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 拂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公元1779年5月24日,拂晓。
  马提尼克东岸重镇勒弗朗索瓦以西75公里,密林。
  天还没有彻底放亮,混小子连战无不胜的连长约翰.莱希德上尉却已经被自己的白痴副官掀掉被子,用最不尊严的方法请下了床。
  起床气……任谁都是有的。
  莱希德嘟嘟哝哝爬起身,睁着睡眼惺忪的大眼睛,无神地抱怨起生活。
  “奥尔奇,随意打断淑女的睡眠只会让美丽的保质期变短。要是我在卖出去之前变了质……知道么?你会被母亲埋进郁金香田,她不会犹豫的。”
  板着扑克脸的副官哈利哗啦一声抖顺被子,声音里毫无波动。
  “第一,我是您的副官哈利.谢菲尔德,不是那个不知所谓的奥尔奇,所以您的母亲应该无法活埋我。”
  “第二,不管您究竟做了什么妖梦,但您是带把的,那一根还一度被波士顿人称作贞操杀器。所以,别把您的性转幻想强加于我,那让我恶心。”
  毫不客气的冰冷评语一瞬间就把莱希德的精神拉回到现实当中。
  他先是偷偷瞥一眼军装的领扣,确认一切完好,才换上杀伐的目光,恶狠狠与自己的副官对视。
  “八连特别军规第四条第一项,少尉。”
  哈利啪一声并腿立正:“不许以任何形式诋毁长官形象,长官!”
  “很好,记二十鞭,6月1日之前找罗德尼司务长领罚,不许影响工作。”
  “是,长官!”
  气顺了……
  神清气爽的莱希德在军帐边的洗濑区洗了脸,刷了牙,接过哈利递来的笔挺整洁的军装,一丝不苛穿在身上。
  “时间。”
  “5月24日4点27分!”
  “今天早餐是什么?谁在厨房轮值?”
  “莱恩士官长轮值,早餐是咖啡,以及广受好评的莱恩三明治。”
  【广受好评的莱恩三明治】是混小子连的特色菜品,名称里虽然自带广受好评四个大字,但全连上下没有一个人爱得起来,其中自然也包括他们养尊处优的连长大人。
  不一会,头戴厨师帽,身穿红军装,打扮得不伦不类的莱恩士官长就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莱希德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从盘子里拿起一坨三角型的肉。
  基本结构是两层四成熟的厚牛肉,裹上黄油,中间夹着烤熟的禽类胸脯肉,胸脯肉与牛肉间隙再夹上半焦的培根,这就是广受好评的莱恩三明治。
  “那个……今天有工作……”
  “我们是勤勉的大不列颠军官,每天都有工作,长官。”主厨皮笑肉不笑得反驳。
  “但是今天上班的时间尤其早,我觉得我只要咖啡就可以了。”
  “您还在长身体,长官。”莱恩摆出伤心的表情,“除非谢菲尔德少尉同意,否则您必须全部吃完。”
  莱希德眼巴巴转向哈利,眉目含春,眸带秋水:“哈利先生……”
  “又一份价值二十鞭的恶心,现在我欠司务长四十鞭了。”说完,哈利扬长而去。
  ……
  结束了恶心透顶的早餐,莱希德顺着胸口艰难地走出帐子。
  晨曦微蒙,在他面前展开一幅壮丽的军图。
  他的麾下早已经今非昔比。
  在连续攻破了四座城镇,二十二座种植园,包括陆地要冲拉特里尼泰要塞之后,原先200人,5门轻炮的混小子连已经扩充成拥有各类火炮120门,步兵3000人,骑兵600人,辅助兵力逾2000人的超级兵团。
  他的兵团里什么颜色都有,黑的最多,黄色其次,白色最少但主导着兵团的一切。
  在他看来,虽然无法持久,但在崩溃以前,这无疑是座漂亮的金字塔。
  更何况越美丽的鲜花花期就越短,无法持久并不是这座金字塔的缺陷,恰恰是它最有魅力的地方。
  莱希德陶醉地跺了跺脚,抬起头扫过他的三位左膀右臂,副官哈利,士官长莱恩和司务长罗德尼。
  “昨天在约定的地方见到了我们不会笑的提督和那个讨人厌的商人。很遗憾,海军干得很不错,一周前就干掉了防卫舰队,俘虏了一个少将,还开上了他们的旗舰。”
  “这意味着,炮轰勒弗朗索瓦的海上阻碍已经没有了,只剩下陆地上的那二十四座炮台。也意味着万圣节行动如果再失败,所有的责任都得我们来承担。”
  “我和那个讨厌的商人打了赌,赌注是一箱黑皮诺,赌我会首先叩开勒弗朗索瓦纸糊的大门,不让那些炮台朝海上丢一枚炮弹。”
  “事关脸面和薪水,先生们,如果我输了,酒就由你们买单。”
  莱恩瞪大眼睛,气得直哆嗦:“凭什么!”
