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 做我的眼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洛林很快见到了亚查林,吊着胳膊,打着夹板。
  从丹尼尔的处理手法看,他的伤势比看起来重,再配上苍白的脸色和贴在额头的湿发,使得洛林都开始担心起他能否承担接下来的重任。
  “怎么?骨折?”
  亚查林的身体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
  “因为时间紧迫,暂时只排除了骨折的可能……”
  “……怎么排除的?”
  “麻烦……别问。”
  洛林从亚查林的眼底看到了地狱。
  但是排除了骨折的风险,从实战的角度来说至少是件好事,洛林正了正神,把亚查林拖到右舷。
  安第斯号就横亘在目光可及的海面上,高大、巍峨、暴躁、笨拙,就像是她名字的由来,那座横跨南北美洲的巨大山脉。
  又一轮炮弹袭来,只见海娜轻巧地拨动手轮,金鹿号如蛇般穿梭风浪,轻而易举就脱出了着弹的海域。
  “感觉怎么样?”洛林问。
  “轻松得让人绝望。”亚查林深吸口气,“船长,你的判断当中居然连一线胜机都没有么?”
  “100米,超过50%的概率会被二十四磅炮直击,虽然机率不是简单的加法……但无所谓,性命攸关的事也不会给我们订正的余地。”
  “简单来说,进即死路。”亚查林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
  “差不多吧。”
  “不过你手上还有幸运马蹄铁号,实在不行……”
  “热沃当的布里格一直压在安第斯号背面,就是在等我率先投入幸运马蹄铁。”洛林张开双手,“我们各有一枚空闲的士卒,看似只要时机得当,就可以推到盘底,化身为后。”
  “但实际上这种机会并不存在,因为无论是哪一方的布里格,一旦按耐不住就会成为集火的目标,她们只是威慑的兑子,无法成为改变战局的砝码。”
  “象棋的话……王车易位?”亚查林提出第二个建议。
  “和黄蜂号易位么?”洛林哑然失笑,“在第五航道闲置金鹿号,尽全力牵制住两头的三艘布里格,然后让我方的两艘布里格去试着挑战对面的二十四磅炮?”
  “一旦切入实战,听起来果然是个馊主意。”亚查林光棍地把唯一能动的那条手臂一摊,“我只是个炮手,您才是指挥官。请明示,又有什么强人所难的任务需要我来完成?”
  “把那些恼人的二十四磅打哑如何?”
  亚查林尴尬地眨巴了一下眼睛。
  “船长,虽然早猜到你的任务会有些不切实际,可是……500米的距离,你打算让我用十八磅炮击穿至少十厘米厚的橡木板?”
  “我会亲自掌舵,反复为你创造300米的稳定射击环境。”洛林顿了顿,“但是达到稳定前可能会粗暴些,而且你也知道,多抵近一次,我们被击破的可能性就大一分。有把握在被击沉前完成任务么?”
  “我能有其他答案么?”亚查林苦笑,致敬。
  ……
  “把吊床都挂起来!横过来挂,设置缓冲!”
  亚查林吊着胳膊跑回炮舱,一入舱就开始发出意义不明的大吼大叫。
  “吊床越多越好!都绑得结实些!还有……抽出人手检查左舷的火炮固索,有必要就加固,别让它们成为累赘!”
  “人手不足?人手不足就去上甲板的十二磅抽!那些小炮在四级舰面前能有什么建树!优先十八磅需求!”
  “还有人身固定!如果不想被自己操作的火炮砸死,每个人为自己准备至少两根固索!这是命令,命令!”
  越来越暴躁的话音,越来越狰狞的表情,炮手们从未见过吊儿郎当的亚查林表现出这样的一面,一时都被震住心神,只知道仓皇地执行命令。
  蝴蝶花号的老人们最明确地察觉到拼命的信号,他们飞快地完成手上的任务,不约而同聚集到亚查林身边。
  “司炮长,船长准备突入了?”
  “现在还没有突入的机会。”亚查林咬着牙,把无用的左臂紧紧绑在胸口,单手连扎了三道绳结,“机会要我们来创造!”
  老人们一下子振奋起来:“我们要怎么做?”
  “五号、六号炮位由我亲自指挥,把最精干的人手全抽过来,其他炮门做好协同掩护……”
  他话音未落,上甲板即传来训令:“舰长命令!十分钟后切入作战,所有船员再次确认固索状态!重复,再次确认固索状态!”
  老人们一时间面面相觑,亚查林则咻一声就扎紧自己腰上的固索。
  “嘛……就是这样。船长比我们想象中狂野得多,这一次献尽殷勤也没能夺下美人芳心,他生气了。”
  “生……生气了?”
  “是啊,他准备要杀进庄园,霸王硬上弓……”
  艉甲板上,洛林从海娜手里接过了手轮。
  包浆的木料触感光滑,近似于打过蜡的地板或桌面,又比那种多了些柔软的错觉。
  但错觉就只是错觉。
  选用致密树心材雕琢的手轮比船上的大部分木质部件都要坚硬,哪怕以洛林的力气也不可能徒手留下任何痕迹,所谓柔软,根本没有任何体现。
  安第斯号也是这样。
  明明常识和经验都在明白无误地告诉洛林,大部分旧型四级改装舰都只是军费不足的妥协产物。
  这种臃肿、缓慢,连稳定性都脆弱不堪的船型有数不尽的缺陷和弱点,基本上除了火力占优,其他参数在五级舰面前皆不值一提。
  既然这样,金鹿号与安第斯号的单舰对决,金鹿号理当雄据优势才对,洛林理当像一个经验丰富的斗牛士一样,游刃有余地戏耍这头名叫热沃当的狂牛,直到他精疲力尽,再用梭标和刺剑了结他的性命才对!
  可是……现在更疲惫的是金鹿号,被戏耍着四处奔命的也是金鹿号……
  从错觉中挣扎出来,洛林才发现狂牛人立正向他挥舞着红布,红布的背后,寒光隐现。
  “角色一旦发生转变,力量的差距还真是叫人感到恐惧呢……”洛林轻笑一声,抬起头和海娜四目相对,“海娜,做我的眼睛。”
  “嗯。”
  “一会可能会有些颠……不过,不会翻船的。”
  “我信你。”海娜认真回答。
  洛林长长舒了一口气,面带着笑,眼神越来越坚定。
  “有你的信任……太好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