,她或许依旧磕磕绊绊,行驶的轨迹或许仍有微不可查的波折,但她确实触及了强国军舰的基准门槛,在对面的渔船和贩奴船面前,张扬出宛如巨兽的恐怖气场。
  火力优势,防御优势,航行优势,位置优势,突击而出的幸运马蹄铁号把自己的敌人们摁在狭窄的出港海域,以抵近射击的方式击沉了出港的斯库纳,又强占住T头位置,四轮炮击轰碎了另一艘斯库纳的主副双桅。
  仅仅三十分钟后,贝尔就高调地摆脱了一对三的不利局势,迎和着海风,在海上追逐起那艘已经吓破了胆的庞然大物。
  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贩奴船是这个时代常见的特种用途船只,并不限定船型,但为了适应其特殊用途,却大都做过具针对性的改造。
  譬如眼前这艘贩奴船,她的原型是与寒鸦号相同的巴格型,位列五级,双纵前横。
  巴格型原本就不是战舰款式,在船材和结构上都不如盖仑型稳重敦实,而贩奴船的改造则使其火力进一步衰弱。
  艏艉共六门十二磅炮,主甲板保留八门九磅炮,原本火力最强的炮舱被整个封闭起来,大幅提高了装载人和物资的空间,却拔掉了自己重要的爪牙。
  凭她现在的战斗力根本无法在运动战中对幸运马蹄铁号造成威胁,可一旦落到洛林手里,只需要简单的改装,她就能成为加勒比分会现阶段最顶级的武装商船。
  洛林和贝尔都深知这一点,所以贝尔宁愿小心些,也不愿对贩奴船的船身造成太大损伤。
  一面保护着失去行动力的金鹿号,一面驱逐着贩奴船,一个小时一闪即逝。
  天边露出鱼肚白,东方白,西方红,金红之间是漫天的阴云,风卷过野,浸透寒意。
  大雨就要来了……
  洛林举着望镜扫视海面,看到近乎废墟似的勒罗贝尔,看到码头边坟场一般的沉船,看到游荡在火海中绝望的人类,看到漂得远远的两艘冲锋艇,正在安全的海域静静起伏。
  海娜、诺雅、皮尔斯,还有依旧肥嘟嘟的白耳朵……
  大家都平安无事!
  时隔整夜,洛林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起来。
  “联系冲锋艇回航,把辛苦了一夜的勇士们接回来。”
  洛林随手把望镜抛开。
  “亚查林,对地目的基本达成了,现在开始转入精确打击,收尾吧。”
  “是,长官。”
  亚查林长舒了口气,刚打算再说些什么活跃气氛,突然间,警鸣骤起。
  “幸运马蹄铁号紧急联络!法兰西海峡舰队出现!法兰西海峡舰队出现!獾号与黄蜂号前出迎敌,请迅速做好战斗准备!”
  洛林微微愣了一下。
  “微妙的出场时机……”他喃喃道,“看来是我们的小瞧对手了,我的纳尔逊……提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