  莱希德痞赖地耸了耸肩:“凭这箱酒我一瓶不要,赢了都是你们的。”
  交易达成,双囍临门。
  搞定了自己好搞定的部下们,莱希德打了个饱嗝,骂了声娘:“谁有空么?把我们步兵统领桑德先生和骑兵统领拉查蒙先生请过来,这一场他们才是主力,得好好哄的。”
  不一会儿,高大的黑人和精壮的印第安人就联袂来到莱希德面前,相隔五步,齐齐拜倒。
  “救世主大人,您忠心的仆人向您问好!”
  “说了多少次了,你们是朋友,是领袖,需要挺起胸膛,为你们的族人做出榜样。”
  莱希德笑得如沐春风,却没有一点想接近或搀扶的意思。
  “而且我的仆人是谢菲尔德少尉,像你们这种套近乎的行为,我不喜欢,少尉也不喜欢。”
  “呃……”传说中的三脸蒙圈。
  蒙圈的哈利走上去,把蒙圈的桑德和拉查蒙扶起来,跟着莱希德进了军帐。
  军帐中铺着整个马提尼克的军事地图。
  莱希德回过身,从桌边捡起指挥棒,在地图正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朋友们,你们的革命已经到了最重要的时刻。”
  毫无新意的开场白,莱希德却说得矜持而富有激情。那压抑的微微颤抖的嗓音恰到好处,让帐内人等精神肃然,哪怕是哈利、莱恩这样的人也能感受到朝拜般的神圣。
  桑德和拉查蒙激动得险些又要下拜,全靠拼命克制着才站直了身体。
  “救世主大人,终于轮到我们出战了么?”
  “别急,我的朋友。”莱希德温柔地点着地图,轻声慢语,“在领取任务之前,你们得像真正的领袖一样,明白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马提尼克有三大军事要冲,一个是我们已经攻占的拉特里尼泰,一个是我们即将攻击的勒弗朗索瓦,还有就是法兰西人邪恶统治的心脏,法兰西堡。”
  “三大要冲布置了法兰西人在岛上七成的陆军和全部的海军,以及近五成的地区议员,四成的商会和六成的货物吞吐量。”
  “拥有了它们,你们就拥有了马提尼克,拥有了它们,你们才拥有马提尼克。”
  莱希德顿了顿:“所以,你们该干什么?”
  “战斗!”两位领袖齐声大吼。
  “是的,战斗。没有流血的革命不是你们的革命,不亲手执行的抗争不是你们的抗争!”
  莱希德走过去,绕过他们,绕到军帐的出口,呼吸了一口新鲜的海风。
  “今天入夜,在太阳下山,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的人会教你们最后一课,开炮。”
  “200个战士分散在120门炮的后面,手把手教会你们开炮,然后,你们的战士将冲锋,去烧,去杀,从邪恶的法兰西人手上去夺取你们的自由和独立!”
  “而你们的对手只是区区两个连,300个士兵和不到5000个乌合之众般的开拓民,这里还包含了老人、小孩和女人。胜利是你们的。”
  桑德的鼻子喷着粗气,努力维持住最后的理智:“那个……救世主大人,我曾听种植园的管事说过,勒弗朗索瓦是马提尼克的两大海军基地之一,虽然我们应付得了陆地上的法兰西人,可是海上……”
  “上帝派我来帮助你们。”莱希德打断桑德的话,吟唱着,“主指引着我和我的同伴来此,来奖赏你皈依的虔诚。所以,我们会助你,拼尽全力助你。”
  “难道说?”
  “正如你所想,勒弗朗索瓦的海军已经溃败了,你们只需要摧毁陆军的抵抗,拆毁炮台,伟大的不列颠海军就会助你们击溃那些开拓民的反扑。”
  “然后,我和我的部下将登舰,指挥那支战无不胜的海上力量,助你们去毁灭法兰西最后的依仗,并把一个完整的马提尼克交到你们这些高贵而骄傲的自由民手中。”
  “真……真的?”
  “主的信徒生来自由,这是每一个英国军人愿为之舍生忘死的荣耀。”
  莱希德盯着桑德,居高临下。
  “现在,告诉我,你们愿意为了自由流血么?”
  “愿……”桑德和拉查蒙对视一眼,各自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坚定,“为族人之自由,舍生忘死,我等……在所不惜!”
  转载请注明出处:

章节目录